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1 犯罪心理1 9.1分

一些喜欢的句子摘抄

芝士 is power
2018-05-08 14:30:27

“有些犯罪,是来源于恶意,有些犯罪,却来源于懦弱,而有些犯罪,则来源于无法自控,对我来说,他们更像是罹患精神疾病的孩子,他们首先是自卑而内向的个体,因为这种特性,他们被犯罪分子挑选、被他们曾经所信任和喜爱的人骗人那个可怕的地狱。你觉得,当他们进入那个群体后,首先遭受的是什么,是爱的欢迎吗,不,他们首先遭受的是虐待,对肉体的凌虐对精神信念的摧毁。”   “你是想说,罪犯也是受害者?”刑从连的语调有些冷。   “你是不是觉得,无论遭受怎样的苦难他们也该坚守本心,不被犯罪分子左右?但很可惜啊,他们只是普通学生,他们抵抗不了人类的天性,人都有规避痛苦的天性,如果痛苦不可避免的时候,我们就会选择纠正认知,来适应痛苦。就好像一个男人监禁一个女人,他拼命虐待那个女人,一旦女人承受不住虐待,就会开始纠正自己的认知,将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视作爱,并爱上那个男人,心理学上,将这个过程称为‘习得性无助’。”   林辰一如既往淡淡的,可刑从连却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不可遏制的凛冽意味。   “他们会逐渐爱上那个群体,接受群体所灌输给他们的观念,一旦他们真正融入群体,便会出现去个性化的现象,个体对群体的认同淹没了他

...
显示全文

“有些犯罪,是来源于恶意,有些犯罪,却来源于懦弱,而有些犯罪,则来源于无法自控,对我来说,他们更像是罹患精神疾病的孩子,他们首先是自卑而内向的个体,因为这种特性,他们被犯罪分子挑选、被他们曾经所信任和喜爱的人骗人那个可怕的地狱。你觉得,当他们进入那个群体后,首先遭受的是什么,是爱的欢迎吗,不,他们首先遭受的是虐待,对肉体的凌虐对精神信念的摧毁。”   “你是想说,罪犯也是受害者?”刑从连的语调有些冷。   “你是不是觉得,无论遭受怎样的苦难他们也该坚守本心,不被犯罪分子左右?但很可惜啊,他们只是普通学生,他们抵抗不了人类的天性,人都有规避痛苦的天性,如果痛苦不可避免的时候,我们就会选择纠正认知,来适应痛苦。就好像一个男人监禁一个女人,他拼命虐待那个女人,一旦女人承受不住虐待,就会开始纠正自己的认知,将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视作爱,并爱上那个男人,心理学上,将这个过程称为‘习得性无助’。”   林辰一如既往淡淡的,可刑从连却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不可遏制的凛冽意味。   “他们会逐渐爱上那个群体,接受群体所灌输给他们的观念,一旦他们真正融入群体,便会出现去个性化的现象,个体对群体的认同淹没了他们的人性,他们开始失去自我……”   “失去自我即失去人性,他们只接受群体的指令,因为从根本上说,他们已经不是他们了,那些罪恶的念头,只是那个群体的意志,而不是他们的意志。”   听道这里,刑从连明白了,林辰从头到尾,都在告诉他,那些孩子,终究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   在失去人性之前,他们只是一些被挑选的被害者,而在成为被害者之前,他们只是对生活充满美好幻想却又不太得志的普通学生而已,而在普通学生这个身份更前一些的身份是人。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那么,拯救其他学生的生命和拯救他们的人生,都一样重要。

“对于任何一个极端群体来说,他们都是听不进外人说的任何话的,那么,想要让他们听你说话,只有让他们对你产生崇拜,如同动物臣服于首领,群体则臣服于他们的领袖,古今中外,不外如是……”   “但你不是和我解释过,林辰捏造出的这个‘三坟’组织,明明是用来拉仇恨的突然间就变成崇拜了?”   刑从连很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这些学生不仅属于他们那个神秘的集体,他们同样属于普通学生群体,学生群体开始讨论那个神秘的精英学生组织并将三坟一步步推上神探的时候,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楼下那些疯狂的孩子这些孩子们……当然,那种影响只是潜意识的,所以那些崇拜也是潜意识的。他们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虽然他们憎恶敢于挑衅和践踏他们的‘三坟’,但他们憎恶的根源本就是因为‘三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那些他们所憎恶的同学的代表。”   刑从连说话间,江潮已经点起了烟。   “然后呢?”   江潮问。   “然后,按林辰的说话是,群体容易被最鲜明的极端形象打动,所以啊,他让他们看到了经过艺术化处理的‘三坟’仪式,更忽悠一点的说法是,人类总是莫名其妙地被一些看似超自然的现象所震撼,大概,那和跳大神也没什么区别?”

