一些写作特点的总结

Ray0213
2018-05-09 22:55:14

长安十二时辰

马伯庸在国内畅销小说界自成一派,文风像江南三叔三少那一类自然生动,悬念塑造极好,但又不太商业;内容把历史故事全盘换武侠热血,在真正历史迷那里不讨好,但在还原时代背景和改编下了十足功夫。

总结以下几个特点:

文戏少,人物感情呈现以动作和心理描写为主。基本没有煽情类对话。

可能由于马伯庸不擅长刻画爱情,扬长避短,将故事的主要感情部分放到了对于家国、苍生、善恶一类的大爱上。两个与男主角有交涉的女性角色,一个是战友遗孤,一个是单方面受男主大义感化而产生崇拜,都不是普遍“救世主”故事中会出现的爱情。这有利于塑造男主角的“孤狼”性格,也符合其貌不扬的人设。由于爱情线被剔除,使得故事不存在拖泥带水的场面,在这个事关长安生死存亡的事件下,所有的人物都充满了主动性,两位女性角色的行动也对剧情发展造成了积极影响。

而文中出现的对话基本有关选择,是角色间关于是非观的争论,在立场统一的角色之间,甚至不构成对话,而是直接通过动作和心理描写达成理解推动故事的发展。使得文章脉络清晰,虽

...
显示全文

长安十二时辰

马伯庸在国内畅销小说界自成一派,文风像江南三叔三少那一类自然生动,悬念塑造极好,但又不太商业;内容把历史故事全盘换武侠热血,在真正历史迷那里不讨好,但在还原时代背景和改编下了十足功夫。

总结以下几个特点:

文戏少,人物感情呈现以动作和心理描写为主。基本没有煽情类对话。

可能由于马伯庸不擅长刻画爱情,扬长避短,将故事的主要感情部分放到了对于家国、苍生、善恶一类的大爱上。两个与男主角有交涉的女性角色,一个是战友遗孤,一个是单方面受男主大义感化而产生崇拜,都不是普遍“救世主”故事中会出现的爱情。这有利于塑造男主角的“孤狼”性格,也符合其貌不扬的人设。由于爱情线被剔除,使得故事不存在拖泥带水的场面,在这个事关长安生死存亡的事件下,所有的人物都充满了主动性,两位女性角色的行动也对剧情发展造成了积极影响。

而文中出现的对话基本有关选择,是角色间关于是非观的争论,在立场统一的角色之间,甚至不构成对话,而是直接通过动作和心理描写达成理解推动故事的发展。使得文章脉络清晰,虽然有多处不同人物的视点切换,但不至于造成混乱感。

但如果主要角色的感情线停留在家国大义上,势必造成人物感情的单薄,这可以撑起一部90分钟的电影,但不能撑起一部90万字的小说。为了弥补这类感情的单一,新的章节往往由新的人物视点开启,塑造新的配角及其人物背景,以扩充故事体量,其中有多种爱情、亲情、友情、江湖道义等的小故事,如同众生相展开,让作品在保持主线干净利落的情况下还能够有血有肉。几乎没有功能性角色。(但由于过度膨胀的体量使得最后使用两个功能性角色来收尾,是本文最大的败笔)

这样少煽情,多动作的文风尤其适合这种限时拯救世界的困境书写,可以类比中国化的超级英雄故事。

人物出现的场景受限,通过场景的交织与中和产生矛盾

文章中贺知章仅出现在病榻上和政府内部,皇帝和杨玉环除了最后被劫走仅出现在宴席中,反派仅出现在暗处,且在金碧辉煌之处明显失去了气势,主角一直在监狱和市井中游走。每个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主场,一旦脱离主场地,无论地点是不是困境或牢笼气势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同样的人物在不同环境的相遇会引起性质不同的矛盾。

富有电影感

马伯庸对此颇有心得,以至于在知乎上专门开了如何把小说写出电影感的Live。他将电影感形容为画面感和节奏感,但事实上是将视听语言的技巧运用到写作当中。主要有展示而不讲述、平行蒙太奇、主观镜头转场以及镜头语言的运用、色彩与构图五点。

