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野夫-活着为了见证》

十一季黎
2018-05-08 18:15:28

我读书向来都是全身心地同感投入其中,以求得人间各味的咀嚼理解。有的书悲悯,有的书无哀,全凭三千世界打开了另一种经历的活法与见证,我才在各种贫瘠且无助的岁月里得见了遥远的外面世界,且早早谙懂了点零星的人世之忆。故于我而已,读书,听乐,看电影,都无非是移情与通感,灵魂的摆渡与旁观。而读野夫的书,正如柴静所言,用尽平生的气力,更是有此历经冲击之后的虚脱与无力,仿佛自己也跌进了一个个宿命的漩涡,待到千险归来,竟也是沉默地悲悯。也许是同为武陵男儿,边城少年的出走也如从文先生,野夫哥佬一般,带着不屈的倔强与执着,踽踽行世,怀揣着沿途的悲悯与遥远的梦想。大抵,是相同的血脉,饮下同源的流水,宿命的脉络,便在古老的巫祝中,遗留了前世今生的痕迹。我常常做这样一个梦,从多年前的黄昏醒来,看村舍竹篱,木桥流水,依然是亘古的寂然。大约那些遗老与稚童的对语,是暧昧而恍惚的哀怨愁绪,在金色的向晚日夕中,宏大为漫天的祀音,时光的向度化为有迹可循的触碰之物,清晰可见的是各种缘与命的交结。再一个莫名的叹息,却已跌进生命的源地,寻光而去,又以沧桑暌违了人世纷纭。中宵的酒醒之后,业已恍觉流水逝去,人老成泥,而那些个遥望的

...
显示全文

我读书向来都是全身心地同感投入其中,以求得人间各味的咀嚼理解。有的书悲悯,有的书无哀,全凭三千世界打开了另一种经历的活法与见证,我才在各种贫瘠且无助的岁月里得见了遥远的外面世界,且早早谙懂了点零星的人世之忆。故于我而已,读书,听乐,看电影,都无非是移情与通感,灵魂的摆渡与旁观。而读野夫的书,正如柴静所言,用尽平生的气力,更是有此历经冲击之后的虚脱与无力,仿佛自己也跌进了一个个宿命的漩涡,待到千险归来,竟也是沉默地悲悯。也许是同为武陵男儿,边城少年的出走也如从文先生,野夫哥佬一般,带着不屈的倔强与执着,踽踽行世,怀揣着沿途的悲悯与遥远的梦想。大抵,是相同的血脉,饮下同源的流水,宿命的脉络,便在古老的巫祝中,遗留了前世今生的痕迹。我常常做这样一个梦,从多年前的黄昏醒来,看村舍竹篱,木桥流水,依然是亘古的寂然。大约那些遗老与稚童的对语,是暧昧而恍惚的哀怨愁绪,在金色的向晚日夕中,宏大为漫天的祀音,时光的向度化为有迹可循的触碰之物,清晰可见的是各种缘与命的交结。再一个莫名的叹息,却已跌进生命的源地,寻光而去,又以沧桑暌违了人世纷纭。中宵的酒醒之后,业已恍觉流水逝去,人老成泥,而那些个遥望的黄昏也成为了一次次招魂的仪式,翘首等待着地老天荒。迅翁笔言为了忘却的纪念,真正可怖的是忘记,时光的血杀,往往抹去人生的痕迹,那些真实存在过的人事,是虚无的繁花一梦,还是咬痛身体的齿痕,大概以此留据的,也只能是纸笔的留书。故大凡情感丰富者,多有不得不写的本能或是欲望。写诗为文,是为呼吸,亦是为记史招魂,抵抗遗忘。如果说人生之目的,重在经历二字,那么经历的同时,也就意味着见证,正是野夫所言,诗人所言,芸芸众生所言,活着乃是为了见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活著為了見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