刑从连叼着烟,话语有些含糊不清,但林辰很清楚听见他在问他:“疼吗?”   大概,在这世界上所有令人无法抗拒的情话话里,一定有这么一句简单的问讯。   “疼吗”、“疼不疼”、“难受吗”、“好点吗”,诸如此类的话语总是令人难以抗拒,无论现实多么痛苦难忍,但只要有人这么问你,再痛苦的事情都会变得柔软起来。   林辰想,当然疼啊。   他甚至觉得,光是这么想着,空气里那些刑从连惯常抽的薄荷烟草味道都变得温柔起来,他于是再次想起他对苏凤子所做的形容,刑从连这个人啊,真是很甜。   很自然的是,你喜欢的人这样问你,你当然会开始想遐想。   像是原本紧密隔离的部分突然破开一个缺口,一些水流顺着被凿开的缺口泄露出来,缓缓流淌至另一部分。   林辰头一回体会到奇怪的思维斗争,他脑海中理智的部分在说,其实刑从连只是在担心你刚才被推挤二度受伤,这是很正常的同事间的关心,如果遇事的是王朝,大概刑从连也一定会边抽头皮边把人按在椅子上检查;但他脑海里另一部分非理智的受情感操控的部分又在说,想什么呢,哪有同事间的关心回会是这样,他说不定也喜欢你啊……   ——他说不定也喜欢你。   如果这个世界上要评选什么让人瞬间幸福感剧增的魔力语句,这句话和“你买我付钱”一定能入选其中。   林辰觉得很好笑,他居然也会有这么不理智的一天啊。   可是看着刑从连严肃的面容和关切问询的目光,他又意识到,如果他现在不理智一秒钟,那么他可能一整天都会因为这样的不理智而高兴。   “疼啊。”   所以他这么回答。   “疼就对了。”

在在人格障碍的分类中,反社会、自恋、表演、边缘性人格障碍,这四者是密切相关的,有研究指出,有三分之二的表演型人格障碍同样符合反社会人格障碍的诊断标准,甚至有理论指出,表演型人格障碍和反社会人格障碍可能是同样内在原因在不同性别的人身上的不同表现,也就是说,在女性身上更多表现为表演型人格,而在男性身上,更倾向于表现出反社会的行为模式。

他很清楚,自己正处于创伤后的应激反应期,其实伤害这个东西,对每个人是公平的,无论你阅读过多少书籍、掌握了多少心理治疗技术、会说多么伟大的道理,当伤害来临的时候,该觉得痛苦的时候,那些痛苦一丝也不会渐少。

林辰的目光中充满迷茫和痛苦,他张大嘴想要吼叫,却只有一些轻微的呜咽声传出。   而刑从连却只能按住林辰四肢,防止他抓挠自己的皮肤,林辰真的已经瘦了太多,皮肤之下仿佛就是骨架。   然而伴随时间缓缓向前推进,林辰的反应越来越严重,他睁大眼睛,窒息感和过敏引起的皮肤反应让他恨不得挠碎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刑从连将人死死按在床上,紧他盯着林辰漆黑的眼眸,从中看到自己阴冷的面容。   “爱我吗?”他凑在林辰耳边,一字一句问道。   “我爱你。”林辰极其艰难地转过头,嘴唇翕动,却非常执地想要用尽全身力气回答这个问题,仿佛这是什么重要到极点的事情。   “那就撑下去。”   在那瞬间,林辰黑而宁静的眼眸中溢出一些泪水,仿佛在指责他的残忍,又更像是无奈的包容,刑从连也是现在才知道,真有温柔而深情的目光能像利刃一样刺进人的心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因为疼痛和过敏反应,林辰的身体颤抖的厉害,但渐渐的,林辰甚至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然后不再颤抖,刑从连眼睁睁看着林辰的眼眸将要轻轻合上,仿佛下一秒那丝微弱的生命就真的要从他手中流逝。   “想听我说爱你吗?”刑从连凑近林辰耳廓,再次大声将人唤醒。   林辰微微睁开眼,嘴角有一些笑容,然后缓缓眨了眨眼。   刑从连心中酸涩到了极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深情厚爱无以回报,可他现在唯一能回报林辰的只有拙劣到极点的手段。   “撑下去,死了就永远听不到了。”   他抵住林辰的鼻尖,面无表情说道。

不断出现的系列事件会造成舆论多米诺骨牌式的‘叠加效应’;无所不在的自媒体和草根意见领袖又会代替政府成为发声者,他们的评价令恐慌情绪产生‘弥漫效应’;而舆情扩散过程中,网民们充当侦探,将道听途说的信息不断剖析汇总,又会造成更大的‘膨胀效应’;最后,政府成为所有压力的中心,往往会做出一些错误举动,最终点燃每个人心中的火药桶……怀疑、不信任、仇恨,人性中最阴暗而不信任的情绪会被再度唤起,那个时候,他只要对这些人施以援手,说不定还会被当做情深意重的恩人,总之有点像斯德哥尔摩,大概是这么一个模式,我说得对吗?

把人分成好的和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是迷人,或者乏味。——奥斯卡·王尔德

科学家曾计算过。   成人脑组织中有超过一千亿神经元,每个神经元与其他神经元的交接点约有一千至一万处,因而大脑各种活动组合总量,超越宇宙中基本粒子数量。   人类每一次思考时,都有浩如星海的神经节点被激活,如果你能够想象,那是星云般美妙的神经云图,在一呼一吸间,被轻轻点亮。   没有人知道,人类最后会驶向何方。   但大脑这一神奇的器官,让我们能够从茹毛饮血到开始探索宇宙,并最终试图探索人类心灵的奥秘。   而我们终其一生,都希望能成为更好的人。   求真、向善、憧憬美好,同人类与生俱来的动物性抗争到底,这,就是人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犯罪心理1的更多书评

推荐犯罪心理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