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3分

《乌合之众》读书报告

蛋壳烧面
2018-05-08 20:43:53

摘要:这是一本对群体进行研究的起点之作,阐述了群体心理、群体的意见与信念和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对个人在群体中的反应,以及群体中的领导者作用、群体中孤立的人和 种族观念。

关键词:领袖、群体

正文:

一、群体中的领袖

在乌托邦的理想状态下,对领袖最直接的认同莫过于博学多识、智敌过人。然而在勒庞这一本书中的领袖则是重品质不是博学多识,而是必须“具备强大而持久的意志力”。这让人想起三国时期的刘备,在桃园结义、三顾茅庐等一系列的故事中都强调了刘备的个人品质和性格,以致现在的人对刘备有着无比高的重视成分。然而刘备是否博闻强识?未必,自古书籍中对他身旁的诸葛亮才称为是博闻强识的代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洪迈:“诸葛孔明千载人,其用兵行师,皆本于仁义节制,自三代以降,未之有也。” [1]

但我们对领袖这一词汇也有着别样的神奇色彩去看待,在书中领袖一词更被偏激的指为有着宣传、洗脑的成分,他们最直接的动员手段:断言、重复和传染。在《勇敢的心》中威廉·华莱士曾通过断言: “愿不愿意用这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仅有的一个机会!那就是回到战场,告诉敌人,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永远夺不走我们的自由!”不断得对群众重复,和进行传染。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的战争以少胜多。在威廉的身上可以看出领袖最重要的成分即强大而持久的意志力,在他接受死刑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在等他放弃,然而并没有等到。而是他的坚持,那一刻我感动的哭了。不知道是被他的坚持打动还是其他原因,而且会想站在他的身旁,也许这就是书中所说的他统治了我的灵魂。

二、群体中孤立的个人

这里讲诉的是脱离群体的那一类人,在《浪潮》的政治走向下,剧中有一个人其实是没有遵从的,但是到后面发觉自己也慢慢的走入其中,不得脱身。这是实施集权统治的后果,其中磨灭了人的批判能力。正如《1984》最后的结局一样,温斯顿失去了原先的识别能力,开始怀疑自身的是否存在着记忆缺陷,然后完全相信政府。

由于群体的不理智以及只拥有一个目标的作用下,所以在公众集会上,演说者哪怕作出最轻微的反驳,立刻就会招来怒吼和粗野的叫骂声。在一片嘘声和驱逐声中,演说者很快就会败下阵来。[2]这是孤立的个人才能体会到的。笔者认为,每当夜晚睡觉时,人就进入一个自我孤立的状态,通常会形成“镜中我”。由于意识决定形态,所以自我会产生更理性的行为。而在群体中,更多的是趋于群体总意识,所以个人行动会被约束于群体,这样群体的破坏力是很大的,就像《美丽新世界》中,野蛮人的意识被文明人所摧毁。拥护他们建立的新文明,当然这文明赖以的道德因素也会在群体中失去威力。

生活中无时无刻发生着类似的事情,例如一群人观看一个人跳楼时,当有人向对方喊快跳的时候,有人会跟风,导致一群人在喊快跳楼。所以新闻经常性以世态炎凉形容这场跳楼事件。而孤立的个人宛如那枯透的落叶一般,看透了便在强风下离去了。

三、关于种族之间

两个群体存在是很正常的,例如观点的分级就产生两派,最直观的体现在种族之间,在《赛德克巴莱》电影中,两个种族之间的冲突抵抗是很正常的,最后称为野蛮人的种族终究没有逃过被消灭之路,但有幸的是还有一个幸留下来,可留下来的也推翻不了文明人的政治统治,这场斗争也可以说是一场革命,文化之间的革命。这场文化革命是把落后的文明推向高度精致的文明之中,然而在这其中也包含着文化霸权主义的色彩存在,毕竟有一群同质性的人在一个群体当中未必是一件好事。

由于群体有着:头脑简单、多变、易受暗示、夸大感情以及少数领袖人物的主导作用。所以他也有可能进行一场倒退的革命,例如法国大革命以及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显然不是一个人的驱使下形成的,这场革命触及了每个人内心的一丝所思所想所行,导致革命最终结果的造成。

所以一个种族的是否理智的走向高度精致文明时代,这是由一个种族中的个人是否有批判性思维所判定的。

四、群体的意义

群体在我们身边可以随处可见,书中把群体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异质性群体,第二类是同质性群体,异质性群体由着任何特点、任何职业、任何智力水平的个人组成的。它由各种因素而进行分类,最明显的微种族因素。而同质性群体则是包括:派别、身份团体、阶级所组成的。

《娱乐至死》的序言曾写到我们正在走向两个预测当中,一个则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衷的东西,一个则是我们将毁于我们憎恨的东西。而我们更倾向于前一种,在当今,缺了英雄的情况下,两个极端我们都正在步入。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是及其需要独立思考的个人的,这样组成一个会质疑的组织会使我们的社会进一步发展。

研究群体,最有效的方法是研究其心理学,庞勒看见此领域便开始进行研究。孤独寂寞这类词是人们口中经常所诉的一种状态,鲜有人能像梭罗一样过上充实的时光。对于群体,普罗大众的说法就是那群同样寂寞有着相同的兴趣的人,组织在一起。但当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是寂寞的。由于寂寞的趋势下,最常见的便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在社会中比比皆是。

可以说人类历史是一个试错的过程,通过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这都体现了人类进程拥有一个选择性和艰难性。如果说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那么人民群众就是患病者。毕竟鲜有人可以做到永远清醒,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读书多者便能到达顶端看见不一样的世界,发现自我存在的意义。

[1] 辑补历代名人评诸葛亮 .中国国防咨询网[引用日期2014-05-30]

[2] 《乌合之众》(英译本),第11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