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场 刑场 7.7分

三点问题

2018-05-08 看过

书的封面有一句话:禁锢的真相,沦丧的道德,谁在建造那抹杀人性的刑场?刑场,一般指执行死刑的场所,但某种意义上并不一定有着阴森的坏境,就是身边的场所,所以才更显得毛骨悚然。

这是一本推理小说,作者是英国的薇儿·麦克德米德。案件完结时才刚过一半,看着书页还剩的大半部分我就想着案子没这么简单,也许凶手另有其人,结果,最后五分钟大反转。被绞杀的凶手是这场谋杀案的受害者,“被害人”和所有那些案件的证人都是这期谋杀案的参与者。

讨论一:法律制度到底保护的是谁的利益。

虽然,诬陷谋杀的这种行为不符合法律,但是那样一个伤害了许多幼儿且毫无悔过之情的人我真的不觉得值得同情。可转念一想,帮助这场复仇的警察、司法就这样被爱丽森母女、斯卡代尔村民用谎言利用,用法律去将一个十恶不赦却没有犯罪的人置于死地,也使得几个人的人生轨迹间接发生改变。尽管复仇的动机令人同情,但是有种正义信念被人利用的错位感。如果这种行为被恶人所利用,法律不就成为了帮助恶人的手段了吗?

也许,法律保护的从来不是弱者的利益,而是为了稳定社会秩序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那么,如果没有这场惊心策划的“谋杀案”,乡绅被判处强奸罪关押几年后又会出来继续祸害数个幼小的生灵、压迫村民。而此前的受害者所受到的伤害,已经发生从来都无法改变,后来他们还将继续遭受压迫,这不正是法律的滞后感所无力改变的吗?

爱丽森一家利用法律将一个没有犯谋杀罪的人绞杀了,但是那样一个罪行累累的人难道还不该死吗?这是不是反映了法律的无用。非要让受害者变成行凶者才能让恶人得到惩罚,这种惩罚还远远无法抵消他自己的罪过。

讨论二:关于揭露真理的意义。

人人都渴望追求真相,可如果揭露真相会伤害到许多受害者、无辜者,那还要继续揭露真相吗?谁又有权利去那么做呢?那些材料若放在一个不善于处理事务的人手里,无异于一颗巨型炸弹。一句话可以拯救一个人,也可以摧毁一个人。其他无关的旁观者真的有必要去知道那所谓的真相吗?去撕开别人藏好的伤口,也许只是为了在平淡无奇的生活里追求一点波动,为了追求轰动一时的名声和职业发展,为了满足自己可有可无的好奇心。那么,揭露真相的意义在哪?

书中的记者兼作家凯瑟琳说:“我不能出版这本书。这原本是一个著名的案例,结果却是完全建立在谎言和欺骗之上,如果我将此披露出来,我会赢得广泛的声誉。可是,为了乔治和安妮我不能那样做,那样不仅会让乔治(参与谋杀事件调查的警察)蒙受羞辱,而且他要眼睁睁地看着保罗(警察的儿子)和海伦(表面是爱丽森的妹妹实质是女儿)劳燕分飞。再者,不光是爱丽森,斯卡代尔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如果还活着,都将被起诉。”

且看第二句,她认为将这则新闻的真相披露出来,自己会赢得广泛的声誉。也许会让她名声大振,媒体赚取一票关注和流量,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但是社会对此展开的讨论我认为并不会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悲观,参考2018年2月发生的汤兰兰事件。但是不可置疑的是对于当事人隐藏多年的生活会造成一大的压力。而且在1998年左右的世界,网络还不发达,消息传播多依赖报纸、电视、身边人的传播,因此对于事件的认识更接近于单一途径获取消息,因此,如果爆发性新闻出来人们容易被媒体舆论引导,不太可能有更多理性的声音出来稳住舆论发酵。

那么真相也分好和坏吗?有没有一个客观条件可以去追求?就像善意的谎言人们可以接受,那么善意遮掩的真相是否也可以被接受被永远掩盖。那些打着追求真相旗号的人又是虚伪的吗?

讨论三:追求职业发展的动机。

文中对于警察、记者两种职业的细致描写让人看清他们在工作中的心理活动。“爱丽森”一案是乔治成为警察来最大的一件案件,一方面他很想把他做好好成为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跳板和工作能力的认证单,一方面他妻子此时正怀孕他不禁联想到爱丽森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会怎样,因此他对这件案子非常执着。而记者凯瑟琳工作的动力一方面是有着对于精心采写的独家新闻巨大的兴奋,为了获取广泛的声誉,一方面是对于乔治等人或说追求真相的使命感。

可以说,记者、警察这两种都是追求真理的职业。在追求真相的过程中,工作的动机不仅仅是高大上的社会责任感,还有自己的兴趣所在或职业打算等私人情绪在。这都无可厚非,汤姆·克拉夫在与凯瑟琳的会面时,说着自己之所以辞掉警察一职的想法,“我之所以当警察是因为我相信所谓的正义,从这起案子的结果来看,我不知道现存的制度能不能维护社会正义。如果在伸张正义的过程中,警察并不能最终决定什么,那么还要警察干什么?作为其中的一员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弗洛伊德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是爱情和工作”。爱情意味着陪伴你终身的人是谁,而工作则是决定了你一生中大部份精力所在。在不局限于温饱时,做的是否是有意义的事情,如何使得工作有意义,成为人们无法不思考的事。那么我们怎么去追求个性发展与工作的融合?

看了一些别人的书评,发现书中还有许多值得人深思的地方。在搜集资料时,发现自己没遇见过的事不等于不存在。世界上恋童癖、恋尸癖等不合乎常情的状况都存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一种恐慌是,自己所了解的永远是自己习惯于接触的,甚至谈不上了解,而世界的大部份还没有展现在你面前,你却身在其中。在人际交往上,也是如此,“你可能自以为对你天天去的地方、天天见的人非常了解,其实不然。更不用说那些你只见过几面的人,要说了解,根本谈不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刑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刑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