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8分

人性四问

青灯
2018-05-08 看过

浅显认知,厚着脸皮分享与各位

城门洞里,竹林丛中,池尾寺边,敦化城内,罗生门前,他们挂着虚伪的面具,赤裸着发泄兽欲。

罗生门

死寂的京城,傍晚,刚被逐出府的家将思绪飘忽着在人性和生存间徘徊。一位佝偻的、猴子般的老妇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故事里,她提着一个半燃的松明子,拨弄堆放在城楼里杂乱的尸体里一具女尸的头发,思忖着做成假发的收益兴许能在这乱世里面给自己再添上一些活着的希望。带着蔑视和憎恶,家将居高临下,质问老妇背弃人性的缘由,稀落落的几句“不干就得饿死”剥去了家将最后一丝羞耻,他扒下老妇的衣服,踢开老妇扬长而去。

凋敝的京城,成山的死尸,树上的黑鸦,芥川先生诉诸笔端,在这样一个他所塑造的场景里,荒凉呼之欲出,令人寒毛直竖。绝望不仅弥漫在空气里,更在人性中。从“此时,倘若有人问他刚才在门洞里思及的是‘饿死’还是‘当强盗’?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饿死’,他嫉恶如仇的内心也如老妪地火把一样,愈演愈烈”到“急急扒下老妪的衣服...顺着楼梯一溜烟地消失在黑夜之中”,人性的转变赤裸裸的表现在眼前的时候,带来的震撼丝毫是不亚于天灾带给这座城的死气的。从仿若正义的化身到夺人生机的强盗,人性的善良无私面,何其脆弱。所谓廉耻,所谓正义,或所谓礼仪,在生存的原始诉求面前任何多余的解释都不堪一击,苍白的令人发笑。家将为多活一天,舍弃了从前所引以为傲的东西,殊不知罗生门没有尽头,他所能做的只是一步步看着自己踩着骄傲一步步堕入兽欲的深渊。我想,这样居高临下的评论难免有失客观,不免叫人有“事不关己”的埋怨言语,人总是这样的,文明不过是衣食足后的产物,没什么可埋怨的,又或者说在某些程度上,对现在的我们而言这也是一道罗生门?

竹林中

竹林中发生了一起命案。樵夫说尸体旁一片狼藉,除了绳子外便只有一把梳子。僧人说见到武士时有女子同行,配着腰刀背着弓箭。捕快嚷嚷着描述抓到大盗多襄丸的过程。老妪说武士是她小女之夫,两人一同外出。多襄丸称自己污了女人清白,又正当决斗杀死了武士。女人哭诉丈夫在她失了身子以后弃她不顾,本约共赴黄泉却因为自己胆小没能死成。武士借灵媒之口数落女人不尽妇道,自己不堪受辱自杀而亡。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故事以不同人不同角度的口供展开,呈现了一个证人各执一词的事件。读罢又不禁发问,究竟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利益相关者不断编织着谎言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用伪修饰真,不断修剪篡改,塑造一个台面上的自我。人们口中的自己何其高尚?每个人都口述都诉说着,彷若错从未在己,他们颠黑为白,他们给恶披上善的外衣,他们将贪婪美化为无奈。若想管中窥豹,只听一家之言,恐怕真相永远触不可及,但若是把众人的口供放在一起作一横向比较,以每个人给出的真相拼凑出的供纸上写的满是“矛盾”二字。樵夫囊中羞涩,拿走了武士镶了宝石的匕首;女人编造谎言,被迫杀死丈夫,再三强调自己忠贞不渝;多襄丸言语中透露出自己似乎是大丈夫的决斗行为;而武士则为保全名声,即便身死也坚持是死于自杀。真相隐于客观者的陈述,只有将证词中相同部分提炼,再加之以证据与非利益相关内容的辅证明,“真”方才初现端倪。

《竹林中》一文其名声之显甚至盖过原书《罗生门》,同时这也是本书中我认为最能体现文学之于法律,揭示法律本质的内容。毋庸置疑,每个个体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包含有利己主义的,不同的人不过是在不同的利益衡量上有相背的理念,故而有时表象会有所不同。利益的表现形式不同,在价值观下被人所接受的程度也不同。

