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妄人李劼的《唐诗宋词解》

明月秋风
2018-05-08 看过

2018读书清单之24 读李劼《唐诗宋词解》

第24本

2018.05.07

李劼《唐诗宋词解》,副标题“诗为心声,词乃情物”,2018年度第24本读物。上海三联书店2018年1月精装版, 12.8万字,346页。

以前不知道作者是何许人?百度后发现居然还有其新浪博客,百度介绍如下:男,本名陆伟民,上海市人,1955年出生,文化思想史学者,作家,文学批评家。现旅居美国。2014年7月1日,凤凰网文化频道刊登独家文章《北京文人集体遭批判 李陀北岛被指"皇权意识重"》,报道北京文人集体遭李劼批判事件

李劼不但写了N多的学术评论,还写了许多的历史小说。我应算得博览群书,居然不知。

关于古典诗歌、特别是唐诗宋词,一般有三种读法。

一是仰视读法:赏析,选住等,绝大部分属于此类包括周汝昌老先生;

二是平视读法:似乎只有叶嘉莹、王国维、顾随算得。面对面的平等的的解读。

三是俯视读法:目前见过的只有李劼。李劼《唐诗宋词解》这本书即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侃读唐宋诗词诸作者的。

如果只用一种方法读古典诗词,往往如盲人摸象,无法看到全貌;比较而言,叶嘉莹教授的平视读法视角最宽广;仰视读法见优点多;李劼先生的俯视读法见缺点多。

从本书的解读唐诗宋词看,俯视读法折射了李劼自大狂的性格特点;不仅仅对诸多的大诗人不屑一辩,对近代的国学大师王国维、陈寅恪、钱钟书,全是一幅高手训导土老帽的嘴脸;十足的妄人一个。

如果不经过第一种仰视、第二种平视读法,即贸然看李劼先生俯视读法的书,则毒害颇深;如果看过了赏析、叶嘉莹的解读,再读李劼先生,则多提供一个视角,对诗歌的理解更有益处。考虑本书别出一格,给4星,但不建议初读诗歌者阅读。

唐诗部分:

唐诗排序:初唐王勃、刘希夷双峰并峙;张若虚遗世独立;盛唐是李白;中唐李贺;晚唐温庭筠、李商隐。最后,扭扭捏捏的说,也许杜甫也算一个。

呵呵,杜甫他老人家混得在唐代都需要商量是不是顶峰了。而历朝历代,对李贺、温庭筠甚至杜甫的评价往往大相径庭,而对李商隐均情有独钟。不喜欢杜甫,说明60多岁的李劼心态尚年轻,年轻人没有几个喜欢杜甫的,因为根本不懂得老杜的。

由是,韩愈是第一个遭到全面否定的诗人,即“妄人韩退之”。

什么是妄人?百度的定义:妄人的缺点是狂妄自大 、老奸巨猾、双重标准、欺世盗名; 优点是情商高、审时度势。

李劼定义了中国历史四大妄人:董仲舒、韩退之、朱熹、康有为;并称“韩愈在四大妄人中间程度最轻,虽然离谱,但危害不大。”

说实话,这几个人我都不怎么喜欢,但称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是妄人,还是第一次听说,简直是骇人听闻。而明太祖朱元璋曾经攀祖认宗朱熹的,如今倒成了妄人。

由是,杜牧是第二个遭到全面否定的诗人。

我本也不甚喜欢杜牧诗,但如李劼的根本否定,亦太过分。评价《阿房宫赋》,未必全有道理,而角度别出,似是点中了杜牧的要穴,即杜牧把六国的破灭完全归结在“奢靡”二字,是以偏概全的;但你彻底否定了杜牧的这个结论也不对,只能是杜牧不全面。而评价杜牧诗歌:“别看杜牧下笔狂傲,骨子里却是无知填底,既不懂天下兴亡之奥义,又茫然于女人之辛酸。”

评价杜牧《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却露出了作者不懂得欣赏诗歌的狐狸尾巴。作者如是说:要说到亡国的责任,就算皇帝不承担,那么多的大臣士子军官武夫,养着干吗?真是无耻的可以。当然,更无耻的是后世众多的权男传诵者。谓红颜祸国,就像粗鄙的村夫在外边吃了瘪,回家使劲揍老婆一样。

这一大段的论述,固是替歌女解气,却反而显得李劼先生不懂得诗歌。诗歌就是感受、感动、感发的;谓商女不知亡国恨,是表层的意思,商女唱歌不过是为了生存,至于唱什么?自然是给钱听戏的人说了算,那谁在听?非达官贵人莫属。其实杜牧是在讥讽达官贵人的腐化堕落的诗歌化的手法,可惜李劼先生不懂。

倒是评价《叹花》还算中肯。“自是寻春去校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作者说:前两句猛泻花未开时不曾摘花的气急败坏,后两句对人家生米熟饭的恨恨不已;一语道破“淫诗”面目。

评价超高的诗人,中唐:李贺、元稹。晚唐:温庭筠、韩偓、李商隐。

评价李杜:诗歌方面充分肯定李杜的天才,但认为李贺、李商隐在其之上,这个可能得不到认同。做人方面称李白无厘头、杜甫向日葵,我认为这种评价是中肯的。书中称李白把作诗作为副业,主业是政治,而李白的政治水平恰恰可以用无厘头形容,其实辅佐永王李璘已经证明李白的确不是菜了,但李白始终怀有远大抱负。杜甫也是认为自己有大的治国能力,其实在四川严武手下干的时候,证明老杜没有政治能力;但他八九品的小官,位卑未敢忘忧国,如向日葵一样,关心家国,天天替皇帝担忧,替天下百姓担忧!

