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木冉
2018-05-08 11:07:28

作者珍妮是一位从小患有抑郁症、焦躁症等精神疾病的患者,我们能够想象的她的生活或许是每天在疾病的折磨中,一边痛苦挣扎着生存一边等待死亡的到来。但是珍妮没有,她收集着生活中高兴的时刻,放大它,记住它,让自己疯狂的高兴起来,以此回以病魔以痛击。珍妮需要面对的也许是无穷多个的恶魔,也许仅仅是一个,而这一个恶魔就是她自己。和自己抗争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无力或是绝望?珍妮在书中说道:“精神病这个词曾令我害怕,但现在我穿着它就好像穿着一件旧外套,感觉很舒服,尽管很丑陋。”

尽管在这个世界活了那么些年,可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认清自己,除去身上所有的标签,你只是你。而珍妮将这些如影随形的疾病看作是她的灵魂、身体的一部分,她接纳了他们,也接纳了自己。她说:“我没有失去心智,我只是得了精神病。”很难想象一位精神病患者能这么理智这么清晰的认识自己,了解现实,并在此之后努力斗争,用自己的方式与世界抗衡相处着。

在文中珍妮与丈夫维克托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我告诉他:‘有时候,我感觉如果没有我,你的生活会变得更轻松。’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或许会变得轻松,但不会变得更好。’”

...
显示全文

作者珍妮是一位从小患有抑郁症、焦躁症等精神疾病的患者,我们能够想象的她的生活或许是每天在疾病的折磨中,一边痛苦挣扎着生存一边等待死亡的到来。但是珍妮没有,她收集着生活中高兴的时刻,放大它,记住它,让自己疯狂的高兴起来,以此回以病魔以痛击。珍妮需要面对的也许是无穷多个的恶魔,也许仅仅是一个,而这一个恶魔就是她自己。和自己抗争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无力或是绝望?珍妮在书中说道:“精神病这个词曾令我害怕,但现在我穿着它就好像穿着一件旧外套,感觉很舒服,尽管很丑陋。”

尽管在这个世界活了那么些年,可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认清自己,除去身上所有的标签,你只是你。而珍妮将这些如影随形的疾病看作是她的灵魂、身体的一部分,她接纳了他们,也接纳了自己。她说:“我没有失去心智,我只是得了精神病。”很难想象一位精神病患者能这么理智这么清晰的认识自己,了解现实,并在此之后努力斗争,用自己的方式与世界抗衡相处着。

在文中珍妮与丈夫维克托有一段对话是这样的:“我告诉他:‘有时候,我感觉如果没有我,你的生活会变得更轻松。’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或许会变得轻松,但不会变得更好。’”不得不说珍妮是幸运的,她的丈夫包容着她的古怪,陪伴着她与疾病斗争。还有她的母亲,尽管她一直不愿承认珍妮的疾病,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珍妮的爱。

罗曼罗兰曾说:“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命运也许会给我们种种的打击,与其抱怨不公,不如去拥抱命运,看到命运之门另一端的美好。如果珍妮没有患有这些疾病,她或许任然会成为一名作家,但她不会有那些对生命的深刻理解以及那些奇妙的生活经历,也就成就不了今天的她。那些杀不死我的,都会使我强大,我们会胜利,我们会活着。生活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