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孤独的家伙

布娜娜
2018-05-09 10:12:43

霍尔顿无疑是当代文学中的经典少年形象,这个在大冬天身穿风衣,倒戴红色鸭舌帽,愤世嫉俗,脏话连篇的中学生,随着《麦田里的守望者》出版,迅速成为美国一代青年的偶像。在当时的大、中校园里,到处都可见到穿着霍尔顿式行头,说着霍尔顿式话语的学生。这个形象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受到如此热烈的追捧和模仿,一副风光的样子。然而在书中,他是一个绝对孤独的男孩。一些文学研究者称之为“小说史中最孤独的人物之一”。

少年霍尔顿是个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家伙。他恨透了那些假模假式的老师,他们强迫他读书,只是为了“出人头地,以便将来买辆混帐凯迪拉克”;他无法容忍那些学生的粗俗浅薄,他们“一天到晚干的,就是谈女人,酒和性,人人还在搞下流的小集团”。所以,他在学校呆不下去,在书中已经是第五次被开除,而到了社会上,他照样是格格不入。他害怕体内的孤独感,所以找人聊天、泡吧酗酒、滥交女友、召妓、请老师开导,可是心不在焉的旧时朋友、俗不可耐的酒吧女伴、装腔作势虚荣狡黠的女友萨丽、设局诈骗认钱不认人的妓女孙妮、道貌岸然却是同性恋的老师……使他游离现实的愿望一次次落空,让他一次次地陷入绝望的孤独;而在面对另一类人——纯洁的妹妹老菲瑟、真诚善良的修女时,他不得不承受另一种孤独。她们对世俗价值的肯定、对传统的一味恭敬,更让他感到好笑和难以容忍——

“一霎时,我觉得寂寞极了。我简直希望自己已经死了。”

在全书充满黑色嘲讽的背景下,颓废荒唐的故事氛围里,这样的话不止一次地、突如其来地从霍尔顿的口中说出,令人触目惊心,欲哭无泪。

《麦田里的守望者》成书于20世纪60年代初,当时战后的美国经济实力急速提升,中产阶级的人数随之激增,人们对物质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而整个社会的道德建设严重滞后,许多人昏昏噩噩地生活,而一些相对清醒的人有无所适从之感。霍尔顿这个中产阶级子弟的形象,反应了许多美国青少年苦闷、彷徨、忿怒、自怜的心态。在他身上有着时代的影子,怪不得他能深深地打动一代美国人,特别是青年人。美国大多数中学和高等学校已经把本书列为必读的课外读物,如今它的总销量已达数千万册,在当代文坛的地位日益巩固。而关于此书的评论,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已经成了“一种工业”。

本书在80年代初进入我国,但它的影响力却在90年代中后期才显现出来,同样成为许多中国青年,特别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青年的喜爱。在社会迅速转型,“另类”受到标榜的今天,少年霍尔顿已不会再孤独,但是他孤独的理由,却同样影响着今天的青年。也许,这本《麦田里的守望者》在今日的中国,可以起到某种参照和提醒的作用。

当然,即使是抛弃一切批判的眼光和道德评价的标准,看此书仍然是一种愉快的经历,大量的孩子气的俗语,隔三差五就出现一次的“混帐,杂种,他妈的”,都丝毫不能让此书产生一点低俗的感觉,这本身就是巨大的成功。作者塞林格的文字之洒脱美妙,特别是对话的生动泼辣,都只能由读者亲自领略,并值得再三回味。话说回来,假如你是一个常有点烦恼、常感到孤独的青年,阅读这本书,你会更加地过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