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良回忆录的译本问题

渣强
2018-05-09 02:56:09

“有些书,不到40岁,不要妄想去写它。年岁不足,就不能理解存在,不能理解人与人之间、时代与时代之间自然存在的界线,不能理解无限差别的个体……经过这许多年,我终于能够把握皇帝与我之间的距离。”

几年前,我在网上看到这句话,击中我心。于是找来《哈德良回忆录》读。先后读了四个中译本,翻译分别如下:

畢竟我還太年輕。有些書還沒有達到不惑之年,是不應該大膽嘗試的,其危險在於末到不惑之年,我

們可能分不清楚各種不同的人,其變化之多端,從某甲到某乙,從一世紀到一世紀,他們究竟在那些

地方壁壘分明,被何種自然的疆界分隔,或許反之,我們會太過注重簡單的行政分區、海關或崗哨等

等,我必得花上這麽些年的光陰來學習,才能正確地計算出皇帝與我之間究竟有那些距離。

——洪藤月(1987 台湾光复书局)

不管怎么说,我太年轻。有些书,在年过40之前,不要贸然去写。40岁之前,你有可能对一个人一个人地、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将千差万别的人分隔开来的广阔的自然疆界之存在认识不足,或者相反,有可能过于看重简单的行政划分,海关办事处或军事哨所。我必须

...
显示全文

“有些书,不到40岁,不要妄想去写它。年岁不足,就不能理解存在,不能理解人与人之间、时代与时代之间自然存在的界线,不能理解无限差别的个体……经过这许多年,我终于能够把握皇帝与我之间的距离。”

几年前,我在网上看到这句话,击中我心。于是找来《哈德良回忆录》读。先后读了四个中译本,翻译分别如下:

畢竟我還太年輕。有些書還沒有達到不惑之年,是不應該大膽嘗試的,其危險在於末到不惑之年,我

們可能分不清楚各種不同的人,其變化之多端,從某甲到某乙,從一世紀到一世紀,他們究竟在那些

地方壁壘分明,被何種自然的疆界分隔,或許反之,我們會太過注重簡單的行政分區、海關或崗哨等

等,我必得花上這麽些年的光陰來學習,才能正確地計算出皇帝與我之間究竟有那些距離。

——洪藤月(1987 台湾光复书局)

不管怎么说,我太年轻。有些书,在年过40之前,不要贸然去写。40岁之前,你有可能对一个人一个人地、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将千差万别的人分隔开来的广阔的自然疆界之存在认识不足,或者相反,有可能过于看重简单的行政划分,海关办事处或军事哨所。我必须利用这些年头去学会准确计算在这位皇帝和我之间的距离。

——刘板盛(1988 花城出版社)

不管怎么说,我太年轻。有一些书,在年过40之前,不要贸然去写。40岁之前,你有可能对一个人一个人地、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将千差万别的人分隔开来的广阔的自然疆界之存在认识不足,或者相反,有可能过于看重简单的行政划分,海关办事处或军事哨所。我必须利用这些年头去学会准确计算在这位皇帝和我之间的距离。

——陈筱卿(2002 东方出版社)

无论如何,我太年轻了。有些书不该在未过40岁时贸然尝试。在活到那个岁数之前,恐怕看不清某些主要的天然界限,阻隔在人与人之间,形成无穷种类的分野;或相反的,把行政分区、海关和戍防岗哨等一般单位看得太重要。需再多等几年,让我学习计算皇帝与我之间究竟差多远。

——陈太乙(2014 卫城出版社)

这一对比,意外发现,陈筱卿完全在抄袭刘板盛。当然我没有任何想要把陈拉出来批判一番的意思。我只是想问,我最中意的,也就是本文最开始那个版本是谁的译本呢?

希望知道答案的人可以告诉我。

在此先行谢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哈德良回忆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德良回忆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