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被窝

静小帆
2018-05-09 02:01:03

回忆之所以叫做回忆,就是在故事的结局回望过去,每一个能在被脑海抓牢的记忆,总有些特殊的意义,暗示、祈祷、祝福、悲伤。

"我"今年三十多岁,故事的开始过程结局已不容置疑,就是这么的一个故事,无论在脑海里演绎多少遍,它都不会改变。故事犹如一个少女,就在那里,遮住眼睛不去看,却又总忍不住去瞥。瞥一眼,看不完全。想一会儿,回忆也并不完全。

当"我"站在二十岁的路口时,人潮汹涌,冲散了"我"的好友,人越多,越拥挤,越孤独。"我"在人群的裹挟下浮着脚向前流动,而被冲散的好友却选择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走去,这条路叫做“死亡”。在成长的过程中,木月和直子和"我",构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专属自己的世界,在同龄人拼命的享受着破茧般的成长所带来的快乐与痛苦时,我们三个人在这个以半透明薄膜为界的世界里自得其乐,企图 "要是一直下雨,三个人一直这样该多好。"

可是整个世界罩着一层巨大的乌云,这朵乌云叫做孤独,孤独无孔不入。而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须融入大流。"我"逃了出来,虽然依旧形单影只,却还是活着,汇入了大道中的人群里。木月和直子没那

...
显示全文

回忆之所以叫做回忆,就是在故事的结局回望过去,每一个能在被脑海抓牢的记忆,总有些特殊的意义,暗示、祈祷、祝福、悲伤。

"我"今年三十多岁,故事的开始过程结局已不容置疑,就是这么的一个故事,无论在脑海里演绎多少遍,它都不会改变。故事犹如一个少女,就在那里,遮住眼睛不去看,却又总忍不住去瞥。瞥一眼,看不完全。想一会儿,回忆也并不完全。

当"我"站在二十岁的路口时,人潮汹涌,冲散了"我"的好友,人越多,越拥挤,越孤独。"我"在人群的裹挟下浮着脚向前流动,而被冲散的好友却选择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走去,这条路叫做“死亡”。在成长的过程中,木月和直子和"我",构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专属自己的世界,在同龄人拼命的享受着破茧般的成长所带来的快乐与痛苦时,我们三个人在这个以半透明薄膜为界的世界里自得其乐,企图 "要是一直下雨,三个人一直这样该多好。"

可是整个世界罩着一层巨大的乌云,这朵乌云叫做孤独,孤独无孔不入。而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须融入大流。"我"逃了出来,虽然依旧形单影只,却还是活着,汇入了大道中的人群里。木月和直子没那么幸运,木月已在自己的内心里窒息而死,直子则在生死的边缘挣扎着。"我"拉住了直子的手,彼时,“我”虽自顾不暇,但因为爱她,还是挤出微笑并鼓励她应当来到这光明的世界里照耀阳光,可最后,“我”还是无法挽留住这个寂寞的灵魂,像千与千寻里的无面男一样,即使阳光如何灿烂,阴影始终无法消散。直子、直子的姐姐、直子的舅舅,都在寂寞的挣扎里选择了结束生命,成就了生命的寂寞本能。

人和人之间是交集,而不是子集,如果有谁是谁的子集,那么其中一个人消失了,另一个人要么跟着死去,要么如同剜去一块肉般的痛苦和残废。这就是直子和木月的情况。

失去的滋味,"我"是懂得的。失去的方式无非两种,生离和死别。生离还是多多少少在潜意识层面带来一点希冀的,如同墨黑的夜里的一丁点微光,即使气若游丝,也总让人眼有聚焦的可能,让人心有一丝跳动的动力;而死亡留下的,是深层的绝望,是不可违,是无可奈何。其实分离后,彼此没有了交集,杳无音讯。生与死其实也没有什麽两样,时间越久,即使是生,死的气息也会越浓重。所以无论如何,失去了的就不会再回来。想及此,总是悲从中来不可抑制,就像你在认真的上课,或安静的握笔考试,突然,一股情绪涌上心头,一股气沉重下去,一行泪溢出眼眶,于是说时迟那时快的毫无征兆的趴在桌上大哭特哭,不管不顾。性情至此,可知痛有多痛。

绿子的出现,犹如一阵清风,扣开了"我"的心的门与窗,风拂过来,不知归宿的吻,温暖的身体,青春的眸子,洒脱的笑,如天马行空,将胡作非为,将"我"的心唤醒,捧在手心,说:“呐,阳光在,爱情在!”

如今,三十多岁的"我"站在了回忆的门槛上,往记忆的小屋里小心翼翼的探身,望着,试图找到那时的伙伴。十几年了,墙斑驳,思念瘦,其余的情景似乎不怎么改变,木月依旧17岁,直子依旧20岁,在屋子里品着茶,述说着一些曾经的三人世界里顶有趣的事情,他们看到三十岁的"我",笑着说:哟,渡边君,好久不见嘛……

--读《挪威的森林》

这是旧文一篇,大约写于两三年前,那时刚好轮到了一个星期的夜班,工作较少,所以就抽空又看了一遍《挪威的森林》,机器轰鸣,夜深人静。

我既不怎么喜欢书中的角色,也没觉得书里发生的事情多么有趣,对什么爵士乐、菲茨杰拉德之类的更是毫无兴趣。能让我读下去的,是书中舒缓的节奏,字里行间流淌着的一种哀伤,以及主人公那“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与神情,绿子会对渡边彻着迷,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吧。当时的我,心情跌落在谷底,刚开始还试图阅读一些励志书籍或者传记来振奋一下自己,可是后来发现没用,就像你已经唇干舌燥,再怎么舔也无法让你的嘴唇有丝毫润色。索性的,我彻底不挣扎,沉浸在了一些“世外桃源”一般的书中。不需要最后的结局多么光明,不需要作者给出解决困惑的方法,只需要一些描写,一些文字,能够让我产生共鸣, 一些奇妙的文字,让我浸淫当中,不要醒来。

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有一天,我读到了一篇南方周末的文章,讲述了深圳某城中村里的年轻人是每天是如何挤公交去城区上班而休息日又是怎么使这座城中村拥挤热闹,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幻觉,仿佛我和他们并不是处于同一个时空。因为那时的我每天走路上班,工作悠闲,下班后就读沈从文的书,沉醉于湘西的青山绿水与可爱的野蛮世界,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如此悠闲地度过每天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能够心安理的一直颓唐下去。

我不知道我能逃避多久。

可是慌张是没用的,因为我找不到出口。没有出口,路自然也就无从开拓。于是我一边躲在了书的世界里,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岁月的降临。就像渡边彻,当时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挽留直子,才能爱上绿子,或者彻底告别那些过去。我跟随着主人公,平静的看他如何度过这一段满身沉重的岁月,但是直到读完全书,我也等不来一个答案。于是我一本一本的慢慢读,一边读,一边思考,慢慢改变自己,成长总是伴随着痛苦,死不了便要受煎熬……

终于有一天,我合上书本,走出了自己的世界,发现,阳光在,明媚在。我不敢停止思考,也不敢大口呼吸。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让暖的空气慢慢流淌进我的身体,解开一些被冻住的细肢末节。我的背后依然是那个黑色的被窝,阳光并不能驱散它的黑,但是我也不会再轻易被它吞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