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人:红色之子》中看马哲

花满天
2018-05-07 22:56:23

其实这不是一个社会学批判,而是哲学问题。 其实,用汉语来理解这部漫画比用英语更容易,可惜中国人研究哲学的人不多。 因为英语的Transhuman和Superman翻译成汉语都是超人。只不过,前者,是尼采的“超人哲学”的超人。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关于超人最直接的定义是: 人应该是被超越的东西。 你们做了什么来超越他呢? 一切生物至今都创造了超越自己的东西:你们要做这大潮中的落潮,另可回到动物那里去,也不愿超越人类? 对人类来说,猿猴是什么?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超人来说,人也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你们完成了由虫到时人的过程,你们身上许多东西仍然是虫。 你们曾经是猿猴,现在人比任何一只猿猴更是猿猴。 但是你们当中的最聪明者,也不过是植物与幽灵的矛盾体与共同体。 但是我吩咐你们变成植物还是幽灵? 瞧,我教你们超人! 超人是大地的意义。 让你们的意志说:超人应是大地的意义。 在这部漫画里,超人总书记的苏维埃,远远比现实中的苏维埃要强盛无数倍,也完美无数倍。 超人是铁面无私的,他不会贪污腐败,不会任人唯亲,不会纵容恶势力滋长。在意外的危险发生时,他还会动用他的超能力去亲赴第一线抢险救灾。苏联根本不需

...
显示全文

其实这不是一个社会学批判,而是哲学问题。 其实,用汉语来理解这部漫画比用英语更容易,可惜中国人研究哲学的人不多。 因为英语的Transhuman和Superman翻译成汉语都是超人。只不过,前者,是尼采的“超人哲学”的超人。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关于超人最直接的定义是: 人应该是被超越的东西。 你们做了什么来超越他呢? 一切生物至今都创造了超越自己的东西:你们要做这大潮中的落潮,另可回到动物那里去,也不愿超越人类? 对人类来说,猿猴是什么?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超人来说,人也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你们完成了由虫到时人的过程,你们身上许多东西仍然是虫。 你们曾经是猿猴,现在人比任何一只猿猴更是猿猴。 但是你们当中的最聪明者,也不过是植物与幽灵的矛盾体与共同体。 但是我吩咐你们变成植物还是幽灵? 瞧,我教你们超人! 超人是大地的意义。 让你们的意志说:超人应是大地的意义。 在这部漫画里,超人总书记的苏维埃,远远比现实中的苏维埃要强盛无数倍,也完美无数倍。 超人是铁面无私的,他不会贪污腐败,不会任人唯亲,不会纵容恶势力滋长。在意外的危险发生时,他还会动用他的超能力去亲赴第一线抢险救灾。苏联根本不需要民主选举,民主立法,超人的政策=完美的政策,超人的法律=完美的法律,即使是民主投票,也只会让所有人都支持超人,因此就完全没有必要费这个事。在超人的努力协调下,这个原本只能是理想国(不是指批判意义的乌托邦,而是指柏拉图的哲人国)的社会,却在超人的努力下成为了现实。

