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怀素禅师《自叙帖》又查至升庵先生

龙游曲沼
2018-05-08 14:31:23

序:近日大爱霍尊老师。2018年4月3日夜,听《不送帖》并查歌中典故,看歌中怀素禅师《自叙帖》,初识草书魅力,再从怀素查至杨慎。二人生平,一出世,一入世,我有感而作此文,为记性不佳的自己科普一遍。

羡之,清明生于巫山,常迁家,六载后家新津。少时喜诗词,粗读略过,且不识笔翰书法,不知好文应配好字。今夜听仙尊《不送帖》,有词叹唱“绿天庵”,暗觉惊艳。再细品,歌中所叙的是书法狂草之人怀素。再入意境中,其歌其词,栩栩入目,血肉兼备,声情并茂。一处山水,万株芭蕉。雨霖铃,打芭蕉,窗下之人,执笔静坐。回忆前尘旧话,却不可追回。内心曾疯长的痴狂,一笔一划,千万字后,慢慢放下,沉淀。

兴趣被勾起,我继续查读禅师的生平和他的代表作《自叙帖》。开篇读至“幼而事佛,经禅之暇,颇好笔翰。然未能远覩前人之奇迹”,竟然泪不自禁。寥寥数字,平淡诉说年少背景,而一个字,突然贯出,写尽痴醉。

怀素幼时自出家入禅,不爱修禅而醉心书法,恨不得观瞻“前人之奇迹”。因家贫无钱买绢帛(纸是宋代发明),他在自己修行处种芭蕉万株

...
显示全文

序:近日大爱霍尊老师。2018年4月3日夜,听《不送帖》并查歌中典故,看歌中怀素禅师《自叙帖》,初识草书魅力,再从怀素查至杨慎。二人生平,一出世,一入世,我有感而作此文,为记性不佳的自己科普一遍。

羡之,清明生于巫山,常迁家,六载后家新津。少时喜诗词,粗读略过,且不识笔翰书法,不知好文应配好字。今夜听仙尊《不送帖》,有词叹唱“绿天庵”,暗觉惊艳。再细品,歌中所叙的是书法狂草之人怀素。再入意境中,其歌其词,栩栩入目,血肉兼备,声情并茂。一处山水,万株芭蕉。雨霖铃,打芭蕉,窗下之人,执笔静坐。回忆前尘旧话,却不可追回。内心曾疯长的痴狂,一笔一划,千万字后,慢慢放下,沉淀。

兴趣被勾起,我继续查读禅师的生平和他的代表作《自叙帖》。开篇读至“幼而事佛,经禅之暇,颇好笔翰。然未能远覩前人之奇迹”,竟然泪不自禁。寥寥数字,平淡诉说年少背景,而一个字,突然贯出,写尽痴醉。

怀素幼时自出家入禅,不爱修禅而醉心书法,恨不得观瞻“前人之奇迹”。因家贫无钱买绢帛(纸是宋代发明),他在自己修行处种芭蕉万株,以芭蕉叶为载体,苦练书法。芭蕉沃叶迎天,禅师怡然得趣,题苦修居处为“绿天庵”。所练废的笔、盘,弃后堆成了小山,埋葬在青山下,称“笔冢”。也有资料说“墨池”典故亦和禅师有关。

弱冠之时,禅师向李白求诗。普遍认为,他初期的作品如《秋兴八首》,形貌初备,但远未入晋人草书门槛,心中仍旧有彷徨之处。而诗仙为其作《草书行歌》,我想,定是欣赏他雏凤声清,又才情兼具。两人自带的狂属性让彼此青眼相加。

而后禅师“西游上国”,早年所恨之事始得补偿,观“遗篇绝简”,师当代名笔。颜真卿传怀素“十二笔意”;草圣张旭弟子邬彤为怀素讲解各名篇精妙、诸大家特色,赠他一个“悟”字。

