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容易忽视的罪恶

吴老板
2018-05-08 23:28:23

看这本书其实对人性是一番不同角度的剖析,我整体读下来感觉非常的累。

同时,这种罪恶也是我之前从未接触过的,艾希曼既不是战争狂人,也不是变态杀人狂。

他一再强调自己从未杀害过任何一个人,却一再忽视自己所管辖的工作杀害了多少犹太人。

你听他说话的时间越长,就会越明显地感觉到,这种表达力的匮乏恰恰与思考力的缺失密不可分;确切地说,他不会宅在别人的立场思考问题。之所以无法同他进行任何交流,并不是因为他说谎,而是因为他周围环绕着坚固的壁垒,屏蔽他的言辞和他人的存在,从而帮他一并拒绝着真相。

不光是艾希曼一个人活在这种自欺欺人的谎言之中,将自己隔离在真相之外,德国社会中的八千万曾经以完全相同的方式生活。

你不是一个人在梦游,所有周围的人都跟你一样,用着相同的看起来柔和的语言,制造着罪恶,仿佛被集体催眠。

许多德国人,许多纳粹,很可能他们中的大多数一定都倾向于不去杀人,不去抢劫,不去眼睁睁看着他们的邻人走向死亡,不在所有罪行中添一把柴、成为帮凶。然而,上帝知道,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克服本能、抵御“诱惑”。

人类作为同一物种的自然演化、人在社会中的教养,都让不伤害人类变成一种正常的状态,而纳粹改变了这样的一种习惯。

他们把一切施于受害者本该产生的同情强行的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可怜”自己背负着去杀害别人的罪过,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心理转移。

一旦遭遇坚决的抵抗,纳粹无论从人力还是相应的意志力上,都无法保持“冷酷”。

我不同意作者在偶尔的字里行间将受害者推到一个被害者应该被害的论调上。

实际上纳粹的反抗都是自上而下的,如果无法达到从上而下的一个信息交流也非常难达到保护的目的。

底层群众很难辨别政府在保密状态下对自己采取的一些行动,当被控制住后很多事情就不是如作者所想站出来反抗如此简单了。

无论从所能行使的权利还是从心理层面都是处在一个完全被压制的状态下,非常难以做出一些勇猛的“反抗”动作。

屠杀的对象可以是任何一个特定群体,也就是说,究竟哪一个群体被选中只取决于观景因素。不难想象,在即将到来的自动化经济时代,人们可能会把智商在某个水平线一下的人全部清掉。

这个洞见真实的令人无法忽视。

事实正是如此,纳粹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也不应该被忽视。


豪斯纳先生开庭陈词:

我现在站在一色连的法官面前。

我并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

在这一刻,有六百万起诉这同我一起站在这里。

然而他们再也无法用手指逼向那个玻璃间,无法朝坐在那面的按个大声疾呼:“我要控诉!”

……

他们用献血泣诉,他们已经发不出声音。

因此,我要成为他们的嘴:我要以他们的名义提出这骇人的控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