就这样,一个完美的社会和一个完美的超人,完美地统一了起来,和不完美的资本主义以及这个国家不完美的领导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但是作者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即斯大林格勒被邪恶科学家,美国总统卢瑟缩小了,变成盘子那么大。超人在处理政务的闲余时间里,还要照顾这个缩小版的斯大林格勒,清除在这个城市里滋长的细菌,就好象耐心地呵护一个宠物一般。 最后超人对美国进行自卫反击的时候,美国总统卢瑟集结的一切超能力组织在超人面前如同蝼蚁一半被击败,但是他最后的武器却是一张只有一行字的纸条。 “你为什么不把世界装进瓶子里呢?” 看到这里,我们就应当明白了。 在超人面前,任何凡间势力都是形同虚设。不论是超能力组织,还是美军,在超人面前都是分分钟能够消灭的存在。如果超人仅仅是一个征服欲望很强的人,那么他根本不需要去跟美国搞这种和平竞赛,他可以直接去美国发表演说,参加总统竞选,或者率领大军踏平白宫,或者…… 但他没有这么做。超人是超越人类的。他不屑用人类这些虚伪,或者残忍的手段来做这些事。他是个完美主义者。他要用和平竞赛来拖垮美国,他要美国人连同他们的领袖一起拜服在自己的完美体制之下。他不是在建设社会主义,也不是在迈向共产主义,更不是在征服资本主义,他所做的,仅仅是在雕琢这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完美。 然而这个完美上有一个瑕疵。 这个瑕疵就是——这个“完美”的制度还有一点不完美,那就是:它纯粹依赖超人的超能力而存在,没有超人这样一个完美的人来维系的话,这个体制将立即分崩离析。这不是什么人类的完美社会,而仅仅是超人手中的一个小玩具,一个小宠物——正如那个被装进“瓶子”里的斯大林格勒。 超人输了。他的完美被颠覆了。要想完成他的完美,就要把完美当中的瑕疵,也就是完美的超人自己从中剔除。而剔除了这个完美的超人,这个“完美”的社会也不能继续存在。所以超人不仅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他从一开始就是注定要输的。人不是超人,人不是完美的生物,因此人类的社会注定不完美,人类的历史必然是不断有旧的矛盾被解决,新的矛盾再出现,社会在矛盾斗争之中螺旋上升的。人为的追求一种“完美”的终极社会不仅不可能,并且在一开始就是错的。

人性有理性,也有感性,但是理性和感性在人身上是对立统一的存在,找一个绝对理性的人来统治社会,避免人的不完美,本身就是一种妄想。理性和感性两者都是人性缺一不可的存在,只有理性没有感性的统治,必然是没有人性的统治。 这才是作者真正传达给我们的。想来这样必然有人会问: 那共产主义就不可能实现了吗? 不。长期的修正主义教育让我们习惯性地把共产主义当做一种完美的崇高理想来看待,不仅中修这样说,事实上广大资本主义的宣传机器也是这么向他们的孩子这样灌输的。殊不知共产主义在哲学上的意义本身就是对资本主义矛盾的批判,它根本不是在人为设计一种完美社会。 尽阅马恩全集,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一个具体的清晰地共产主义蓝图。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本没有这个打算。他们只是指出资本主义的矛盾将会把我们推向什么样的社会,而这些推动方向则只能由现有的矛盾推出,至于在现有的矛盾解决后会有什么新矛盾,这根本不是没有实践的当代人能猜测的。 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选择了把这个问题交给后人,避免自己陷入乌托邦之中。

共产主义将是阶级斗争的终结,但是绝不是人类社会的终结。共产主义依然会有矛盾,共产主义的矛盾也将把人类社会推向更高的层次。 至于这种“超共产主义”会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唯有shijian(自行注音)会告诉我们一切至此,回到话题。超级英雄们也一样。正因为他们的作者是生活在这样一种价值观当中,他们创造出的人物也不过是这种价值观的产物。英雄们和怪物(坏蛋)们战斗,不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是要么在维持自己的稳定平静的生活(末人向),要么是在清除试图扰乱自己所雕琢的秩序的异端(超人向)。我甚至不禁要恶意地猜测一下,要是两个价值观不同的超级英雄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会怎么样?两个末人,比如蜘蛛侠和超人(原版)估计相安无事,一个末人和一个超人,比如蜘蛛侠和蝙蝠侠,估计会有不少恩恩怨怨,两个超人,那,估计就是频繁地冲突甚至不死不休的战斗了。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不少被放在超级英雄里的恶人形象,比如蜘蛛侠对抗过的绿魔鬼和章鱼博士,都是尼采哲学中超人的典型,而蝙蝠侠所对抗的敌人,几乎个个如此!

