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马 二马 8.1分

呃……

哈哈哈哈哈
2018-05-08 20:50:58

我几乎从不写严肃小说的书评,一是看不懂,或是勉强看懂了但没嚼透,不能理解作者的深意,一下笔只会使劲儿夸些空话,文笔好!故事妙!格局大!立意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好不容易憋出了点看法,豆瓣一搜,自有人能结合作家本人和作品的背景年代,分析得有条有理,面面俱到,我那点儿幼稚的想法不及人家一根脚趾头,发不发表全没关系。 可老舍在出口成章里说:“永远不敢动笔,就永远摸不着门儿。不敢下水,还学得会游泳么?……只有自己动过笔,才会更深入地解别人的作品,学会一些窍门。”还说读书不求甚解的矫正办法有二:一是做笔记,记录心得,有助记忆——不管了解正确与否,意见成熟与否,以后读书多了,再翻就能发现昔非而今是,看法不同就有了进步。二是找些有关于作品的研究、了评论等著述和作家传记来读,把文艺作品和文艺理论,作品与作家结合起来,使自己有更深刻的理解。于是我就这样写出了这篇文评。 二马如文名,讲的是马家父子二人到英国谋生的故事,是古老的东方思想和新潮的西方思想碰撞,是中英两国国民性的细微探讨。 马老先生,代表的便是古中国的那类愚顽不化的守旧者,看不起做买卖,打心底里轻视外国人——“鬼子吗,不懂得尊卑上下!……一个个

...
显示全文

我几乎从不写严肃小说的书评,一是看不懂,或是勉强看懂了但没嚼透,不能理解作者的深意,一下笔只会使劲儿夸些空话,文笔好!故事妙!格局大!立意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好不容易憋出了点看法,豆瓣一搜,自有人能结合作家本人和作品的背景年代,分析得有条有理,面面俱到,我那点儿幼稚的想法不及人家一根脚趾头,发不发表全没关系。 可老舍在出口成章里说:“永远不敢动笔,就永远摸不着门儿。不敢下水,还学得会游泳么?……只有自己动过笔,才会更深入地解别人的作品,学会一些窍门。”还说读书不求甚解的矫正办法有二:一是做笔记,记录心得,有助记忆——不管了解正确与否,意见成熟与否,以后读书多了,再翻就能发现昔非而今是,看法不同就有了进步。二是找些有关于作品的研究、了评论等著述和作家传记来读,把文艺作品和文艺理论,作品与作家结合起来,使自己有更深刻的理解。于是我就这样写出了这篇文评。 二马如文名,讲的是马家父子二人到英国谋生的故事,是古老的东方思想和新潮的西方思想碰撞,是中英两国国民性的细微探讨。 马老先生,代表的便是古中国的那类愚顽不化的守旧者,看不起做买卖,打心底里轻视外国人——“鬼子吗,不懂得尊卑上下!……一个个的都走得那么快,撞丧呢!英国人不会有起色,一点稳重气儿都没有!”,愚蠢无知,没有国家与民族观念,没有自尊心,仍然幻想着古中国那一套尊卑秩序,向往着君权父权,丝毫不能理解“自由平等人权”,一辈子是官迷,渴望做权奴,甚至在路上迷路了也不肯看路牌,只因为“有身份的老爷,是不会看路牌的”,真让人啼笑皆非! 我们不能苛责这样一位老太爷,因为看一个人,不仅要看他做什么,想什么,还要去看他的家庭背景,出身环境与行为动机,人都有自私的天性和趋利避害的本能,都有守旧和排外的一面。“马则仁先生是一点不含糊的“老”民族里的一个“老”分子。由这两层“老”的关系,可以断定:他一辈子不但没用过他的脑子,就是他的眼睛也没有一回钉在一件东西上看三分钟的。为什么活着?为作官!怎么能作官?先请客运动呀!为什么要娶老婆?年岁到了吗!”他在中国活了大半辈子,父慈子孝惯了,君君臣臣洗脑了他几千年,忘不了坐着汽车出街,俯视平民百姓的威风,又不长于学习与思考——我们能从这里看出他的行为的合理性。 马威这人,适合跟李子荣一块谈。我个人认为这两个人都是顶好的。 马威在伦敦醒来的第一个清晨,内心充满羞赧又欢喜,他去开窗——“雨刚住了,太阳光象回窝的黄蜂,带着春天的甜蜜,随着马威的手由窗户缝儿挤进来。”,学着西方人一样刮脸,幻想着他们的生活习惯,听到楼下传来的说话声……初来乍到的他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懂得以友好开放的态度去接受新事物。 马威识大局,懂进退。房东母女看不起自己,他尽力保持不卑不亢的姿态;父亲反复做出不可理喻的蠢事,他能百般忍耐,为他善后,尽力孝顺;即使李子荣的待人处事方式是他见所未见的,他也能毫不迟疑地接受与学习。 李子荣这个人也有很大意思,他待人和气,心地善良,性情稳重踏实,真心实意帮助马家父子,乍一看,我们以为他是那种很新潮,很西式的人物——他履行“英国办法”,思想也相当开明。我们再看他的履历——“原是山东官费留学生,留美三年得了商业学士后就上法国,国内打起仗来,官费无望,于是东胡搂西抓弄,弄了几个钱上英国来。”一个游学美英法三国的留学生,思想上想必是相当开明的,但他后面的做法却让我大跌眼镜——他宁可娶个会做饭,洗衣裳的乡下老婆,也不去和那位‘有一点知识’,念过几本小说的姑娘去套交情! 其实李子荣此人的性格,在前文一直有做铺垫。比如说他一直劝解马威不要为玛丽执迷不悟——因为社会是杀爱情的。他是个现实主义者,心里认定第一等的是“责任”,他的骨子里依然守旧,而赴英不久的马威则浪漫洒脱得多。 全文对上世纪伦敦街景,中层和中下层伦敦人物的生活风貌,气候风土人情等描写相当细致,着重笔墨于英国人对中国的歧视与误解,笔调幽默,让人冷不防一笑之余,又心酸至极,莫奈他何。 老舍看待这个问题相当客观,他说外国人在电影戏剧和小说里骂中国人,已经成了一种历史的习惯,正象中国戏台上老给曹操打大白脸一样。他指出这种事不是感情上的,是历史的;不是故意骂人,是有意做好文章。 因此,中国人能把国家弄强了,外国人当时不歧视中国了。人类欺软怕硬是天性! 二马这本小说写得好,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说,光说文字。因为同期在阅读张爱玲,我就能感受到,张爱玲善造美句子,好句子,善长营造氛围;老舍不是,他擅长写好段落,好故事,他的文字偏向简单直白,但句与句相接得当,用词精准,非常富有动感,几乎就是他写什么,什么就跳到你的脑子里上演了。从立意来说,小说描写了中国青年在英国遇到的种种困难:爱情,孝道,交情,事业,读书,全交互冲突着!感情,自尊,自恨,自怜,全彼此矛盾着!文章也引导我们去思考,如何面对世事繁杂,如何面对自己落后的国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马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