色彩与构图事关电影摄影与美术,颜色变换、光影、人物构图,均可以通过文字进行展开。人物之间话语权可以通过站坐姿势的变化体现,例如主人公会面青楼地下管理者以求助,老年管理者坐着的行动与语速之慢,与主人公雷厉风行形成对比。而将军之女受困被六品官员所救,一人缚于地面强逞口舌之快与另一人站立循循善诱,则把两人的地位通过动作与语气的描述进行错置。

这也是“展示而不讲述”的体现,画面感的产生就是描述出画面,需要将人物动作与场景描写结合,而不是通过台词对话与旁白推进剧情。通过作者全知视角与主人公视角切换来描述人物动作,将人物性格和行为逻辑通过事件展开,能够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代入感。

平行蒙太奇的用法则在网文和悬疑小说中常见,将故事内容通过角色的分散做出主线和副线,在相同时间段中进行不同情节,在一个情节进行到紧张处,即将进行到结局时,切换主副线,将视点转移到另一场景,从而营造悬念。但小说由于篇幅长,没有戏剧影视作品所具有的吸引力,贸然进行切换容易让读者产生混乱感。此时小说章节的切换也成为阅读节奏的一部分。《长安十二时辰》章节划分是以一个时辰为单位,又在其间作出了(上)和(下),以适应现代人24小时观念,也对情节节奏进行了更为精确的划分。

主观镜头转场为转场中运用在小说里较为自然的部分,也是电影中主观客观镜头切换的重要手段。但在小说中多为顺主人公视线远去,目力极限之处的场景,进行较远距离的场景切换。包括故事中男主角通过远处望楼的灯笼闪烁接受消息,场景可以自然转回大望楼中枢。可以辅助平行蒙太奇的切换,使其不那么生硬。

镜头语言的运用则是在情节描述中自然出现的远全中近特切换还有镜头运动,写法类似于文字分镜头,但并非干巴巴的剧本格式,而是经由润色,相较于意识流的散乱和那些“暖心”小说的大比重煽情,这样的文字显得更加干净利落。

细节考据多

对于历史类小说而言,情节台词与道具是否符合史实是评判其严肃程度与归类的重要因素。为了使其受众面更广,降低阅读门槛,牺牲一定真实性,通过戏剧化情节来提升阅读趣味是当代历史类小说的主要写作手法。例如被二次创作及恶搞过多次的三国题材,史料中虚无飘渺的曹植甄姬爱情故事在某些小说中常被扩充成为郭女王上位,甄姬失宠,从而在邺城与曹植翻云覆雨捉奸在床的故事。其间的史料空白为作者的旖旎幻想与恶趣味提供了很大空间。

马伯庸此次的作品也是借由历史题材中一个孤零零人名灵光一现,近乎全盘架空。这也是他写作的特点,在史料空白中创造一个完整故事。用来维系真实感的不仅是人名地名,场景服化布置与习俗展现占很大比重。

与其说是根据历史人物建构的故事,不如说是根据历史背景建构的故事,与他的初衷:写出《刺客信条:长安》分毫不差,我们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看到的是唐朝风俗大赏。通过《唐韵》进行的信号传输引人遐思,时间设置为上元灯会,而关键场景布置灯楼就对雕花和榫卯结构进行了大面积科普,包括人物在长安城中辗转,各处水渠暗道城市功能区安排以及交通工具限行,复杂程度足够推演出完整的城市规划报告。

人物职业的安排也带有时代特殊性,香店老板,热爱胡装的将军之女,不良帅,边疆老兵等时效性极强的职业勾勒出晚唐历史。适当的展开书写为作品平添了历史厚重感。

在作品中运用大批量的场景以及习俗解释来塑造历史感的手法十分讨巧,首先细节上真实提供了场景塑造的可信度,避免了对历史直接引用可能产生的生硬和误读,又为作品提供了用之不竭的新鲜感。并替代小说的文戏部分,对于文字节奏进行调整,不至于让读者对百万巨著频繁的强情节起落产生厌烦。

但如果要改编成影视作品,则这类细节的展开有极大难度,场景可以通过俯拍以及跟摇镜头结合台词进行展示,但习俗以及物件的展开则需要另外添加特写或小情节,否则会弱化原有控制节奏的功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安十二时辰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安十二时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