既然按照尼采哲学的定义,超人是人的意志的进化,那么从发展的角度看,那么显而易见,超人即对人的否定。发展的过程就是否定的过程。正如一神论哲学的建立时否定人肯定神,超人哲学也正是否定末人,肯定超人。而美国超级英雄中,虽然也有各种不同价值观的超级英雄,但这些超级英雄们却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拥有人类所不能企及的力量,能解决人类不能解决的危机,能消灭人类所不能消灭的敌人。从这个角度说,所有的超级英雄们都是超人,都是对“普通人”的否定。 那肯定就有人问了,那这不就是反社会么?没错,超人就是反社会,就是视末人如刍狗。没有人对人的否定,就不会有超人和末人——正如没有小私有者对小私有者的否定,就不会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于是肯定就有人说,啊,原来如此,尼采的超人哲学就是反动大毒草,我们要打倒这个臭老九! 也不是这样。 尼采只是道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正如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不是让你当皇帝,马克思的《资本论》也不是让你当老板,《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也不是让你成为超人。尼采自己就是超人。他需要的仅仅是没有觉悟到自己身份们的超人们的心领神会和无数无知的末人们的膜拜。 我们需要批判尼采,但并不是全盘否定他揭示出的人类意识的进化规律,而是站在比他更高的角度,看到比尼采看的更远的东西。 高高在上的超人们,相信在这个比较明确的定义下,我们能找出很多。除了之前提到的拿帝和元首酱,更为我们熟知的还有秦始皇,曹操,还有克伦威尔,罗伯斯庇尔,甚至包括毛主席。相信,我们都熟悉超人们了。正如尼采,他的哲学全部为超人而存在。 但是相信已经有人发现了。 有问题。 确实有问题。按照对立统一规律,超人既然是对人的否定,区分了超人和末人,那么末人如何呢?除了关注超人,我们也一样应当关注一下末人的性质才对。那么末人是什么呢?末人就是超人的对立面。 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尼采写到: “啊!最卑鄙者的时代来临了,他是不再能轻视自己的人。 看吧!我将末人显示给你看。 ‘爱是什么?创造是什么?渴望是什么?星星是什么?’末人这么问道,并眨眨眼。 地球变得渺小了,在上面,使所有事物渺小的末人跳跃着。他的脸像跳蚤一样不能被抹除;末人活的最久。 ‘我们发明了幸福’,末人说,并且眨眨眼。” 在尼采看来,所谓末人是生活于安逸与自满中,丝毫不懂得由痛苦和孤独中提升自我的人。 看出问题了吧?尼采哲学中最大的漏洞暴露了。

实际上,超人和末人,分别代表着进取和麻木两种状态。不管是按尼采自己的超人是少数,末人是多数的方式划分,还是众所周知的帕累托定律(它有个更为人们熟知的名字:二八法则),都应该是广大的贫苦百姓代表8,代表末人,而骄奢淫逸的权贵们代表2,代表超人。而尼采却认为超人从困境中崛起,末人在安逸中平庸。 为什么呢? 很可笑,相信超人是成为统治者命运的命运的尼采,在现实中是个穷光蛋,跟马克思一样。 只不过他和马克思有一处不同:马克思的血统是欧洲最低贱的种族,而尼采却是拥有贵族血统的人。他不像马克思那样亲近无产者,也不像恩格斯那样经常深入工业区去实地调查贫苦百姓的生活状态。他仅仅是一个在小市民群体中游走的学者。他所面对的,不是全社会,而是一个不断有小私有者沦落为无产者,也不断有在小市民在奋斗中成长为资本家。他自然会轻易得出一个类似“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结论。但是他没有去过贫民窟(就算去了也是带着鄙夷的眼光路过),没有像恩格斯一样细致的调查,甚至向当地医生询问这些工人的健康状况。他不知道,繁重单调的劳动,恶劣的生存状况,已经让人完全没有闲心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多数人的生存状况决定了他们必须像牲畜一样活着才能活下来。无产者已经麻木了。物质的极度贫乏造成了他们精神的极度贫乏。尼采的一元论虽然认识到了肉体与灵魂的一体,却没有体会过那种人的本能在逼迫人生存下去的困苦,对人的精神有多大的影响,更不知道从无产者那里燃起的光荣与梦想是如何逐步被磨蚀,磨灭的。他所认知的穷,不过是不富而已。 说白了,他是个没有吃过真正的苦的人。

