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此分裂多样,完整如我”

Daisy
2018-05-08 00:33:11

前言:七十二变佩索阿,不精神分裂才怪,难能可贵的是他有意识地这样分裂自我。可最终还是精神奔溃了。 很少完整地一口气读完一本诗集,除了《一只狼在放哨》。看似没多少字稀稀疏疏没多少页,含金量十足,且总是认为要在契合自己某一情绪下才好读。 于是佩索阿的这本诗集书信文集,我是倒着读的。

4)。最后一部分的文论。佩索阿很私人的谈论了几个作家,比如说王尔德太臭美娇作(当然,这两个词是我自己赋予的),说弥尔顿的诗是素体诗,最让我惊奇地是说莎士比亚天才是天才但戏剧写得不够整体(佩索阿具体指的是什么,我还不能理解,但这是第一次见有人这么批评莎士比亚)。佩索阿看来很喜欢美国诗人惠特曼,英国的狄更斯。

除此,佩索阿还论及自己的写作特点,感觉主义——大概是什么文明知识观念都不要,只凭此刻即刻的所感来书写。絮絮叨叨分析了一大堆。大意能理解。不过,看来他们这个“感觉主义”太私有太虚弱不够强悍了,以致在文学史上并未风生水起。

佩索阿对写作有着独特的见解。

3)。书信部分,可以感受到佩索阿内心世界,特别当他面对恋人索菲亚时。这是他唯一的恋人吧。可是,佩索阿爱写作胜过爱女人,写作才是他一生的伴侣。“

...
显示全文

前言:七十二变佩索阿,不精神分裂才怪,难能可贵的是他有意识地这样分裂自我。可最终还是精神奔溃了。 很少完整地一口气读完一本诗集,除了《一只狼在放哨》。看似没多少字稀稀疏疏没多少页,含金量十足,且总是认为要在契合自己某一情绪下才好读。 于是佩索阿的这本诗集书信文集,我是倒着读的。

4)。最后一部分的文论。佩索阿很私人的谈论了几个作家,比如说王尔德太臭美娇作(当然,这两个词是我自己赋予的),说弥尔顿的诗是素体诗,最让我惊奇地是说莎士比亚天才是天才但戏剧写得不够整体(佩索阿具体指的是什么,我还不能理解,但这是第一次见有人这么批评莎士比亚)。佩索阿看来很喜欢美国诗人惠特曼,英国的狄更斯。

除此,佩索阿还论及自己的写作特点,感觉主义——大概是什么文明知识观念都不要,只凭此刻即刻的所感来书写。絮絮叨叨分析了一大堆。大意能理解。不过,看来他们这个“感觉主义”太私有太虚弱不够强悍了,以致在文学史上并未风生水起。

佩索阿对写作有着独特的见解。

3)。书信部分,可以感受到佩索阿内心世界,特别当他面对恋人索菲亚时。这是他唯一的恋人吧。可是,佩索阿爱写作胜过爱女人,写作才是他一生的伴侣。“我乐于运用词语。或者说,我乐于制造词语的工作。对于我来说,词语是可以触摸的身体,是可以看见的美女,是肉体的色情”。

还有一封写给挚友的新人,佩索阿解释了为什么用那么多异名写作。

2)。特夫男爵的手稿——佩索阿的另一个异名,并且据说是《不安之书》又译《惶然录》的准作者。

如果说“小说是给人物构建了一个世界”,那佩索阿就是从自己身体里分裂出几个异名,就像细胞分裂,他没有另外构建世界而是就让他们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每一个分裂出去的细胞,亦即母细胞本体。

禁欲主义者,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想法,而是缺乏行动。“像唯心主义者一样思考,像唯物主义者一样行动”。

“我们”的思考中,总会出现“匿名的陌生人”来访,中断我们的思考,于是一切都只是碎片 “一个诗人或者一个人的遗留”——这可能是佩索阿“未完成的书”的所在。他就这样,以特夫男爵的身份,只言片语地给我们留下了一份稿件。稿件中他无数次提及要烧毁这些稿件,提及自己杀死自己,但都没有行动。最后,佩索阿让特夫男爵自杀了,毋宁说“佩索阿杀死了他自己的一部分”。他喜欢分裂制造异名,然后将他们“杀死”。

特夫男爵,自省,矛盾。想要诱惑,却止于行动。

1)。诗歌部分,慢读。

建议先读最后一部分论文再读诗集。

FIN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坐在你身边看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坐在你身边看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