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 第七天 7.1分

从书中探寻死后的世界?

且徐行
2018-05-09 看过

  这或许是一篇读后感,其间携带着浅薄的认知,算不上书评。

我有一个难解的疑惑,长久横亘于内心深处。人死后会有怎样的感觉?隔世记忆能否残留模糊的影子?我是会成为一个四处飘散的魂魄,冷静安然地注视着已离去的人世间,还是会随着脉搏停止跳动,一切感觉都将沉睡、封锁?是经历洗礼继续投胎转世,还是永久地死去?唯一的生命体在客观世界里幻灭。基督教伊斯兰教主张人死后会上天堂或下地狱,佛教道教提倡成佛成仙、轮回、下地狱。当然,我也为这个终极问题苦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最终仍愿自己能永久地沉睡下去,陷入一片虚无的混沌中,前世记忆全部荡然无存,甚至连一点微弱的潜意识都最好不要浮现!做个有记忆的魂魄应该是残忍痛苦的:带着能洞察一切的全知视角,眼睁睁地望见亲人在世间遭受苦难,却没有资格提前告知并有效安抚;看见朝夕相处的朋友追求梦想,一生精彩时,我会恨得心如刀绞,恨自己为什么苟活半生过早死去!

  有研究表明,人的生命是永存的,死亡只是肉体消失,濒临死亡人数中也只有13%感觉到意识逐渐脱离躯体。我相信死亡是人的终极问题,没有谁能准确无误地回答,答案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能凭借个人力量去寻找,在未找到之前,这是一个永恒的秘密。

  朋友推荐我看当代作家余华的《第七天》,其中就是以死人的视角对比现世和未知。她说我也许会满意。

  可是读完这本书后,惊喜之余略有点失望。我以为探讨终极问题会是一本哲学意味极其浓厚的书,叙述角度是死人对现实、隔世记忆的关照,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更加神秘,超自然才对。刚开始抱着心静如水的态度进入作者构思的第一天,前两段竟令我眼前一亮:“我得到一个通知,让我早晨九点之前赶到殡仪馆。,我的火化时间预约在九点半。”非同寻常的叙述视角,好感顿时油然而生。

  结果,读至深处,当一个死人在纵横交错的记忆里,思忖生前最后的熟悉情景时,主人公开始不断回忆前世遇见过的人和事,一大堆现实问题扑面而来: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人际关系淡漠、穷人卖肾、政府权力逐渐放大、强力拆迁,官商勾结,被称医疗垃圾的弃婴成为制度的牺牲品,金钱在权利面前也自惭形秽,就连亲情和爱情也只有在死后的世界才能两全。开头悬念起点设置过高,中间从铺展故事情节的部分慢慢写实,对“我”是个死人这一身份贯穿太少,读者容易对现实问题产生愤怒,亦或是被厚重的父爱所打动、从而忽视这个巧妙的切入点。直到最后,作者才对死后的世界倾尽笔墨,但仍旧不做意识上的渲染,重在情节的融会贯通和主旨的呈现,一切显得过于精巧和刻意,可谓是“现实主义”角度里捎带“超现实”的边角料,学者陈晓明说:“假如把现实比作镜子,把幻想比作卵子,余华的《第七天》是极少数存活的婴儿。”可是,和一些经典外国小说相比,作品的高度和深度远远不够。但也许是我最开始带着疑惑来读书的,结果内容“降格,就有点失望。

  不过,《第七天》里或多或少也存在着可取之处。

  “我”因去殡仪馆的旅途中迟到,火化预约号逾期作废,从原始的A3推至A64,中间隔了五十四位。生命是转瞬即逝的,时时刻刻都会有人离开这个世界。“我”在殡仪馆候烧室等待火化的过程中,作者将待烧者分为普通用户和VIP贵宾用户,两类人配有价格、做工截然不同的寿衣和骨灰盒,而“我”只有陈旧的白色中式对襟睡衣,没有骨灰盒。于是“我”便担心:“火化的骨灰应装进哪里?”难道是撒向茫茫大海吗?不,那是伟人的去处。活人有等级差异,死人也一样有高低贵贱之分,人一辈子首先得活的有面子,才能死得其所。

  书中呈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而死无葬生之地是一个和谐安详的世界。正如苍老的骨骼说:“那边的人知亲知疏,这里没有亲疏之分。那边入殓时要由亲人净身,这里我们都是她的亲人,每一个都要给她净身。那边的人用碗舀水净身,我们这里双手合拢起来就是碗。”

  又如我对刚刚死去的伍超说:“走过去吧,那里树叶会向你招手,石头会向微笑,河水会向你问候。那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没有仇也没恨……那里人人生而平等。”   他问:“那是什么地方?”   我说:“死无葬身之地。”

  总之,余华的《第七天》有着成功且通俗的内容,类似“知音体”,大多数人需要什么,就直接给什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七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七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