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逗了,费曼先生!——改善思维的方法

男秘
2018-05-09 15:23:39

猫地图

普林斯顿,哲学院

主持教授:费曼先生,你说,电子是“本质对象”吗?
费曼:砖头是“本质对象”吗?(类比,每次把砖头打碎,你只能看到表面。砖头有里面,仅仅是一个理论。)
讨论在混乱中结束……
费曼(他们甚至不曾问自己,像砖头,电子等简单的对象,是不是“本质对象”。)

启示:用浅显的比喻,类比深奥的问题,以得到准确的定义。

别具一格的工具箱

我有一个方法,我至今还在用,当有人跟我解释某个我想理解的东西的时候,我就不停的提出例子(注:这里的解释,可以理解为阅读、上课等各种学习途径)。
l 他们说一个集合的时候(我就想到一个球儿)。
l 他们说两个不相交的集合的时候(我就想到两个球儿)。
l 他们提出更多的附加条件的时候,球儿就出来颜色了,就长毛了……
我做积分出了大名,这仅仅是因为我的工具箱跟别人的不同;他们试过了自己的全部工具之后,把问题给了我。

启示:这里的例子承接上面的比喻,这里的工具箱类似于芒格的思维模型。如果少了某个特定的思维模型,你恐怕就无法解决某个问题了。

考验猎犬

我开始想:闻东西,猎犬确实是非同凡响,能追踪人留下的气味儿,诸如此类。可是,我们到底怎么样?

启示:一种非凡的好奇心,费曼先生对什么都好奇:开锁,绘画,音乐,催眠都想试试。这里是把猎犬变换成了人类。通过变换某个词儿,就能提出许多问题,这是费曼的思维方式。

从低处看洛斯阿拉莫斯

洛斯阿拉莫斯方面将不为橡树岭工厂的安全问题负责,除非他们完全知道它是怎么工作的!

启示:真正的理解,才能让他们遵守规则,甚至举一反三。

波尔:我们一直在考虑怎么让这个炸弹更有威力,我们考虑的是下面这个看法。
费曼:不成,那不管用。那没威力……
波尔:如此这般,怎样?
费曼:那听上去好那么一点,但透着点蠢劲儿。
两个小时后……
波尔:现在,我猜我们可以把那些大腕们招呼来了。

事后

就他这么一个家伙不怕我。我想法走火入魔的时候,他敢直言。
下次咱们想讨论的时候,不能和那些张口闭口是的、是的波尔博士的家伙们说了。把那小子找来,咱们先跟他聊聊。

启示:当一位权威想要误导你的时候,你很难保持冷静客观。费曼在这方面与众不同。

撬锁贼碰到了撬锁贼

1. 我折腾了一番,没有进展。我买了两本开锁的书,都是大同小异。
2. 我进行了不少系统的研究。在两个方向上,允许的误差都是2。在一个有100个刻度的密码轮上,就有20个这样的数码,这样就有8000种可能的数码组合。
3. 我一直在我的保险柜上练习,这样一来,平均4个小时我就能开一个保险柜。

启示:费曼总是先自己琢磨,然后再看看权威是怎么做的;也就是独立思考。最终费曼先生发现可以把组合限定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从而用穷举法打开了保险柜。

讲派头的教授

学生质疑问难,常常是新的研究之源。
他们经常问一些深刻的问题,我有时也想到过那些问题,可后来可以说是暂时放弃了。他们问了一些和那个问题邻近的问题,这使我恍然而又所悟。

启示:变化问题的形式,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盘子在空中往上飞的时候,我看到盘子在旋转,我注意到盘子上康奈尔大学的红徽章也在旋转。我看的很清楚,那个徽章转的比盘子快。让我得了诺贝尔奖的那些图表以及整个事情,都来自跟那个旋转着的盘子玩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启示:例子,比喻,象征,在科学发现的价值。

又是这个美国人!

巴西,里约大学

我没能让她他们做成的另一件事儿,是提问。
一个学生对我解释说:如果在上课的时候我问您问题,过后大家都要对我说“你干嘛在课上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想学点儿什么,可你问问题,不让他讲。”

启示:巴西的教育环境没有形成提问的良好习惯,怕失了面子,谢皮科效应和社会认同在里面发挥了致命的作用。

巴西没什么科学!

1. 苏格拉底说的什么,他们背的下来,一字不差地背,却没有意识到那些希腊词儿,实际上意味着某种东西。
2. 一段课文:
l 摩擦发光。摩擦发光是晶体摩擦时发出的光……
l 你们看到科学了?没有!只是用另一些词儿来告诉一个词儿是什么意思。
l 你摩擦的是什么晶体?为什么会发光?你们看到过有任何学生回家去试试这个吗?他没法试。
3. 没有人能从这种自体繁殖式的体制中受到教育,在这种体制中,大家考试过关,再去教别人考试过关,但没人理解任何东西。

启示:自体繁殖是有趣的比喻,他保证了每个受教育者的使用的词句都和教育者相同。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没有就每个环节展开过思考。就像一颗精心修剪过的盆栽,没有知道修剪了些什么,为什么要修剪掉这些东西。更不可能知道,是不是修剪错了。

照您吩咐的,老大!

