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不需要清醒?--评《美丽新世界》

Joyin
2018-05-09 看过

如果有这样一个美丽新世界:

在这里,你不用经历出生,也不会有生病,你的自然寿命很长,死亡只会在睡梦中突然降临;

你不用担心衰老,因为药物的使用,使你在此之前的身体与精神持续年轻;

你不用担心自己的肤色长相与身高,因为你与同阶层的人并无多大差别;

你不会找不到性伴侣,或者只拥有一个固定性伴侣,而是从年少起就能够享受自由自在的性游戏以及性爱(稍大一些时),并且不用为怀孕而担心;

你不会那些复杂的亲子问题、亲密关系、或者其它社会关系,这里也不需要婚姻,不需要父母,更不需要养育下一代;

你会喜欢你所做的工作,你的工作可以获得足够满足你需求的报酬;

你可以欣赏特制的电影,它除了调动你的视听觉外,还激活你的色香味触觉等多种感官;并且有音乐,障碍或者电磁高尔夫,网球,体操一类的休闲娱乐活动;

如果还是不小心产生了不良的感觉与情绪,还有一叫Soma的药物,吃下它,你会处在完美的假期中,无忧无虑,醒来之后也没有麻醉药品的常见副作用;

你不用担心物质生活比如买房还贷,这个世界生产出来的物质足够满足你产生的欲望,直升机能够在两小时将你带到地球的另外一端;

另外,这个世界稳定、和谐、人人都彼此相属、 每个人都为他人工作,并且接受他人的服务。

那么, 你有多愿意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你可能觉得听起来不错,想要试试,但是等一下,这会不会too good to be ture呢?

那我再提供一些细节:

这是科技如基因工程高度发展的公元2540年,人类的自然生殖(胎生)被禁止,而是在孵化中心(Hatcheries and Conditioning Centre)生产出来。卵子被筛选授精,少部分受精卵继续孵化,长成为最高级的两个阶层Alpha和Beta们。 大部分则通过技术手段使每个受精卵扩增至最多96个胚胎(即波坎诺夫斯基程序,Bokanovsky's Process)。这些大规模生产出来的多生子胚胎,通过不同程度缺氧的处理,来调节智力与身高,最后分别被培养成较低等的三个阶层Gamma,Delta,和Epsilon们。 所有的胚胎,都会用疫苗使其对各种疾病免疫。最终的结果是,形成这个世界的五个种姓(Alpha,Beta,Gamma,Delta,and Epsilon)从胚胎时候即被决定了。

在五个种姓之内,又有加与减两个级别,一共形成十个等级。Alpha plus拥有最高的智力、身高、体力、外表,以及地位,人数也最少。 Epsilon minus人数众多,各项都排在最末。基于统治者(Controller)的人口冰山理论,只需要九分之一的上层人口完成发明创造管理等高级工作,而九分之八的人最终要去做基本、低级的工作,因为清洁工和收集邮票者才是社会的基石(not philosophers but fret-sawyers and stamp collectors compose the backbone of society)。而胚胎时期的处理,造成了智力身高体力的差异,正是为了符合这种等级的需求,这样低等级的人会自然尊重并且服从高等级人。

"The optimum population," said Mustapha Mond, "is modelled on the iceberg –- eight-ninths below the water line, one-ninth above." "And they're happy below the water line?" "Happier than above it. Happier than your friend here, for example." He pointed

这样还不够。他们又通过先天conditoning培养胚胎对环境的偏好,比如注定要去热带挖矿的胚胎被培养得热爱炎热,通过加温的同时提高氧供。这使得他们长大后热爱工作,并且从中得到满足。后天的新巴甫洛夫条件反射(Neo-Pavlovian conditioning)可以培养婴儿以及儿童对花朵以及书本的本能样的憎恶,比如在给他们书本与花朵时候以电击和噪音。他们长大之后本能地憎恶书本,也就不会去学习超越等级的知识。同时做其它的限定(Conditioning),比如憎恶农村,却无比喜爱乡村运动,这样会成长一个合格的消费者。

他们通过催眠教育(Hypnopadia)进行道德教育(moral education)。比如给贝塔的催眠内容是:"阿尔法儿童穿灰色衣服,他们比我们辛苦得多,因为他们聪明得吓人。我真的很高兴我是个贝塔, 因为我不用那么努力。而且我们比伽马和德尔塔好多了。伽马太蠢了。” (“Alpha children wear grey. They work much harder than we do, because they're so frightfully clever. I'm really awfuly glad I'm a Beta, because I don't work so hard. And then we are much better than the Gammas and Deltas. Gammas are stupid.")在睡梦中,这些内容会重复播放大约62000遍。通过日夜灌输这些话语,这些话语最终会成为他们思想的一部分,从而影响他们长大之后的思想与行为。总之,他们会对自己所处等级和工作感到非常满意,也不会产生出来超出这个世界提供范围的需求。

