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不掩瑕的物理密室佳作

六谷仙人
2018-05-07 23:39:12

《离死亡139步》可以被当做密室犯罪的经典范例之一。

先来看看剧情: 对前途感到无比迷惘的律师学院毕业生内维尔在酒吧意外邂逅了神秘女郎,他尾随神秘女郎来到红狮子广场,结果意外获知数日后将发生可怕的事情。 数日后,内维尔赶到事发现场,只见空空如也的房间里,在死者周围,摆放着十二双鞋子…… 比斯福德村的一座废弃老屋已经五年没有人烟了,前主人老路易斯在遗嘱里规定继承人要等到其过世五年后才能自由处理别墅。然而最近却有人在路过其墓地时听见一些奇怪的响动,周围的泥土似乎不久前也翻动过。图威斯特博士和赫斯特警长一起进入老屋,竟然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发现了前主人的尸体!但废屋被完全反锁,到处都是尘土,显然多年没有人进出,难道真的有可以违反地心重力随意在灰尘上移动的人吗?更可怕的是,屋子里的鞋子多得数不胜数…… 面对离奇的“鞋子奇案”,警方束手无策,此时,新的谋杀案再次发生,依然是空旷的房间,依然是围绕尸体的鞋子……

无疑,从剧情来看,本作的谜面充满了吸引力。 首先是鞋子。这个谜团的误导意义甚至超过了密室本身,可以说做得非常好。 其次是密室。完全封闭的房子,完全被灰尘覆盖的空间,完全没有进出的痕迹——

...
显示全文

《离死亡139步》可以被当做密室犯罪的经典范例之一。

先来看看剧情: 对前途感到无比迷惘的律师学院毕业生内维尔在酒吧意外邂逅了神秘女郎,他尾随神秘女郎来到红狮子广场,结果意外获知数日后将发生可怕的事情。 数日后,内维尔赶到事发现场,只见空空如也的房间里,在死者周围,摆放着十二双鞋子…… 比斯福德村的一座废弃老屋已经五年没有人烟了,前主人老路易斯在遗嘱里规定继承人要等到其过世五年后才能自由处理别墅。然而最近却有人在路过其墓地时听见一些奇怪的响动,周围的泥土似乎不久前也翻动过。图威斯特博士和赫斯特警长一起进入老屋,竟然在客厅的一张椅子上发现了前主人的尸体!但废屋被完全反锁,到处都是尘土,显然多年没有人进出,难道真的有可以违反地心重力随意在灰尘上移动的人吗?更可怕的是,屋子里的鞋子多得数不胜数…… 面对离奇的“鞋子奇案”,警方束手无策,此时,新的谋杀案再次发生,依然是空旷的房间,依然是围绕尸体的鞋子……

无疑,从剧情来看,本作的谜面充满了吸引力。 首先是鞋子。这个谜团的误导意义甚至超过了密室本身,可以说做得非常好。 其次是密室。完全封闭的房子,完全被灰尘覆盖的空间,完全没有进出的痕迹——从技术来讲,保罗•霍尔特的这个废屋密室设计已经穷尽了想象力。 另外围绕“鞋子奇案”,作者还设计了其他误导线索,比如像极了《红发会》诡计的“走冤枉路的人”,比如半夜闹鬼的墓穴,比如盗贼团伙的疑案等等,这些疑点不断扰乱我们的思路,让本作的谜团显得尤为难解。 不过,我还是猜对了凶手,理由很简单,一方面嫌犯范围很小,另一方面我排除了其他可能性。但是这不代表本作水平一般,相反,我觉得可以在同等情况下让读者能在费劲思考的情况下猜中凶手的推理小说才是好的推理小说。

当然,瑜不掩瑕,本作还是有些缺点的。 一是案情太过分散。因为霍尔特设置了很多误导线索,章节划分又很零碎,很多章节都只有两个人的几句对话,而且写作严格按照故事发生的时间进行,显得既分散又刻板,中间一些章节读来有些乏味。 二是人物情感碰撞不足。特别是内维尔,前半部跟神秘女郎的互动明显不足,后半部的爱情发展又迅速得莫名其妙,只能说角色被剧情牺牲了;图威斯特博士虽然是神探,但是在霍尔特的笔下似乎只会在最后灵光一闪,平时跟普通警察没啥区别,所以没有“主角光环”的加持看起来总觉得差点意思。

最后,我摘录了文中的几段话,是保罗•霍尔特的“推理小说理解+密室讲义”,颇有启发意义,跟大家分享—— “……不过解密文学并没有消亡,相信我,不会那么容易熄灭。现在的某些人似乎在蓄意作出恶意的预言!他们说起来的时候带着微笑,语调好像在谈论某些古老的东西——都不敢相信曾经有人会着迷。如果有人敢说喜欢那种东西,就会被认为不体面、不尊重新的文化规范,简直就是狂人!是啊,现在大家需要什么?描写女人躯体的东西能卖钱!更棒的是可以用侦探文学来传递信息:自称人道主义的信息,或者纯粹的哲学信息!现在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倾向,专门设计情节来让警察变的肮脏,让凶手变成无辜的、应该被宽容的受害者。总之,现在要颠倒过来。另外,不用再费神猜测凶手的身份:肯定是‘社会’。这些都沉浸在美妙的乌托邦的氛围中。我们让恶龙来当圣乔治,对于反传统的东西津津有味——把那些称作‘艺术’。借着自由的名义,把法律改回丛林法则……” “……为了不让读者失望,他们被迫把精明的天才角色交给凶手来扮演。请注意,这并不是说与事实相反。很多时候,那些作者的作品中所参照的凶手原本就很了不起。想想看,那些兜售秘术的骗子为了赚钱想出了多少精妙的注意?具体地说关于密室这个主题……” “……不过更糟糕的是,这种文学上的歧视态度还有延伸。有一些所谓的‘密室拥戴者’,有一些‘非人为’解答的捍卫者,他们利用各种机会抨击那些使用新技术的人……” “……我可以把在密室里发生的谋杀分成两类。第一类是伪密室,也就是说房间确实是封闭的,但是难题并不是表面上的穿墙而出的现象,因为他并没有真正进出密室……第二类,是说凶手真的进入了谋杀地点,然后又离开——尽管看起来完全不可能。我把这一类称为‘纯粹密室’——那些纯粹主义者应该会开心。当然那个地点并非真正完全封闭……” “……现在我要说说这一类当中的极品:凶手谋杀之后确实把受害者留在一个纯粹的密室,窗户、房门、天花板、地板,都从内部锁住了。不管怎么检查都没有作弊的迹象……其实他留下了一些痕迹,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可是他的手法太巧妙,我们视而不见——人总是这样。我们没有考虑的事情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就是正确的答案。”

评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离死亡139步的更多书评

推荐离死亡139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