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

苏听风
2018-05-08 15:38:12

你能想象到无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通讯录里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在划手机中度过一天又一天?好像都不是,起码你的周围还是人来人往。你可以随时点一个外卖、即刻冲进繁华的大街。

有一个遥远的地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样。

那个地方位于阿勒泰戈壁草原的乌伦古河南岸,从远方搬过来了一家人。成员如下:一对夫妻、一个女儿、一个老奶奶、两只狗、一只兔子、一群鸡鸭,外加零零散散的锅碗瓢盆。没有什么所谓的房子,就是在地下挖个窝,随便盖个顶,就住进去了。

“在戈壁滩上,走一个小时也没遇到一个人。如同走了千百万年也没遇到一个人。眼前的土地中上也没有脚印。四面八方空荡荡。站在大地上,仿佛千万年后独自重返地球。”

这是我无法想像的“无聊生活。”

...
显示全文

你能想象到无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通讯录里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在划手机中度过一天又一天?好像都不是,起码你的周围还是人来人往。你可以随时点一个外卖、即刻冲进繁华的大街。

有一个遥远的地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样。

那个地方位于阿勒泰戈壁草原的乌伦古河南岸,从远方搬过来了一家人。成员如下:一对夫妻、一个女儿、一个老奶奶、两只狗、一只兔子、一群鸡鸭,外加零零散散的锅碗瓢盆。没有什么所谓的房子,就是在地下挖个窝,随便盖个顶,就住进去了。

“在戈壁滩上,走一个小时也没遇到一个人。如同走了千百万年也没遇到一个人。眼前的土地中上也没有脚印。四面八方空荡荡。站在大地上,仿佛千万年后独自重返地球。”

这是我无法想像的“无聊生活。”

这一家来这么无聊的地方干什么呢?种向日葵,足足租了一百亩的田地。家中的女儿把在这里种向日葵的生活写了下来,女儿的名字叫李娟。起初,这一篇篇的日常劳作是发在一个报纸上的专栏,在2017年结集成了一本书,名叫《遥远的向日葵地》。

除了极至的无聊和孤独外,在这片空洞的土地上还会遭遇什么呢?

住在地窝子里,到处都是土,如果遇上刮风,头发眉毛都白了。如果正在吃稀饭,上一口还是白的,下一口,饭上就糊了黑黑厚厚的一层土。 要用水,得到几公里外的水渠去打一点。换的衣服都攒着,等到水渠通水的大日子。 在空荡荡土地上种了四遍向日葵种子,才勉强地发了芽。 有一个很笨重的手机,也不最常用,怕没电(没有电源充电)。在一次割草中,还遗失在荒野。

这些情况,已经不是无聊可以形容了。可以说是一种绝望。

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地这样想,李娟可不这样认为。

风风火火的日子正在这里展开。

每天清晨,鲜艳的朝阳从地平线拱起,公鸡跳到鸡笼顶上庄严打鸣,通宵迷路的兔子便循着鸡鸣声从荒野深处住家赶。很快,鸭子们心有所感,也跟着在呼小叫嘎嘎不上止。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小美景,每当我去那里,就像拆开礼物一样,心中激动难抑。这单调荒野中的小小意外,在我心中触发的惊异与喜悦不亚于国家5A级景区。 蜜蜂来了,花盘瞬间达到金色的巅峰状态。金色王国城门大开,鼓乐高奏。金色的高音一路升调,磅礴直指音域最顶端。

怎么样,看到了这些,即便大地空旷,“无聊”也无处安身了吧?绝望更是没有的事。

只想赞美,赞美那一处扎扎实实的生活,也赞美把那一片遥远的世界场景写下来的李娟。

能生活在这么荒凉、孤独的地方,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件不可能的事了。可是,还能在这样的生活中金色的光芒,真的太难得。在这些贫苦、寂寞之中,忍受着孤独、琐碎。和向日葵苗子一起一次次地扎根于土地之中,除草、浇水、收割。从春到秋,一写就是三年时光。

这不是诗与远方的写照,而是李娟日日面对的现实生活。她不是为了逃离而去到的远方,她本来就处于远方之中。带着旺盛的生命力和踏实的心,在她所到之处,播种开花。书写就是她飞跃千山万水的翅膀。

梭罗曾在《瓦尔登湖》里写到:“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

在这本《遥远的向日葵地》里,我们相信李娟就这样一个安心的、抱着振奋乐观思想的人。同时,我也明白,这样的品质,并非天性所有。它是一种后天的选择和态度。

李娟在书的最后说,它远不止开花时节灿烂壮美的面目,更多的时候还有等待、忍受与离别。

无论是在远方还是当下,我们每个人的都生活都是如此。开花时的荣耀灿烂只是一时,更多的是面对每天的庸常、无聊、失落。真正的勇气和乐观是在这其中升腾起来的。

归根结底,我们要赞美李娟的文字之美。但不要逃避自己的“荒漠现状”,而是要尽力地去开垦一片自己的向日葵地。

扎扎实实地扑到你的土地之上,把一切无聊之物,都改造的温润丰盈。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