"Till at last the child's mind is these suggestions, and the sum of the suggestions is the child's mind. And not the child's mind only. The adult's mind too–all his life long. The mind that judges and desires and decides–made up of these suggestions. But all these suggestions are our suggestions!" The Director almost shouted in his triumph. "Suggestions from the State."

在这里,性欲都被满足。儿童从小被鼓励玩性游戏,随意而开放的性爱做为自然状态,被社会鼓励,并且统一提供可以直接给避孕药物的腰带。父亲母亲是引起耻感的词汇。爱、浪漫、一夫一妻、痛苦,以及孤独都是被抛弃的过去,只会让人感到羞耻。各种娱乐(合成音乐、电影、运动等)被使用被鼓励,最大限度地刺激感官,使人获得满足。社会鼓励消费,“换比修好(Ending is better than mending)”。如果日常生活中还有不良情绪,一种轻麻醉药Soma被配给给所有人,它使人感到放松愉快,可以进入美梦度假。“统一、本分、稳定”(Community, Identity, Stability)是这个世界的缄言。

"Stability," said the Controller, "stability. No civilization without social stability. No social stability without individual stability." His voice was a trumpet.

你有多愿意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你可能有些疑惑,这里提到的问题,除了优生技术及波坎诺夫斯基程序与条件制约还没有实现,可能也离我们并不太远了;其它的哪一项都不骇人听闻,甚至是现实吧?

  • 洗脑式教育:12年的教育不熟悉?
  • 消费主义:多少人在坏后即换而不是修?
  • 性开放:陌陌探探etc?
  • 娱乐感官化:外有好来坞内有小鲜肉?
  • 轻麻醉药品的广泛使用:大麻正在合法化。 所以,似乎生活这个世界也不算太坏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战争,没有贫穷,没有犯罪;人们不会受疾病及衰老的侵袭,生活安稳,心满意足;社会安定团结,井然有序,各阶层恪守本分,没有内部矛盾,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即使有小的不愉悦的危险,也有Soma使人感觉很快乐。

那么,我们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吗?

在现在,我也很疑惑:我们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吗?

这是英国作家Aldous Leonard Huxley(阿道斯.伦纳德.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里描述的世界国(World State)。《美丽新世界》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成书于1932年。当时,福特(Ford)早于1908年造出了第一辆T型车,生物医学技术取得突破。 在书中的世界国,他将福特造出第一辆T型车的1908年定为元年,与上帝对应Lordship被变体为Fordship,十字变成T字。 Huxley的父亲及两位兄弟都是生物学家,早年想学医,随后因为眼疾,而改学英语文学。他的生物学背景提供了想像的未来世界国的科技基础。从写作手法上来说,他刻意地用了一些令人不舒服的语汇去描述场景,世界国里的人们的语言也相当地乏味,满篇都是charming,charming,这些都制造出一种心理不适与反感。

幸福

在Huxley的World State里,幸福基于一种假设:去除身体与精神的痛苦并且满足欲望即为幸福

假如这个幸福的假设是正确的,据书中的描述以及现实生活中的经验与观察,我发现:生殖技术并非完美无缺(Bernard低于Alpha plus的身高),被成功洗脑的人们并非完全没有感受(Lienna持续地挥去心中闪过的疑虑),当方便而自由的性已经成为日常时,人还能够享受多少的高潮?反复地进行刺激感官的娱乐会使人沉醉多久?麻醉药品的耐药性会不会一直使人达到同等程度的快感或者高潮?

