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所安《剑桥文学史》李白部分除了“抹黑”并没有第二个字

3245qedc4323
2018-05-08 看过

一、《剑桥中国文学史》第四章文化唐朝

1 宇文所安说:李白则不只是一个外省人。

宇文所安心目中李白这个乡巴佬的反例城市人王维:王维出身于唐代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在青少年时代,他常常出入诸王府第。

王维出身于唐代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吗?《新唐书·宰相世系二中》河东王氏:王维王缙兄弟的父亲王处廉是汾州司马,祖父王胄是协律郎,曾祖父王知节是扬州司马,高祖父王儒贤是赵州司马。

唐朝协律郎是正八品上,上一级从七品下有官职叫“下县令”,可知王维的祖父充其量是个副处级。至于其他一堆各州司马,也不过相当于今天的副县市级,很可能还是个闲职。唐朝最显赫的家族之一,祖上四代混得也忒惨了点?第二点,李白是宇文所安口中的“外省人”,《旧唐书·王维列传》:“王维,字摩诘,太原祁人。父处廉,终汾州司马,徙家于蒲,遂为河东人。”难道“汾州”“蒲州”的山西人相对于唐朝都城长安不是“外省人”而是“本省人”?最后一点,《旧唐书·王缙列传》:“缙弟兄奉佛,不茹荤血,缙晚年尤甚。与杜鸿渐舍财造寺无限极。……帝信之愈甚。公卿大臣既挂以业报,则人事弃而不修,故大历刑政,日以陵迟,有由然也。……其伤教之源始于缙也。”看看王维的弟弟王缙干的好事,“其伤教之源始于缙也”,唐朝的大好江山就败在他手里,著名佛教徒王维难道不应该对此负有坏榜样的责任吗?

2 宇文所安说:李白则不只是一个外省人。很多学者怀疑他的祖先至少有部分非汉族血统。

请问宇文所安这是什么逻辑?有学者怀疑李白的种族,岂止部分非汉族,简直可能就是胡人,但是如何呢?宇文所安前面所说的李白外省人是一个事实,后面所说的李白血统却仅是一个假设,这样就能形成李白既是外省人又可能起码部分非汉人的逻辑链吗?有人怀疑,也有人反驳,为什么一定要采信对李白不利的说法?只能证明宇文所安为了黑李白,在尽其所能的选择性使用有利证据。事实上唐朝并没有省,更谈不上台湾流行的外省人;唐朝也不存在今天汉族这个概念,而是仍然处在民族大融合的过程之中。宇文所安身为美国人却以民族主义作为叙事的语境,无非就是寻找一切机会打击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国人的自信心。这种打着中国文学史旗号却大谈猛扯名人八卦,以实现某种政治目的的歪书不可能还有半点学术价值可言。

3 宇文所安说:他在四川乡间长大。

汉典乡间:远离文化中心或与它没有什么接触的农村地区;乡野偏僻的地方。李白在四川远离文化中心的乡野偏僻农村地区长大吗?范传正《唐故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卧云林,不求禄仕。”请看清楚,“侨为郡人”、“以逋其邑”,有郡又有邑,刚好宇文所安推崇的王维有一首《汉江临眺》的名诗,其中两句说“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郡邑:指汉水两岸的城镇。宇文所安试图把李白从外省人到非汉人再抹黑成乡巴佬,请问这位美国人能拿出同等重量级的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敢瞎说一气还好意思出书,难道真的是“厚黑二字得一可三分天下”的绝招又使出来了?

4 宇文所安说:他在四川乡间长大,虽然曾在诗里自称少年时代很强横,但他显然是个如饥似渴的读者。

“我昔斗鸡徒,连延五陵豪。邀遮相组织,呵吓来煎熬。”出自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李白诗全集》TXT注:此诗一本作“我昔北门厄,摧如一枝蒿。有虎挟鸡徒,连延五陵豪。邀遮来组织,呵吓相煎熬。”显然“我昔斗鸡徒”并不是李白自述曾经是个“斗鸡徒”,反而“鸡徒”以及“五陵豪”都是李白的对立面。

“杀人都市中”,出自李白《结客少年场行》:“少年学剑术……托交从剧孟,买醉入新丰。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结客少年场行》是乐府诗的一个题目,曹植以《结客篇》仅有的两句“结客少年场,报怨洛北芒”出了个题目,之后有南北朝的鲍照、庾信,隋朝的孔绍安,唐朝的虞世南、卢照邻等,包括李白都以此题为诗,所以“杀人都市中”并非李白自述。

“杀人如剪草”,出自李白《白马篇》,又是乐府诗的一个题目,在李白之前的曹植,以及南北朝的鲍照、沈约都写过《白马篇》。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出自李白《赠从兄襄阳少府皓》,但是诗词名句网和《李白全集》电子书都没有这两句,《李白诗全集》TXT注:“一本此下有‘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当朝揖高义,举世称英雄。’四句”,“当朝揖高义,举世称英雄”,怎么看都不像是李白自述的口吻,所以被视之为不可靠的异文。注:“脱”又作“托”,异文又有异字,双重不可靠。

