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社会原子化的程度

SUE∮
2018-05-08 21:15:29

「还没有什么地方会比使用恐怖手段来维持统治更明显地体现了暴力战胜权力中的自毁因素,而关于这种使用的奇怪的胜利和最终的失败,我们或许比任何我们的前辈知道得更多。恐怖手段并不等同于暴力:毋宁说,它是当暴力已经摧毁所有权力却仍不撒手,相反仍然掌控一切时出现的一种政府形式。

人们常常注意到,恐怖手段的效力总是完全依赖于社会原子化的程度。在恐怖力量完全释放之前,所有有组织的对抗都必须消失。这种原子化——相对于它所包含的恐怖,这只是一个极其苍白的学术用语——由于告密者的无所不在而得以维持和强化。 告密者的确无处不在,因为他不再是一个领取警察俸禄的职业人士,每一个我们接触的人都可能是潜在的告密者。

关于这样的完全发展的警察国家是怎样建立的以及它如何运作——或者毋宁说,在它控制范围内怎么会无物运作——现在我们可以在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I.Solzhenitsyn)《第一圈》(The First Circle)中学到,这本书或许会成为20世纪文学的经典之作,当然,也包含了斯大林政权存在的最好证据。

建立在恐怖手段之上的极权主义统治与建立在暴力之上的专制统治和独裁统治之间的决定性差别是,前者不仅反对它的敌人,而且反对它的朋友和支持者,它害怕一切权力,甚至它的朋友的权力。 当警察国家开始吞噬它自己的孩子,当昨天的刽子手成了今天的牺牲品,恐怖就达到了顶点。这也是权力完全消失的时刻。如今仍然有相当多的对苏联非斯大林化的合理解释——我认为,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斯大林主义的官员们自己意识到,这种统治的持续导致的不是暴动——对此而言,恐怖手段的确是最好的防护措施,而是整个国家的瘫痪。

对此总结如下:从政治上讲,说权力和暴力不是一回事,这还不够。权力和暴力是对立物;一方占据绝对统治地位,另一方就会缺席。权力出现危机之处,暴力就出现了,如果任其发展,结局就是权力消失了。」

阿伦特《论暴力》(1970),中译收录于《共和的危机》(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pp.77-154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共和的危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共和的危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