长安前后约五年,怀素禅师将年少苦修和所受指点融汇贯通。此时的禅师已是长安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出入王公马,醉卧王公家,长安粉壁十里,家家屏尽素绢,盼他笔墨来泼洒。以火树银花不夜天为景,画如流文士,配游妓乐人,搭歌诗怒放,再点上他那“百杯始落笔,千字顷刻成”的狂醉书姿,大唐盛世,可见一斑。

唐大历十一年,在这盛世中,《自叙帖》出,为禅师“狂”之代表作。观此帖,字形如游龙走虺,激电怒雷,形势犹狂风卷草,锐不可当。“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虽变化万千,却机格兼备,严谨少误。我以为,禅师书此帖时,心手相师,心醉而人不醉,人狂而心自然。故能以淡然口吻自叙述平生,更强记各家对自己书法的评论,将各公卿身份和诗句一一排布落笔,神作无误。

晚年,禅师回零陵,有《小草千字文》。此时所书,苍劲纵横,契合化工。风格迥异,不再外狂,而持内劲。

由醉狂,到放下,至真如。

禅师此生性情疏放,醉狂继颠。禅师走极苦修的出世之路,从绚烂之极而复归平淡,退而抱一,可是终于得了“悟”字?

禅师晚年居于成都宝圆寺,我以为与新都宝光寺有所联系,于是再查。若有联系可趁清明假期前往观瞻,或许有禅师所留笔墨。

宝光寺乃四川名寺,可惜与宝圆无所联系,也查不到宝圆相关信息,却意外看到杨升庵先生的词条。

杨升庵,即杨慎,字升庵,明朝三大才子之一。宝光寺山门有升庵先生塑像,新都另一重要景点为桂湖升庵祠。我非常惭愧,新都求学四年,却不知杨升庵先生。

升庵先生状元出身,当时已名震文坛,然而一生坎坷,令人唏嘘。

明武宗之时,先生就是朝堂上的一股清流,直谏指责君王不治朝政。而后明宗之堂弟世宗继位,这却仍是一位装睡的昏君。嘉靖三年,先生因反对君王追封先父为帝一事触逆龙鳞。先生坚持维护“礼法”,先后协学士上疏,领大臣伏宫大哭死谏,史称“大礼议”。对于刚愎自用的君王,这样“叛逆”的臣子只是在折损自己的天威。常说,朝中老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偏偏先生正直得发了痴,痴得眼中只剩国、法、礼,不见君。

儒家之士的痴,装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理想。

“帝益怒,悉下诏狱,廷杖之”,又谪戍于云南永昌卫。七十岁时,先生依照律例落叶归根。前脚至四川,后脚就被馋臣弹劾,再次流放至滇,客死异乡。

慎公有文章百余,诗两千余,后世所录却寥寥无几。

慎公通音律善琵琶,大家熟知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便是来自先生的《廿一史弹词》其中一首。《廿一史弹词》一出便风靡南北,却终为时间遗忘。

慎公一生文字音韵之学,被《康熙字典》收录引用无数,却无一处标注来处,没有得到文人应得的敬重。

纠其种种原因所在,是慎公在时终身为暴君不宥,致研究成果不能广泛传播,而其政治犯身份也为后世学界厌弃。

七十余生已白头,明明律例许归休。归休已作巴江叟,重到翻为滇海囚。迁谪本非明主意,网罗巧中细人谋。故园先陇痴儿女,泉下伤心也泪流。

——《病中感怀》杨慎

纵使泰斗之才,也只泉下泪流。慎公曾考“锒铛”一词,锒铛,大锁也。而今有以“锒”为银者,是误。慎公在金装玉裹的入世大途上,可笑自己一条考据也会一语成谶?

新都今夕,想必是芙蓉接菡萏,菡萏流桂芳。桂湖升庵祠已经是桂湖公园,宝光寺已经是宝光祈福地,游人来来往往,共赏芬芳。出世和入世都已经是过去式,再没有那般狂,那般痴。

百代繁华一朝都,谁非过客?

千古明月吹角寒,花是主人。 ——霹雳布袋戏·绮罗生诗号

谁是主人,花是主人。

万般痴狂,自在自心。

山水花荫浅绛处,可许我这个过客放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唐怀素自叙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