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忙着不长大。

四不四傻
2018-05-08 00:54:19

这本书是一个朋友离开上海时转送给我的。我常常在想,等我离开的时候,我该把这些书留给谁?

看完最后一页,几乎可以想象,一个中年男子,小腹已经有了,发际线岌岌可危,对自己的前半生无甚满意,又无能为力。日子就是这样不彻底的好,也不彻底的坏。最后,只能撸一撸鼻子,说一句:啊嘸是欲安怎?(是能怎样啊)

书里每个人都像被困在笼子里的白鼠,拼命奔跑,不知前路,到头来一身疲倦。

作者似乎在学生年代经历了一段透明人的时光,仿佛自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和大家一起去游乐场坐海盗船,身边的位子却被空了出来。不是厌恶他,不和他坐在一起,只是其他人都有伙伴,自己是那个余数而已。

让我想起自己的小学。那个时候,身体完全没有在长,为了可以够到桌子,要在屁股下面垫3本书。

没有人和我玩,没有人和我说话。每到下课,我就坐在位置上,看班上的女同学在走廊里跳橡皮筋。等回家之后,我就自己用椅子绷好橡皮筋,自己跳。直到有一次,她们缺一个人,竟然跑过来问我,要不要一起跳橡皮筋。我好开心,好开心。她们和我说:你先站在这里绷一下橡皮筋,下一轮就到你跳了。可惜,下课时间好短好短,从来没有轮到我跳。直到我离开那个

...
显示全文

这本书是一个朋友离开上海时转送给我的。我常常在想,等我离开的时候,我该把这些书留给谁?

看完最后一页,几乎可以想象,一个中年男子,小腹已经有了,发际线岌岌可危,对自己的前半生无甚满意,又无能为力。日子就是这样不彻底的好,也不彻底的坏。最后,只能撸一撸鼻子,说一句:啊嘸是欲安怎?(是能怎样啊)

书里每个人都像被困在笼子里的白鼠,拼命奔跑,不知前路,到头来一身疲倦。

作者似乎在学生年代经历了一段透明人的时光,仿佛自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和大家一起去游乐场坐海盗船,身边的位子却被空了出来。不是厌恶他,不和他坐在一起,只是其他人都有伙伴,自己是那个余数而已。

让我想起自己的小学。那个时候,身体完全没有在长,为了可以够到桌子,要在屁股下面垫3本书。

没有人和我玩,没有人和我说话。每到下课,我就坐在位置上,看班上的女同学在走廊里跳橡皮筋。等回家之后,我就自己用椅子绷好橡皮筋,自己跳。直到有一次,她们缺一个人,竟然跑过来问我,要不要一起跳橡皮筋。我好开心,好开心。她们和我说:你先站在这里绷一下橡皮筋,下一轮就到你跳了。可惜,下课时间好短好短,从来没有轮到我跳。直到我离开那个学校,她们都不知道我跳橡皮筋有多厉害。

很奇怪,一直到现在,四舍五入都快30岁了。有的时候在等公交车,或者一个人的时候,我依然会记得跳橡皮筋的步伐,依然会假装地上有两根线,然后跳两下。就像一个人的独舞那样。

常常在想,那样的学生年代,长成了现在的我。

书是典型的台湾小品文,絮絮叨叨讲了很多人,有隐没自己姓名的台湾老兵。有街头表演者。有守着游泳池的中年老gay。每个人都活的超普通,可是,能活下来,真的一点也不普通了。

有一篇讲并不如意的街头卖花阿嬤,她说:能闻到花香的,都是好命人。真好,今生卖花,来世漂亮。今年夏天,如果街头有卖花的奶奶,我一定会买一串。

里面有很多篇在讲父子、母子关系。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篇,妈妈知道儿子是同性恋,问他是1还是0,儿子说是0,妈妈说:养你亏很大哎,东西长好好的都没用到。哈哈,妈妈很顾家了,不舍得浪费。后来,有人和妈妈讨论同性恋,妈妈又说:”儿子同性恋是我生的,我都没有讨厌他了,别人是有什么资格可以讨厌他。“ 真好,很轻又很重的话。

当然,不是每一个妈妈都会这样。我很喜欢《老爸老妈罗曼史》里马修的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以前总以为亲情是一种天生的权利,但其实不是,它是一种恩典。

有些人可以被爱,有些人无法被爱,如何造化,要看彼此如何经营。总有一些父母与子女,无法经营,也是没有法子的。因为,我们都只是上帝的瑕疵品。

自己慢慢也要变成中年人了。经常会惶恐,还没来得及变成最特别的人。

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忙着不长大。

其实真的是很丧的一本书,但我心里还是在想,不要这样,眼睛里要有17岁的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不存在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