评价李贺:认为其才远超李白。我基本没有读过李贺的诗歌,也许?但李贺27岁就死掉了,再天才也缺乏生活的阅历与经历。

评价温庭筠:有唐一代一流诗人不少,同时又是上乘词客的也就温庭筠一个。

评价韩偓:《香奁集》给于超高评价,称之为曹雪芹《红楼梦》的知己。

评价李商隐:称李义山诗作从上品到极品,乃唐诗审美标高之所在,境界在李杜之上。这只能是他一家之言了。

这书似乎有这么一个特点,写男女之情,痴于男女之情的,都给了特高评价,如温庭筠、韩偓、李商隐、柳永、元稹。而对杜牧、白居易、甚至欧阳修等人,因与女人没有过真正的情感,用李劼的话,就是属于玩女人的一类,所以给予了比较负面的斥责。其实那个年代的文人,天天和妓女混在一起,动情和不动情有区别?不动情只能说明找妓女是解决动物需求;而天天换来换去的不停的动情者,我看不出与动物有什么区别。对于作者欣赏的元稹,说元稹抛弃莺莺,属于合理不合情。我只能呵呵了。

宋词部分:

对宋词大家排行榜:

柳永、李清照、秦观;晏几道,周邦彦,苏轼,辛弃疾,姜夔。

相信这样的排行,估计没有谁当真,只能是作者的自娱自乐。

评价柳永:认为其词与“红楼梦”遥相辉映。但津津乐道于柳永的一些淫词,内有李劼先生的无限羡艳之心在。

看看作者津津乐道的柳永《菊花新》,完全是淫词一首。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转帖———读柳永《菊花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没有哪个词人象柳永这样,能成为歌妓们心目中的超级明星。他偎红依翠,他的词曲传遍大江南北。及至死后,是歌妓们为他行葬,送葬;且认识的也好,不认识的也好,送者如云。

一位落泊才子,受如此待遇,有多种原因。其中,少不了他真正地了解歌妓及其生活这一条。他写过她们的美貌,才情,如“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朝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也写过她们的情爱,如《拋球乐》《金蕉叶》等。其中,《菊花新》就是直写男欢女爱场面的。

《菊花新》中的女子应该是一个性爱方面的老手,外表温顺内心火辣。“少年郎”来了,在她的心目中,今天的他可与以往的嫖客有别,早已是她的“白马王子”!

这位“白马王子”看起来不老辣,或是太过斯文,或是心里留了点什么,乾纲不振,久久还不知道开个头儿。

时间依旧流驶,即使是冬夜,对于有情人来说,还是“愁夜短”了。而女子是有情的,有爱的;尽管在风流浪客面前打情骂俏算不了什么,尽管这情和爱早已经变成内心对“论缱绻”的强烈欲望,但是,在“爱”和“情”面前,她还是欲说还愁,“先敛双蛾”。

也许是窗外寒风催冷提醒了她,也许是“豁”出去了,她终于“催促少年郎,先去睡”,并且给了他一个大男人去呵护女人理由:暖被窝儿去!这是一个多么俏皮和煽动性的理由。

“须臾放了残针线”,看,哪里是真让他暖被窝儿!是放下为他没有绣完的鞋还是放下为他没有做好的红肚兜?我们不管它。她正红着脸,要用柔美的雪白的手宽衣解带为“少年郎”呢。

然后呢?或许她时不时对和“少年郎”对几眼神,或许她时不时地理理头上的饰品,或许罗裙脱到一半后,她将玉手塞进被窝儿,问暖好没有,因为她已是“恣情无限”。

木炭升温,两人开始热乎起来。

但是,这时候又来了一个插曲。女子竟不让急不可耐的“少年郎”吹掉“帐前灯”。为什么?她是要她的王子在驰骋草原之前反反复复看足她的娇容,她是要让她的王子在划船尽兴之前先将她牢牢地放在心底。所以,她“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竟懂得反复记忆的方法和先入为主的心理学规律呢。

李调原《村语词话》说:“柳永淫词,莫逾于菊花新一阙。”的确,这首词描写性爱大胆、露骨,但是,它不是停留在再现性场面上,它的意蕴恰恰在于借性的外围事务来表现人和人的神,表现歌妓在严酷现实面前内心的复杂层面。

也许,这正是柳永打动歌妓们的一个证据吧。

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唐诗宋词解:诗为心声,词乃情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诗宋词解:诗为心声,词乃情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