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原著和电视剧的思考

陈深
2018-05-08 看过

原著小说最大的两处特色,一是对长安城极其细致的描写,大唐盛世民俗风情尽收眼底。二是西学中用,以美剧节奏为内核,不设计一个无用的情节,不说一句无用的废话。整本书剧情跌宕起伏,讲的也是孤胆英雄凭一己之力解救百姓的故事。对于当时民事细节也极为考究,不知作者在前期资料研究整理上下了多大的功夫。 但缺点也同样明显,作者对于人物的心理活动描写实在是太鸡肋了,特别是对于女性的心理刻画,不管是檀棋还是闻染,都太过脸谱化。檀棋和张小敬本是化红拂女与李靖的故事,两人的情感怎样生起到最后怎样水到渠成,不是描写的太过含蓄,而是心理刻画少而生硬。

同样,整本书的节奏和美剧如出一辙,不停地反转,设计隐藏BOSS。缺点也和大部分季播美剧一样,为了反转而反转,为了吸引观众而吸引观众。就像[神盾局特工]一样,越看越没劲,刻意设置的吸睛剧情不为整体故事而服务。这就导致重要角色刻画不够,最后整场祸事的策划人贺东前期缺少铺垫,几乎没有任何刻画与描写。作案动机也十分牵强,若说贺知章是为了对太子的忠义而除去障碍还可以理解,那贺东为了孝义而满足贺知章的心愿也太说不过去。谋杀天子与当朝宰相这样的罪名,不正是把父亲置于不孝之地么?而且李泌给贺知章灌毒药酒时,贺东明明是知道的,而前后所作所为思来想去怎样也不太符合大孝子的人设,以及作者最后对“得利”的解释,倒像是作者为了把他设计为幕后凶手而自圆其说。如果作者本意贺东就是一偏执激狂之人,那长安百姓的祸事就竟是因一偏激之人的孝心而起。若真是贺知章因为党争权力而无视平民性命,那张小敬最后的悲凉绝望,萧规的愤怒反抗都更来得“值得”。

实际上,反面角色明明是一个利用一个,但不管是狼卫的曹破延,还是蚍蜉的龙波,人物角色都比大boss贺东要立体丰满得多。隐藏间谍靖安司通传也是同样的问题,前期描写太缺乏,后期反转太生硬。

最后还有一些小bug,比如徐宾在墙上刻下的”四日“,到最后作者也没交代怎么回事。倒是有豆瓣网友指出贺知章晚年号称”四明居士’,但徐宾是怎样推理出来的,作者并未提到。还有关于人设方面,张小敬选择全力相助靖安司是为保长安百姓平安,不少人诟病的是,明明怨恨朝廷的他在百姓平安后却仍力救天子,不惜牺牲战友性命。张小敬救皇上其实情有可原,天子与满朝文武在上元灯节被谋杀,任它高楼起落,受罪的还是百姓。为保朝局平稳,百姓安康,张小敬这么做并不违背人设,只是作者需要解释出这一层来。 关于改编的电视剧,制作方面有两个问题,一是原作最出彩的长安市坊布局描写和望楼体系,一是原作紧张饱满的叙事节奏。

从导演曹盾的{海上牧云记}来看,画面与布景无可挑剔,长安城一百零八坊的繁华与靖安司望楼鼓韵传信,相信拍的出来。上一部{海牧的服化道可以说是创造了国产剧的巅峰。其中的景色,礼仪,妆容,琅琊榜都与之无法比肩。但最大的错误就是作为影视剧,连最基本的讲好一个故事都没有做到。剧情混乱,节奏拖沓,剪辑师丝毫不懂故事处理。而这部长安十二时辰实际上是美剧内核,没有一处无用的描写。这里的无用,指的就是对情节发展毫无推动作用。导演曹盾优点很明显,缺点也很明显,最爱拍没用的情节和墨迹的对白,希望这次导演能找个靠谱的剪辑师,认真控制故事节奏,一集45分钟,60集24小时,务必安排合理。

演员方面,女性角色目前还全未官宣,最值得讨论的就是靖安司丞李泌与独眼死囚张小敬。李泌再原著小说中人设高开低走,最开始本是李泌与张小敬联合破案捉敌(给我的感觉类似唐人街探案,双男主),但后期渐渐变成张小敬一人的独角戏,李泌为推动剧情发展起的作用与姚,徐,檀等配角无太大差异,只有最后一章把李泌与张小敬两人放在一起做结。实际上更像是主角英雄与群角戏。前六个时辰李泌一直坐镇靖安司大殿,张小敬却四处破案身负重伤,这里如果处理不好李泌的戏份,就会让人感觉强行突出李泌少年大智的人设,毕竟电视剧主打双男主,剧本一定要弥补原著小说对张小敬的突出。看过小说发现,李泌对演员演技要求并不很大,难演的是烟火气。这一点上张小敬要更难表现。李泌难在,他本是道士,讲求清静无为。他在天上,但他要为了太子下凡。李泌的内心戏丰富,有斗争有纠结有质疑,台词神情却隐晦含蓄。演员内心戏充分不行,怎样把李泌的心狠手辣通过平淡外表传达出来,就不仅要体验式入戏,还需要表演技巧来让观众感受到你全部的内心活动。演的不好,要么面瘫要么没了道士的自持。

大唐反恐24小时,真的可以说是非常期待了啊|ω・)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长安十二时辰 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安十二时辰 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