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美人兮

柠檬牡蛎
2018-05-09 14:08:24

今天终于完整读完了《房思琪》的故事,两天的时间,从打开这本书,到结束了正文,这个痛到骨髓里的故事让我着迷,却并未赚得我的眼泪。我要很惭愧地说,我不懂得这个故事,不懂得这复杂的感情。我不懂得思琪真正的痛,就如还未知晓真相的怡婷,是站在深渊之外凝视深渊,却无从体会其真实的深暗的人。

我甚至没能为那些被摧毁的女孩子们流下一滴泪,而最让我慨叹的,是文学与教养,是那个羊一般温顺,灵感一般聪慧的姑娘耽于美,是在绝望中看着自己沉沦,是在密不透风的黑暗巢穴里,清醒着等待自己消失。这个故事里,最让我一见即惊心的,是她在十三岁的那一天,被侵犯却仍存没有做好功课的羞愧。是啊,在这个故事里,文学与教养是误了她的终生了,如果不是读过那么多的书,如果不是那样敏感和自尊,她不会说出“对不起”,也不会有那两个多个夜晚,一模一样的噩梦。

...
显示全文

今天终于完整读完了《房思琪》的故事,两天的时间,从打开这本书,到结束了正文,这个痛到骨髓里的故事让我着迷,却并未赚得我的眼泪。我要很惭愧地说,我不懂得这个故事,不懂得这复杂的感情。我不懂得思琪真正的痛,就如还未知晓真相的怡婷,是站在深渊之外凝视深渊,却无从体会其真实的深暗的人。

我甚至没能为那些被摧毁的女孩子们流下一滴泪,而最让我慨叹的,是文学与教养,是那个羊一般温顺,灵感一般聪慧的姑娘耽于美,是在绝望中看着自己沉沦,是在密不透风的黑暗巢穴里,清醒着等待自己消失。这个故事里,最让我一见即惊心的,是她在十三岁的那一天,被侵犯却仍存没有做好功课的羞愧。是啊,在这个故事里,文学与教养是误了她的终生了,如果不是读过那么多的书,如果不是那样敏感和自尊,她不会说出“对不起”,也不会有那两个多个夜晚,一模一样的噩梦。

故事里,李反复默念的温良恭俭让,那愁胡,那渊博,都是他邪恶欲望的最佳诱饵,而真正纯净的温良恭俭让,在思琪和依纹的身上,却是自戕的工具,文学之美,成为了沼泽,成为无形的蛛网,缚住她们的手脚,一下下将她们的生命磨损,成为某种丑陋欲念的祭品。从这个角度说来,文学与教养本身仍是中性的。但是真正因为狂热的爱而将自己与文学相连的人,必定要为此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文学是红颜祸水,凡决定要为她付出的,终将被吞噬得尸骨无存,却仍能沉浸在美与献祭的快乐之中,明知前方是烈火,是地狱,毫不自惜。

而凡是曾瞥见过她美貌的人,谁能不赶去献身?我已不可幸免,思美人兮,纵然九死无悔意。

李说这是语言的重量。可这绝不仅仅是语言之重。这是教养的血,是文学的疮,是这个世界的背面,是无休止的尊严与罪恶交缠,是社会对纯善的宰割。这是没有爱的爱情故事。

我依稀地看见某些极致的所在了,就像短评里有人引用尼采的句子:“一切文学,吾爱以血书者。”是这个娇弱的女孩艰难生存,不断朝自己内心呐喊的过程里,一次一次又被凌虐更深。是最终没有结果的故事,和终于身死的现实。

所以教养到底是什么啊。是让一个人在即使被侮辱,被侵犯到存在的边界,也不忘礼貌,也不忘小时候课本里的对不起和谢谢。看啊,好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要把自己的一切都榨干了,抹净了,笑着捧给别人品尝,还要因此而被鞭打。教养难道是让人把身上的刺一根一根从向外掰到向内,是即使已血流不止,生命垂危了,还要弓着身子把掉到地上的血污擦干净,不给别人带来困扰?

可是,有错么?或许吧。那么,可以不要了么?可以愚蠢一些,任性一些么?如果可以选择,还要不要拥抱这会吃人的文学之美和教养,让滚滚红尘将人重塑呢?

读完书,又上网找了林亦含的生前访谈来看,那么美丽柔顺的姑娘,直至那时,她还在说着:“这个故事最让我痛苦的是,一个真正相信中文的人,他怎么可以背叛这个浩浩汤汤已经超过五千年的传统?”如此痴情于文字,林亦含和他所书写的一切都是高度契合的,一字一字,入眼皆是伤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