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这种信仰

弥撒猫
2018-05-09 11:23:03

文学是乌托邦,爱是幻影,可不管哪个,都像是束缚,像牢笼一样死死地困住思琪,始终无法救赎自己。

可文学不只是少女洁白的乳,亦不是窗外纯净无暇的雪,文学何时变成了现实的遮羞布?爱情不是占有,亦不是践踏,哪怕不是可以用来宣称的东西,更何况是诱骗?

思琪何尝不懂这些。

思琪只是在还没来得及想这些的年纪,还对爱情、对文学抱有无限幻想的年纪,砰的一声被人生生关上了通往现实世界的门,从此只好相信,老师口中的谎言与曲解。

然而,如果她真的信了,而不是那么敏锐地体察到每一句谎言背后的真实,也不会有书中痛苦的万分之一。

最后,只能在文学作品里,将勇敢寄托于伊纹,将爱情投放给毛毛,将理智赋予了晓奇,将希望留给了怡婷,独独把自己忘了。她的绝望,在于文学的无力,因为写再多,恶人的名字仍然在牌匾上闪闪发光,刺眼得恶心。她的所有力量,都放在了书里,所以没有剩下一丝一毫,让她连苟延残喘也无力。

可是,如果对老师尚且可以用“爱”来谅解、来自欺欺人,那么其它施暴者呢?

终究,她用了最极端的方式,没有给那些因为性的禁忌就对被害者“恶言相向”的人一丁点的机会,也没给每个听过看过这个故事的

...
显示全文

文学是乌托邦,爱是幻影,可不管哪个,都像是束缚,像牢笼一样死死地困住思琪,始终无法救赎自己。

可文学不只是少女洁白的乳,亦不是窗外纯净无暇的雪,文学何时变成了现实的遮羞布?爱情不是占有,亦不是践踏,哪怕不是可以用来宣称的东西,更何况是诱骗?

思琪何尝不懂这些。

思琪只是在还没来得及想这些的年纪,还对爱情、对文学抱有无限幻想的年纪,砰的一声被人生生关上了通往现实世界的门,从此只好相信,老师口中的谎言与曲解。

然而,如果她真的信了,而不是那么敏锐地体察到每一句谎言背后的真实,也不会有书中痛苦的万分之一。

最后,只能在文学作品里,将勇敢寄托于伊纹,将爱情投放给毛毛,将理智赋予了晓奇,将希望留给了怡婷,独独把自己忘了。她的绝望,在于文学的无力,因为写再多,恶人的名字仍然在牌匾上闪闪发光,刺眼得恶心。她的所有力量,都放在了书里,所以没有剩下一丝一毫,让她连苟延残喘也无力。

可是,如果对老师尚且可以用“爱”来谅解、来自欺欺人,那么其它施暴者呢?

终究,她用了最极端的方式,没有给那些因为性的禁忌就对被害者“恶言相向”的人一丁点的机会,也没给每个听过看过这个故事的人漠然的理由。

谁说她不是逃避,谁又敢说她不勇敢,把伤口一点点剥开直见血肉,这是最清醒地面对,只是代价太残忍。

最终,她只能在早已枯萎的生命终点,将自己对文学的全部信仰,变成作品,将命运的悲剧,呈现给世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