“猛犬吠九关,杀人愤精魂”,出自李白《书情题蔡舍人雄》,意思是“猛犬唁唁狂吠,枉杀忠良,使多少灵魂含冤而无比愤怒。”并不是李白自述杀人。

“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出自李白《与韩荆州书》,学剑而已。

崔宗之《赠李十二白》“袖有匕首剑,怀中茂陵书”,防身兵器不能作为李白杀人的证据。

最后只有出自魏颢《李翰林集序》的“少任侠,手刃数人”。汉典任侠:以抑强扶弱为己任,尚气节有担当而乐于助人。汉典强横:骄横跋扈;强硬蛮横;蛮不讲理。把李白锄强扶弱的好人好事,歪曲成了李白蛮不讲理,宇文所安你是不是嘴巴长歪了,嘴巴歪是面瘫的症状之一,建议在美国唐人街找个老中医推拿一下。

5 宇文所安说:他十分博学,却未受过修辞训练;他的作品里看不到任何形式训练和控制的痕迹,而这种形式训练和控制可谓王维的第二天性。

[唐]孟启《本事诗·高逸第三·李太白》:(玄宗)尝因宫人行乐,谓高力士曰:“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之,可以夸耀于后。”遂命召白。时宁王邀白饮酒,已醉。既至,拜舞颓然。上知其薄声律,谓非所长,命为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十首。白顿首曰:“宁王赐臣酒,今已醉。倘陛下赐臣无畏,始可尽臣薄技。”上曰:“可。”即遣二内臣掖扶之,命研墨濡笔以授之。又令二人张朱丝栏于其前。白取笔抒思,略不停缀,十篇立就,更无加点。笔迹遒利,凤跱龙拏。律度对属,无不精绝。

[南宋]计有功《唐诗纪事》:《彰明逸事》:时太白齿方少,英气溢发,诸为诗文甚多,微类宫中行乐词体。今邑人所藏百篇,大抵皆格律也。虽颇体弱,然短羽褵褷,已有雏凤态。

李白蜀中作集中尚存5首,一首五律《访戴天山道士不遇》、一首七绝《峨眉山月歌》,皆格律合式,郁贤皓先生评前一首云:此诗“为现存李白最早诗篇之一。全诗信手拈来,无斧凿痕,而平仄粘对都合律诗规则,中间两联尤属工对,足见诗人早年于律诗曾下过功夫。前人或谓李白不善律诗,岂其然乎?”

[元]方回《瀛奎律髓》:太白负不羁之才,乐府大篇,翕忽变化,而律诗工夫缜密如此,与杜审言、宋之问相伯仲。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五言律、七言歌行,子美神矣,七言律圣矣;五七言绝,太白神矣,七言歌行圣矣,五言次之。太白之七言律,子美之七言绝,皆变体,间为之可耳,不足多法也。

[明]刘世教《合刻李杜分体全集序》:自三百篇后,学士大夫称诗之盛,前无逾汉,而后宜莫唐。若开元、天宝间陇西、襄阳二先生出,遂穷诗律之能事,观于是止矣。

[明]刘鉴《合刻李杜分体全集序》:夫诗有古近律绝,体莫备于唐代,而妙莫兼于两公。

[明]李维桢《合刻李杜分体全集序》:夫诗至唐而体备,体至李、杜而众长备,而李、杜所以得之成体者,则本三百篇。

[明]高棅《唐诗品汇》:盛唐五言律句之妙,李翰林气象雄逸。五言排律,开元后作者为盛,声律之备,独王右军、李翰林为多。

[明]胡应麟《诗薮》:读盛唐排律,延清摩诘等作,真如入万花春谷,光景烂熳,令人应接不暇,赏玩忘归。太白轻爽雄丽,如明堂黼黻,冠盖辉煌,武库甲兵,旌旗飞动。少陵变幻闳深,如陟昆仑,泛溟渤,千峰罗列,万汇汪洋。

安徽大学汤华泉《李白近体格律论析》:李白五律、七律、五绝、七绝292首完全符合格律形式的作品有176首,占60%。其合律比例各体又有所不同,五律127首,合律76首,近63%,七律8首,合律2首,25%,五绝73首,合律53首,占72%多,七绝84首,合律46首,近55%。以上所列百分比说明李白近体格律声病确实比较多,占了40%,这是一;二,但又不能说李白不太会或不善做近体律绝,毕竟有60%合式,特别是在一些庄重的场合哪怕是即席口占,“文不加点”,也能做到于格律“毫发无遗憾”,比如他做的应制进呈诗22首全部合律。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剑桥中国文学史(上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中国文学史(上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