实践的缺失必然导致认知的偏差。让我们模拟一场现实中不存在的剧情。 19世纪80年代,尼采受恩格斯的邀请去英国伦敦参观曼彻斯特工业区。 进入曼彻斯特之后,尼采用手绢捂住口鼻,和恩格斯一起漫步在没有柏油路或者石板路的工厂厂区周围。 “这是人呆的地方么?” 早已习惯这里环境的恩格斯面不改色的回答: “这里天天有人。我们还算好,在外面转,工厂里面更糟,人们要工作14个小时以上” 尼采:“这不可能。” 于是尼采不顾恩格斯的好心劝阻冲进了一家鞣质皮革的工厂。 两分钟之后伴随着咳嗽和喷嚏的尼采被工厂好心的看守的搀扶下被送了出来。 “都叫你不要去了,这些人在还是十来岁的孩子的时候就开始打工了,你刚来肯定适应不了。算了,看你这么难受,我们去离工厂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去吧。” 于是恩格斯带着尼采来到了工人的窝棚区。 “哈哈哈哈,”尼采放声嘲笑着恩格斯,“你和你的好基友就是指望这样一群末人来建立新世界?” “喂,小心!”突然恩格斯拉了尼采一把,可惜尼采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感觉身体被人撞了一下,就看见面前一个衣衫褴褛的赤脚孩子飞奔而去,手里还拿着,额,怎么越看越像自己的钱包呢?于是尼采向自己的口袋摸去…… “小偷,抓小偷啊!” 没有人回应他。麻木的放工工人,或者他的……妻子?(很多都实质上仅仅是同居,没有结婚,见《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继续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 愤怒的尼采向着小孩的方向狂奔而去,然而他怎么可能跑得过那个常年惯偷的小孩呢?没跑几步,尼采便气喘吁吁。而当过炮兵的恩格斯则老当益壮,几步追上尼采。 “算了吧,你找不到他的。这里的人都是这样。他们才是生活的最悲惨,而且没有更悲惨的人。为了生存下去,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所以说,这小偷也不容易啊。” “但是他偷了我的钱包!你说这个地区的人都这样,那这个地方的人的道德都去哪了?” “道德是什么?” 恩格斯反问。 “道德是……啊”尼采戛然而止。 是啊,道德。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 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这是尼采自己对道德的认识。他可不是什么废柴小人物,他对当代思想界的影响力是和马克思一个级别的! “哦。”才思敏捷的尼采立即答复,“那这是奴隶的道德。是奴隶出于对主人的憎恨而产生的道德” “很好,但你答错了。”恩格斯微笑着。“他们不知道什么叫道德,他们只知道什么叫‘还没死’”。 “我们从不试图否定人的利己性,但是人的利己都是有目的的。人首先是动物。这些末人是,你尼采也是。” “你才是动物!我跟你们这些,咔!”愤怒的尼采反驳着,却遭到了恩格斯的偷袭。恩格斯有力的双手扼住了尼采的脖子,尼采圆瞪着双眼,好像眼睛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一般,用尽全力用自己的手去扳恩格斯的手,但是却纹丝不动,就在尼采眼睛逐渐往上翻的时候,恩格斯松开了手,把尼采丢在地上。 “呕,咳咳……”尼采虚弱的趴在地上,喘着气“你要谋杀我么?” “不。我只是告诉你,你是动物。我扼住你的脖子,你要挣脱我的手,你的肺里没有空气,所以你要喘气。你的一举一动都摆脱不了你是动物这个事实。” “那又怎样?”尼采咆哮着。 “每个人都是以主观感受来衡量价值的。这点斯密这样想,你也是这样想。但是不论如何标价,我们标价的对象的性质本身是不变的,它在不同的时候能带来不同的满足,但是这不代表它对你的意义的改变。末人也好,超人也好,在被扼住脖子的时候都会挣扎,正如那个小偷。他只是在挣扎,在活命,他不知道什么是道德。对他来说,道德是一种和他无关的存在。直到他能保证稳定存活下来,在意其他活着的人对他的评价或者对他展开的报复后,他才会直到什么是道德。” 尼采不语。 “你认识到了道德是如何发展的,但是没有认识到最初道德是如何产生的,”恩格斯说,“如果你认为人超越自己纯粹是一种精神的挑战,不需要物质的支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抽鸦片呢?在那个脱离物质束缚的精神世界里,你反而更容易追求到你想要的事物。好啦,我为我今天不绅士的行为道歉,我们去马克思那里看看吧。” “不。”尼采捡起自己的帽子,不顾上面的灰尘将它戴在头上,“我要离开这个末人的世界。” 于是,尼采回德国抽鸦片去了∑(っ °Д °;)っ