想到曾看过的《看得见的正义》书中似乎有过陈述,便从书箱里翻了两句古罗马法谚出来:“任何人在自己的案件中都不被视为可靠的证人”;“不能证明的事实等于是不存在的”,法不得要求任何人自证其罪,法律人的思维也向来是只有证据支撑的事实方为事实,只有建立在证据基础上的事实才能被法律所认可。言至此,又不得不将英美法系中以程序正义维护实质正义的法律思想拿上台面来标榜一番,我国就目前司法实践而言被告人往往在无形中处于诉讼中的劣势地位。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五条及其衍生出的“米兰达警告”,保护沉默权,但在我国沉默倒很可能会被戴上“认罪态度不佳”的帽子,大概是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口号下的遗弊,这也都是后话了。

鼻子

禅智内供长了一根耷拉到下颌的鼻子,生活起居诸多不便——但这并非内供烦腻长鼻子的主因——自尊心的受伤方才是根本原因。内供的烦恼由来已久,他翻遍古籍希冀找到一个有过记载的、和他一样的人,无果。他一面消极安慰自己,也一面积极地用尽办法。某日,寻得一偏方,内供按其所述,将鼻子用开水烫过一遍后,吩咐弟子用脚踩出鼻内地脂肪粒,如此往复,鼻子恢复了正常。但这并未给内供带来长久的快乐,他人的目光和更多的嘲笑只让他感到不安与惶恐。待到长鼻子“失而复得”后,内供突然心旷神怡。

内供是矛盾的,他既欣喜于自己挤入正常人的行列,又因为身边人早已习惯那个长鼻苦脸的他,正常之于他反倒变得不正常起来。没有人希冀长着一根垂到下颌的鼻子,但失而复得的内供却反倒心旷神怡,与其说他是喜悦的,倒不如说他以取悦他人来悦己。人是矛盾的,私欲的,利己的。故事揭示出来的是一种人性之恶——旁观者的利己主义,在一个身处不幸的人脱离不幸后,人们想的是让他重蹈覆辙,这是一种病态的欲望,人性可以赋予其伪装,但无可否认的是不论伪装再精致,真实情感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有人会说内供的不安源自于自身的常态被打破,那么什么是常态?所谓常态(或者说常理),其存在的意义就是被不断推翻,唯如此才可重塑新我,抛弃旧我,否则与上世纪墨守陈规死守教条的教徒有何异?美其名曰顺其本性,其本质不过是鸵鸟式的自欺欺人。

山药粥

五品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是短小丑陋,身为正五品的武士,却连下等武者都使唤不得,老好人五品便是受了欺负,也向来是只认吃亏的。如果说他有所活,那就不得不提他的毕生愿望——饱饮山药粥(山药粥于他而言只有府里大摆宴席时才能分到小碗)。不过这次,他遇到了贵人利仁,酒后的利仁给了他一个饱饮山药粥的承诺,不日便带他到了越前国的敦贺城内。虽说是要喝到山药粥了,五品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翌日,利仁履行了他的邀约,五品却不再想喝山药粥了,敦贺的早晨并不暖和,他想起原来那个只有简单愿望的自己。

五品没有名字,他只是众生中的一个卑微小人物,但我想他活的并不悲哀,山药粥是他的快乐之源,支撑着这副羸弱不堪的丑陋皮囊。“人类,有时会为了一个根本不知能否达成的愿望,而付出毕生的精力。”山药粥之于五品的意义,便在于此。当五品披着干净衣裳,寝于宽阔林苑,被告知就能饱饮山药粥了,一切的一切好像突然转变了——“但是,尽管如此,不知何由,我们的五品的心中仍然七上八下,略感不安。首先,时间流逝慢得令人发慌,而同时,天亮则意味着要喝山药粥了,天不要亮的太快。”梦寐以求的山药粥曾几何时又变成了五品心理上的累赘。对五品而言,对这个可怜可爱的小人物而言,山药粥是触而不可及的梦,其形式意义要远高于实质意义,那些求而不得的东西总是令人向往的,但也正是求而不得赋予了这些平凡的事物特殊的价值,化腐朽为神奇。当卑微的小人物心中珍藏的幸福恍然实现后,生活再不是他所熟悉的生活,坚定也化为深邃的迷茫。没来由的想起曾有过一个辩题:“拥有执念是人生之喜还是人生之悲”。“执念是求而不得的梦,只会带来痛苦而非快乐”——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想着的,但现在看来好像拥有执念是喜而不是悲了,我想至少对于那个卑微到尘土里的五品是这样无疑了。

罗生门前,他们袒露、赤裸、贪婪,打着生存的幌子强取豪夺,他们为穿过罗生门而沾沾自喜,殊不知罗生门内罗生门,再无穷尽时。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罗生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