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世獨立

炎棄熊
2018-05-09 11:58:47

學者呈現問題,專家解決問題。

文明與否不重要,只是遭遇。世界更好還是更壞不重要,只是遭遇。種群性態演變趨勢仍然不重要,只是遭遇。

太看重遭遇而動靜喜憂,是自輕。

即使實現了理想國,作為一時的勝利並沒有意義,豈不知外在無常。真正的進步與倒退決不是集體的,而是主體的。一群人的勝利不過一夏枯榮。

主體所遭遇的,不論是規訓與懲罰一書所呈現的問題,抑或任何其它性態的存在,也不論是否喜人,對於主體都是無所謂的一面。

主體只需關注內在的永恆,選取適宜的策略應對臨時的遭遇,在這個抽象意義上作出一般性的努力而非以具象化的遭遇命名自身。遭遇的作用力定量完全取決於主體的內在追求,遭遇作為具體的外在,毫無必要成為主體的定性追求。

所以,縱然主體正遭遇規訓與懲罰一書所呈現的問題,那又如何?縱然人性之下的權力在世間寫下一個解除惡魔封印的神話,那又如何?它可以佔據絕對優勢,但它無法征服。解決世俗的問題,只需從「反「規範」的宏觀進取」轉型到「沒有「犧牲」的微觀戰爭」。主體的天賦不由作為路過者而埋沒,正相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规训与惩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规训与惩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