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绪-舞舞舞

狒狒
2018-05-08 17:02:34

最开始的时候我希望你因为我对你好而喜欢我,后来不想要你因为我好而喜欢我,而是懂得我的好而喜欢我。现在,我希望你懂我的好,也懂我的不好之后还能喜欢我。五反田,你喜欢自己吗?你懂得自己的好,所以一直那样自然的伪装地活着。你懂了自己的不好,所以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吗?你杀死的不是喜喜,你掐死了自己的影子,你杀了自己。你忘了,我懂你的好,也懂你的好,我怕失去你,比任何人都怕失去你,我为你的到来而欣喜,我为你的离开而哭泣。五反田,我看到了你的伪装,我也喜欢真实的的你,喜欢看着你醉靠在墙边跟我说你爱的那个她,喜欢看你用和形象不符的粗鲁控诉这世界,喜欢看你演什么都优雅。可是你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你有意无意带上的那张所有人都喜欢的善良与可靠的笑脸。 由吉美,别再离开了好吗?你是我的现实,是我在不停地失去后好不容易找到的存在。我们会有一个很简单的生活,开着那辆笨笨的斯巴鲁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听你想听的歌;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你画着精致的妆容在工作台忙碌,虽然更喜欢你素颜的样子;我会偶尔给你工作的地方打个电话,远远看你紧张的样子偷偷地笑;我会看着你大发脾气,看着你质问我的种种罪名,然后用根本不好笑的笑话哄你开心。你就是现实。 喜喜,咪咪,雪,笛克,你们知道的,我有多喜欢你们,还有那个你,你们都知道的吧,或许也不知道,因为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们我有多喜欢你们。几具白骨了?哦,五具了。我多怕剩下的那个是雪,我哭着请求别把由美吉带走,有人可曾听到吗?剩下的那具白骨是羊男的吗?他去哪了?他走了,谁为我连接这些失去的和未失去的。也是,我已经跟上了节奏,舞步也没错了。 一个人于另外一个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喜欢,后来我觉得是有用,现在我觉得是陪伴,区别于单纯的在身边,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撑,是我知道不管我做了什么,我去了哪,你会一直都在的安心。越长大越习惯了你来了你走了,面无表情连一句再见都觉得多余;越长大越不习惯你来了你走了,毕竟你来的时候小心翼翼慢慢向你靠近,放下心拥抱你,再挥手送你离开又该是多沉重的心情。随随便便,从来都不只是随随便便。你越来越近,你近一分,我便欢喜一分;你越来越远,我听到你离开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那声音越来越远,于是,你远一分,我便心伤一寸。那声音就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根本不是从我的身边离开的。 随便从来都不随便,无所谓从来都是有所谓。多难懂,多艰涩,拒绝长大从来都不比长大失去的少。你走了,你来了;你来了,你走了。来的不再是你,走了的你不再回来。只要一直往前走,周围的东西都会渐渐消失,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你走了,是我以为你不会走了,所以一开始就错了,继而错的彻彻底底的。所以,长不大的到底是雨还是雪?对于雨雪来说,感情这种东西是有用的吗?“要你何用啊?”问题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问题错了,论证还有何用?所以, 想告诉你:“看,太阳升起来了,早晨来临了。” 想告诉你:“你在,就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舞!舞!舞!的更多书评

推荐舞!舞!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