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娱乐至死》一至六章摘要

波拉鸟
2018-05-08 15:19:38

前言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隶,赫胥黎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人们会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后者所预言的是一种文化崩坏。

第一篇

第一章 媒介即隐喻

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文化象征。作者把目光聚焦到拉斯维加斯,它的标志:高大的老虎机图片和舞女,代表着其娱乐性,在这里,公共话语逐渐娱乐化。波兹曼接下来举例:注重镜头形象的政治人物、电视传教士等,证明美国公共话语的解体和向娱乐艺术的转型。

波兹曼对这些现象的解构重点在关注人类会话的形式上,此时需要假定会话的形式对于要表达的思想有着重大的影响。“会话”不仅指语言,同时也指一切使某个文化中的人民得以交流信息的技巧和技术。在此意义上整个文化就是一次会话,是以不同象征方式展开的多次会话的组合。其中波兹曼提醒读者注意,公共话语的方式是怎样规范乃至决定话语内容的。

波兹曼认为,从印刷术时代走向电视时代,这种转变从根本上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公共话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从上述会话逻辑可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构成公共事务领域都要改变内容以适应

...
显示全文

前言

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隶,赫胥黎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人们会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后者所预言的是一种文化崩坏。

第一篇

第一章 媒介即隐喻

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文化象征。作者把目光聚焦到拉斯维加斯,它的标志:高大的老虎机图片和舞女,代表着其娱乐性,在这里,公共话语逐渐娱乐化。波兹曼接下来举例:注重镜头形象的政治人物、电视传教士等,证明美国公共话语的解体和向娱乐艺术的转型。

波兹曼对这些现象的解构重点在关注人类会话的形式上,此时需要假定会话的形式对于要表达的思想有着重大的影响。“会话”不仅指语言,同时也指一切使某个文化中的人民得以交流信息的技巧和技术。在此意义上整个文化就是一次会话,是以不同象征方式展开的多次会话的组合。其中波兹曼提醒读者注意,公共话语的方式是怎样规范乃至决定话语内容的。

波兹曼认为,从印刷术时代走向电视时代,这种转变从根本上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公共话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从上述会话逻辑可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构成公共事务领域都要改变内容以适应电视时代的表达方式。某个文化中交流的媒介对于这个文化精神中心和物质重心的形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波兹曼举了语言为例,语言的结构差异会导致“世界观”的不同。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话语符号,此为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但是波兹曼认为,信息是关于世界的明确具体的说明,为了避免概念混淆,媒介更像是一种隐喻,用一种隐蔽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

现实中,媒介-隐喻的关系更复杂,理解它们的功能需要考虑信息的象征方式、来源、数量、传播速度以及信息所处的语境。需要这样理解隐喻:人类创造的工具都蕴含着超越自身的意义。(眼镜暗示人类可以不把天赋或缺陷视为最终的命运。)语言即媒介,媒介即隐喻,隐喻创造了人类文化的内容。

第二章 媒介即认识论

本章波兹曼在解释一个前提:他的关注焦点是放在认识论上,而不是在美学或文学批评上。因而避免观点被误认为是对电视司空见惯的抱怨。波兹曼自我澄清,他并非贬低电视,衡量文化应该看其中自认为重要的东西而不是琐碎小事。电视如果给自己强加高尚的使命才是危险的。

真理的定义至少有一部分来自传递信息的媒体的性质。波兹曼想探讨媒体在我们的认识论中充当了什么角色。“真理”是一种文化偏见,真理必须以某种形式表达。但是决定用某种方式来揭示真理是武断的。

波兹曼从来不认为,媒介的变化带来了人们思想结构或认知能力的变化。在他眼中,一种重要的新媒介会改变话语的结构。比如通过重新定义或创造一种讲述事实的形式,使某个词语有新的内容。他提出的认识论的变化还没有包括任何人和事。以电视为中心的认识论污染了大众交流和相关活动,而不是说污染了一切。比如它可以带来安慰、彰显情感力量。新工具诞生会达到平衡。

在波兹曼眼里,印刷术利大于弊,现代人对智力的理解大多来自于印刷文字,随着印刷术退至文化的边缘以及电视占据了文化的中心,公众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出现了危险的退步。

第三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美国

波兹曼诉诸历史,美国建国后的宗教情感、政治思想和社会生活都根植于印刷品这个媒介。典型如《圣经》在美国建国初期的传播。印刷术在美国历史发展的各个时期起着极其重要的影响。美国拥有高度而广泛的文化普及率。