费曼:哪个,我想知道,你靠赌博过日子,这怎么可能,因为在赌桌上,胜算是0.493。
赌家:“我以4块赌你3块,我赌不是9点”,时间长了,我会赢。我不在桌子上赌,我和桌子上玩儿的那些心存偏见的人赌——他们迷信幸运数字。
赌家:既然我现在已经名声在外,大家甚至在直到概率不很有利的时候,也还要和我赌,只为有机会跟大家讲怎么打败希腊人尼克,这得在他们赢了的时候才成。

启示:你一定要理解这个世界,并非所有的人都按照理性原则行事。开始是禀赋效应,乐观主义,让赌家有机会在有利局面下注。后来,一个值得炫耀的机会,变得更为重要,一个社会性质的奖励诱导他人下注。

百分之七的答案

我知道特勒第非常出色,跟他顶牛儿,不大容易。但在当时,我已经确信他的实验必定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而且他也会发现——他自己找漏子,要比我们去找,好得多。
我再也不会犯那个错误了,只读专家意见的那个错误。

启示:对专家保持怀疑的费曼,也犯了误信专家的错误。始终要保持小心谨慎才是。

电是火吗?

1. 社会大众的每一成员,常常是通过视觉的、符号的渠道来接受信息的。
2. 我来来回回读了好几遍,还把它翻译成别的句子。
3. 结果他变成了这么一种空虚无聊的玩意儿:“有的时候人们阅读,有的时候人们听收音机。”——我开始都看不明白,等我终于把它破译了之后,它却空无一物。

启示:一种阅读方法,如果一句话无法理解,就想办法翻译成别的句子。

书好书坏,看看封面

1. 他们胡乱编造。他们在教某种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而且,事实上,在那个时候,那些东西对孩子也没用处。
l “将下列七进制的数字,翻成五进制的数字。”把一种进制的数,翻译成另一种进位制的数,是吃饱了撑的。
l 把两颗星星的温度加起来,是吃饱了撑的。没人曾经干过这样的事儿。
2. 委员会中,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看了全部的书,因为课本是最终进入学校的东西。
l 我发现,某个委员给那本无字之书也打了分!
l 这种求平均数的过程,忽视了一个事实:在那本书的书皮之间,绝对空空如也。
l 相似问题:中国皇帝的鼻子有多长?
n 没有人准许看到中国皇帝。
n 范围那么广的人来贡献数据,可他们全都漫不经心,通过求平均数,你是不可能知道得更准确一点儿。
l 其他委员把大量工作花费在发书和收报告上,再就是去开会(出版社为委员们解释那些书)。——也就是,并没有仔细读过。
3. 一家出版社寄给我一个真皮的公文包,还把我的名字用金字漂漂亮亮的烫在上边。

启示:不懂科学的人,在出版科学教材;他们还通过互惠原则,收买委员会。而委员会并没有真正的去读那些书。

野狐禅科学

1. 什么是野狐禅?
l 禅者由于未达空理,误信”不落因果“而五百世为狐;经百丈点破为”不昧因果“,始脱狐身而化去。因此,凡是空谈公案,只是口头上说无相无我,无佛无众生,而不曾经过切实修行的人,便称之为野狐。
l 意指空谈的,形式的。
2. 什么是野狐禅科学?
l 在南太平洋,有一群崇拜运输机的人。在二战期间,他们看到飞机落到地上,带来了很多好东西,他们希望现在也发生这样的事。
l 他们捣鼓了类似飞机跑道的玩意儿,还让一个男人坐在木屋里扮演领航员。
l 形式是完美的。这看起来的确就是从前那样。但这一套不灵,没什么飞机着陆。
l 那些事儿亦步亦趋地照着看似科学研究的规则和形式来,但是少了本质的东西。
3. 如何识别野狐禅科学?
l 有一个特征(见下,全面信息,不偏不倚),在野狐禅科学当中,通常是没有的。
l 这个观念是,要努力把所有信息都摆出来,以帮助别人来判断你的贡献的价值。不要单单摆出那些会把他们的判断引导到这个或那个特别放心去的信息。
n 例如:广告,“维森”牌食用油,不会渗到食物里头。假设只有在某个特定的温度下,这句话才成立,那么这句广告不是事实。
n 如果你在这种或那种工作中不曾做到非常小心谨慎的话,你将得不到身为科学家的好声望。——自然将同意或者不同意你的理论。

启示:拜运输机教忽略了一个关键信息,必须要有飞机,才可能降落。因而违反了费曼的重要科学品质——全面信息,不偏不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别逗了,费曼先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别逗了,费曼先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