其次,世界国里关于幸福的假设未必正确。这只是统治者希望人们拥有的幸福观(Suggestions from the State)。我以为,幸福至少有感官与精神两个层面,将激素的大量释放,感官的满足(Pleasure)等同于幸福(Happiness),太低估了人类大脑的复杂性。有时候,来自爱人的关切激发出的愉悦,成就一项小工程带来的满足,或者一个小婴儿咿咿呀呀说话给人的惊喜,都远超过感官刺激所引发的快感。人类还需要追求生活的意义(meaning)。

何况,有一些人并非觉得无痛苦就是幸福。书中野蛮人John说“我不喜欢舒服的东西。我要诗歌,我要真正的危险,我要自由,我要善良,我要罪恶。我要衰老,丑陋和性无能的权利。要求生梅素、得癌症的权利。要求食物匮乏的权利、令人讨厌的权利,为明天担惊受怕的权利,感染伤寒的权利,遭受种种无法言说的痛苦折磨的权利。我要求这一切。”在世界国,痛苦被消除,正是因为痛苦导致思考。而思考引发不满足,是不稳定因素。有时候,意义只能从痛苦和不幸中获得。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幸福就也可以接受,那我建议去黑客帝国里的水池。那里,虽然人的身体一直泡在水池里做机器人的电池,大脑仍然在虚拟世界里完好无缺地生活着。大脑也不会被损害,而且不用工作,就能享有有意义的生活,虽然只是脑子里的意象。

自由意志与选择

假设世界国的幸福观是惟一的,并且正确,那么这个幸福有没有代价呢? 在一个只有Stability和Conformity,没有Individuality的世界里,幸福只有这一种可能,再无其它。Helmholtz因为智商过高,Bernard因为身材矮小,都都被排斥,而不能满足于现状或出现怀疑之心,最后放逐岛上了。 至于占了总人口九分之八的低种姓多生子们,智力低下相貌丑陋从事体力劳动,不懂反抗。他们没有选择成为高等种姓的自由。他们的选择权力从胚胎时候就被剥夺了。这即是代价,没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自由意志是什么?Wiki上说“自由意思是不受妨碍地在不同的可能的方案中进行选择的能力(Free will is the ability to choose between different possible courses of action unimpeded.)。”关于自由意志是否存在,我们暂且不讨论。在现实世界里,因为生理物理及其它条件的限制,我们也未必都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因为我们也没有全能的控制能力。但是,我们仍然感觉到我们有选择的权力。 这种感觉很重要。失去它,你会觉得被控制,被支配,你不是你自己的。

世界国的人民,貌似是可以选择的。选择这个或者那个男友,看电影或者打高尔夫,去乘车或者搭飞机。但是可选项是被设定的,是有限制的选择,尽管他们可能对限制的存在一无所知。而有限制的选择谈不上真正的自由,而是“未知的无知”,即是奴役。

有人也许会觉得其实自由意志未必真正存在,自由选择只是左侧的大脑编造的给人的合理解释。这样,人们放弃这种自由来交换安稳有什么关系呢? 举个例子吧,最近发生了一件事,3月26日,百度的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提到:“同时我也认为,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加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这是关于隐私权。在这里,你所放弃的隐私权,可能会变成某些人手上暗中分析你变卖出去或者直接操纵你的工具。自由与选择也一样的道理。你所放弃的自由,终将成为他人的工具来奴役你。

选择自由,并不仅仅因为便利,而是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成为我。

道德、人性与正义

即使我们假设世界国的幸福观惟一且正确,并且自由意志也幻觉般地存在着,这个世界依然是进行一种不道德、反人性、以及不公正程序的结果。

美国哲学家John Rawls提出“Veil of ignorance”的思想实验,去进行对特定道德问题的判断。这个实验假设在一个社会里,你对自己拥有的才智、能力、口味、社会等级和地位一无所知,然后你要对权力,地位,和社会资源进行分配的某一原则进行判断。在此,就是你不知道你会降生到哪个种姓的,但是你有89%的机会成为智力低下的下等人,11%的可能成为上等人。你认为这个社会是否道德或者正义?

成就美丽新世界的幸福与自由的,正是从胚胎就开始的不道德也不正义的对权利的强行剥夺。 大量的胚胎被处理成只有低下的智力身高及长相,新巴甫洛夫条件反射电击那些将手伸向书本和花朵的婴儿,以便形成从事低级工作的无知种姓。

那些高级种姓怎么决定出来的呢?也许是优生学,筛选了胚胎。也许由世界国建立起来之前,在“九年战争”中取胜的统治者们所决定的。Huxley为书中的人物使用了有趣的命名系统,均采用了一些当时的各国富或贵的人的名与姓的组合,我想这是一种隐喻吧。

尽管尼采批判道德:“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我承认道德的产生亦是社会进行选择的结果,是一种社会合力。但是,相较于世界国的不道德以及对不道德的无知,现在的世界的道德还是有可取之处。

最后,你的最终选择呢?

你愿不愿意清醒地活着,但伴随痛苦?

Wechat@YangQianMoJie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