演讲厅里程式化的演讲为铅字传统提供了持续巩固的手段。从一开始到到19世纪,美国比任何一个社会都痴迷于铅字以及建立在铅字基础上的演讲术。铅字在公众话语的各种舞台中产生的影响是持久而强大的,这种影响是基于垄断地位,这种形式日益成为所有话语的模式、象征和衡量标准。印刷文字,特别是说明文的线性结构的影响,四处都可以感受到。(公共讨论的口语、布道者的庄重语气)

第四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以林肯和道格拉斯的总统选举辩论为例,说明铅字时代下印刷术控制话语性质的力量,演讲者和听众都习惯充满书卷气的演讲,即使是即兴辩论,两人使用的句子结构、长度和修辞手法也不脱离书面语的形式。

印刷文字,或建立在印刷文字之上的口头语言,具有某些内容:一种有语义的、可释义的、有逻辑命题的内容。要传达意义,内容必须严肃。而阅读过程又能促进理性思维。印刷术统治下的文化,公众话语往往是事实和观点明确而有序的组合,大众通常都有能力进行这样的话语活动。在此阶段,智力象征着客观和理性的思维,严肃、有序、具有逻辑性的公众话语得到鼓励。

波兹曼进一步比较了在以印刷品为基础的文化和以电视为基础的文化中,法律系统内的话语特征的区别是十分明显的。前者为基础的文化中,律师相信理性,擅长论证。广告业也经历了这样的演变,印刷术时代发表的文字可以形成语境让人质问真假,后来图片和无主题语言介入广告后,理性思维被心理学和美学取代。

波兹曼把印刷机统治美国人思想的时代称作“阐释年代”,阐释是一种思想的模式,所有成熟化拥有的特征,都被偏爱阐释的印刷术发扬光大。阐释年代逝去后,娱乐业时代出现。

第五章 躲猫猫的世界

新旧两种观念的融合为20世纪的美国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公众话语理念,为娱乐业时代奠定了基础。新的观念是指交通和通讯可以彼此分离,空间不再是限制信息传播的、不可避免的障碍。

电报摧毁了关于信息的原有定义,并赋予公众话语一种崭新的定义。电报使脱离语境的信息合法化,信息的价值不取决于其在社会和政治对策和行动所起的作用,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新奇有趣。电报把信息垄断成商一种可以置用处或意义于不顾的商品。小报的合作让电报将信息转换为商品的潜力得以发挥。失去语境的信息环境如柯勒律治所说“到处是水却没有一滴可以喝”。报纸的财富取决于新闻的来源地的遥远程度和获取的速度。这些新闻最多只是提供谈资,不能引导我们采取有益的行动。电报通过生产大量无关的信息,完全改变了我们所称信息-行动比。(心里有很多想法,但是意见被淹没,除了把想法提供给记者制造更多的新闻以外无能为力。)

波兹曼认为,电报对于公共话语的贡献是使它变得无聊且无能、散乱无序。电报只适合传播转瞬即逝的信息,这和书相反。

第二篇

这部分“是要让电视认识论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我要用具体的实例来证明,电视的思维方式和印刷术的思维方式是格格不人的;电视对话会助长语无伦次和无聊琐碎;"严肃的电视"这种表达方式是自相矛盾的;电视只有一种不变的声音--娱乐的声音。除此之外,我还想证明,为了加入伟大的电视对话,美国文化机构正竞相学习电视的术语。换句话说,电视正把我们的文化转变成娱乐业的广阔舞台。很有可能,到最后,我们会接受它并且喜欢它。”

第六章 娱乐业时代

波兹曼反对麦克卢汉所说的“后视镜思维”(认为一种新媒介只是旧媒介的延伸和扩展。)电视无法延伸或扩展文字文化,相反,电视只能攻击文字文化。电视只能说是电报和摄影术的延续,而不是印刷术的。

技术和媒介的关系:一种技术只是一台机器,媒介是这台机器创造的社会和文化环境。当然,技术有自己的内在偏向而并非完全中立。每种技术都有自己的议程,都是等待被揭示的一种隐喻。例如,印刷术有明确的倾向,要被用作语言媒介。

要说的不是电视的娱乐性,而是电视吧娱乐本身变成了表现一切经历的形式,问题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展现出来。即:娱乐是世界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不管内容和视角,电视上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提供娱乐。也许有时候即使主题是严肃的,意义也是无法被理解的。

电视并非绝对不能用来表现清晰的语言和思考过程。但是电视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舍弃思想,来迎合人们对视觉快感的需求,来适应娱乐业的发展。电视包含了所有的话语形式,甚至统治着一切。我们的文化已经开始采用一种新的方式处理事务,尤其是重要事务。随着娱乐业和非娱乐业的分界线变得越来越难划分,文化话语的性质也改变了。大家不再关心如何担起各自领域内的职责,而是把更多注意力转向了如何让自己变得更上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