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怀疑的习性无法停止,但如果想追寻真理,到了某个程度就必须做出结论。

还有8分钟
2018-05-08 看过

朋友今晚跟我诉苦他的失落,最后他对我说:你有上师,我没有。

我听完愣了一下,只想苦笑。

似乎所有人都认为,寻找到一位上师,决定追随这位上师,决心听从上师指点,从此开始修行。这整个过程一定是轻松愉快、云淡风轻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五一假期,我跟随上师去朝拜观世音菩萨的道场。游客很多,走出寺庙后,我竟找不到上师了。身上没带手机,我缓慢的散步张望,口中小声念着心咒祈祷快些找到我的上师。一位穿着藏地僧衣的师父坐在长椅上,把我叫住,问我在念什么。我回答后,他问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我说和我的上师一起来朝拜,只是现在走散了,我又没带手机,联系不上。 这位师父把手机借给我让我去打个电话。电话没通。于是我坐在这位师父旁边,与他聊了聊。师父问我去过西藏吗,让我有机会去色达看看。后来师父加了我的微信,然后用手指着后方,说我上师他们就在那边,已经回来了。跟师父道谢后,我回头去找自己的上师。

那天回去后,晚上在上师房间里,我跟上师说我遇到了这位藏地的师父。我说跟那位师父聊天,我觉得好轻松啊。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为什么跟这位师父讲话,我就那么轻松自然。而每次见到上师您,我却那么紧张呢。一开始我想不通,后来我想,我之所以见到其他师父轻松,而见到我的上师紧张,是因为我更重视上师您,我认为您有能力带领众生证悟,而对于其他师父,我内心没有这种期待。

上师耐心的听我讲完,之后没有说太多。

我开始观察内心,竟发现,原来我是喜欢这种紧张感的。

曾听说在佛前许的善愿最终都会实现。去年春节前,我带着净水、水杯、水果、酥油灯,去寺庙烧香。我在正殿的佛像前摆满了水果供品。燃香后,我跪在佛像前没求任何世间成就,不求财,不求感情,不求健康,不求一切,我只求诸佛菩萨能让我拥有更大的能力,去追跟随我的上师精进的修行。因为这一世对于我,修行是最重要的。

结果今年,竟有了很多见到上师的机会。二月除夕的下午去见上师,大年初二再次参加上师的活动。三月也参与了上师的活动。四月在上师成都的道场做了几天义工,后来在北京叫上自己的一位朋友去见了上师,四月底又去跟随上师朝拜观世音菩萨的道场。

回想自己从第一次与上师见面 ,都今天...每一次见到上师,内心都没有一刻是真正的平静。紧张感永远伴随着与上师的相处,每当坐在上师面前,我就开始坐立不安。

连上师都时常提醒我:你是紧张吗?你不要紧张。

可是,不紧张,这怎么可能呢?

修行的道路如果真的轻松,对我来讲也就毫无吸引力了。

我从来都不喜欢选择容易的道路,我也从不追求安全感。

修行这件事,更是如此。越残忍危险的手段,越令我着迷。因为我只想让事情脱离常轨,完全超越单纯的逻辑与理性,迅速的摧毁我一切世俗的观念。而只有上师,拥有这份能力和责任。

我历来散漫随意,性格冷淡,遇到再紧急的事我也毫不在乎,无论多重要的人我也不放在眼里。这是我一向的习气与傲慢。

而自从寻找到上师,我开始不由自主的认真对待与上师的每次相遇,我用心去听上师的每句话,牢记上师重要的开示,我学着用小心翼翼的态度更恭敬的与上师相处。

这一切对我来讲都是新鲜的、从未有过的经验。

对修行的期待,对自身的失望,对上师的虔敬,对我执的沮丧,对轮回的困惑,对考验的重视,选择密乘佛教,是一场冒险。进入这场冒险的旅程,需要具备足够的胆量,去依赖另一个人。只有不寻求保护网,不要方向感的人,才不会被密乘的修持吓到惊慌失措。

这半年有幸能多次见到上师,一路上看到上师弘法的艰辛,内心的复杂感受难以付诸语言。每一次与上师的见面和告别,我对上师的虔诚、敬佩、崇拜都不断的增上、丝毫没有退失。

遇到上师,我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佛法。佛法不是一个面容祥和虚弱无力的老者伪装出修行人的模样讲着不痛不痒的心灵鸡汤。佛法不是让人内心平静、心无杂念像冬眠畜牲一样愚痴的去发呆静坐禅修。我的上师让我知道,一个人嘴上讲的再好听,掌握的理论再多,引经据典,读过的佛经再多,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个毫无成就的佛法研究者。看了再多佛教的书,没有经过长久的实修,也只能是一个无法对治自己烦恼的无能凡夫。

只有见到上师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什么是佛法。真正的佛法不是让仁慈的师父满足自己的欲求、真正的修行也不是让自我感到舒畅。最严厉的对待也许是最彻底的仁慈。真正的具德上师也不会鼓励你素食、环保、简朴、非暴力,让你做个好人。

真正的佛法是一种强硬直接、扭转人心的力量,纠正所有误入歧途的人。

研究佛陀两千五百年前在印度定下的行为准则,并忠实的沉浸于当时古老的氛围里,这是种不切实际的浪漫想法。完全忘却了早期规范的时代背景。

而金刚乘是不择手段的玩弄你一切先入为主的假设和固执己见的观念。

在密乘中,闻、思、修、研究、分析等,是一般方法,最终,只有在自心离于参考点、文化执着与价值观,并且离于逻辑、辩证、条理、推测、理性与假设等包袱时,对真相的了解证悟才能生起。

而只有上师能带领我们直至证悟。

很庆幸我遇到一位真正具德的上师。我的上师知识渊博,精通佛法理论,一切关于佛法的问题,上师都会解答的清楚细致。不仅如此,上师的言行举止让我了解到,什么才是真正佛法的修行者。上师带给人的力量,是凡夫无法模仿的。我一向认为佛不止需要表现出慈悲,真正的佛还需要具备勇气与智慧。而我的上师,就是我心中最勇敢、智慧、慈悲的佛。

五月一号告别上师,我在心中发下重誓,从今以后,我这一生,关于佛法的问题,我都只会跟我的上师交流沟通。我不会跟任何毫无见解也没有实修经验的普通凡夫去讨论佛法。我将生生世世追随我自己的上师,我将永远不会跟凡夫居士去学习佛法、讨论佛法。因为在有关佛法的一切问题上,除了我的上师之外,其他人都不够资格对我的修行作出指导和判断。

毕竟每个凡夫的心,都是散乱放逸、烦恼粗重、情绪汹涌的,只凭借粗略阅读佛教经典书籍,是不会生起丝毫智慧的。

这也是金刚乘为何如此重视上师与弟子的关系。在金刚乘,上师是唯一重要的,上师是内心证悟的根本。因为只有具备清净传承、经过长年实修的上师,是真正没有垢染的佛。上师们有能力去度众生。而凡夫之间只能是互相消耗彼此纠缠。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上師也喝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師也喝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