……这就是尼采的谬误所在。他忽视了这种恶性循环带来的人自身的麻木。尼采面对的主要是小市民群体,他主要看的是不思进取的人该沦为奴隶,奋发上进的人该成为主人。对于这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阶层,没有一个激励机制的存在,他们就会混日子。 他以为所有人都像他一样,是时时刻刻在做着大脑的运动的,他无法清楚地认识到人只有被生活折磨得逐渐麻木的速度的区别,没有会麻木和不会麻木的区别,正如在后来,他自己也染上毒瘾,成了一个疯子。包括我们熟知的拿破仑,在滑铁卢兵败后也彻底消沉,而希特勒,也至今向我们奉献着从河北省送来的欢乐。超人和末人,只是个程度的区别,绝对的超人和绝对的末人都不存在。 而显然,这种来自生活的折磨,既包括无产者繁重的劳动和窘迫的生活,也包括资产阶级整日的勾心斗角。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之中,人逐渐被异化成了这种工作的意志。无产者被异化为机器的一部分,而资产阶级则异化为了资本的人格。这才是末人的真正来源——人的异化! 至此,通过对尼采的批判,我们实现了马克思和尼采在部分观点上的统一。 我们也就知道了如何面对超人的困局。 所有人都有梦想。都有上进心,希望超越别人,超越自己。所有人都有欲望。希望占有财富,统治他人。所有人都爱冒险,区别在于敢为冒险付出的代价。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原则,并希望他人遵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并且总喜欢体现自己的个性——然而事实上又有很多人会有相似甚至相同的价值取向,因而“英雄所见略同”。每个人都愿意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忍受一些他人的不理解,甚至是物质上的匮乏,区别也是程度。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在尼采那里两级分化的超人和末人,实际上没有明显的界限。现实中超人的分布显然不符合帕累托法则,因为强者,成功人士往往容易麻木,虽然鄙夷大众但同时自己也失去了进取心,纯粹成了保守位置和享受生活的人群。所以超人真正的意义在于超人精神。 超人,即不会被磨灭掉斗志的人。而磨灭掉一个人的斗志,又是社会化的工作和竞争活动引起的。因此,一个社会存在多少超人,完全取决于这个社会的分工状况和竞争机制。 所以,我们可以想见,共产主义,即是超人与末人矛盾的终结。

共产主义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即每个人都自由选择工作,并且领取自己需要的生活资料。没有人为了生存而强迫自己去做麻木自己精神的工作。对一个工作失去兴趣,可以换另一个。所有人都是处在一个巨大的自由竞赛的环境中——没错,自由竞赛而不是自由竞争,这是一场没有绝望和出局的游戏,每个人随时都可以投入战斗。只要还有一丝斗志,每个人就都有机会继续和别人争夺更加有影响力,更被别人尊敬,有更大能力的状态,整个社会就是一场超人的争霸战。当然,也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疲惫者。他们不屑那些争斗他们只在意“我”做到了什么,别人如何与我无关。这同样是超人。我当然不敢肯定就没有人会成为只吃不作的懒鬼,但是这些人绝对不会是人口的多数,因为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向我们揭示了人的需求顺序。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但是显然,存在一个物质的“边际效用”,也就是物质无法满足人的一切欲望,当物质达到边际效用后,追求更多的物质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能追求精神的享受。 边际效用是凯恩斯的一个重要经济理论,简单的说,就是物满足人的能力和人得到物的量成反比。 五毛钱一个的包子,在饥肠辘辘的你面前,你吃第一个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解饿,第3个的时候,你也吃得津津有味,吃6个就饱了,吃到第十个,你会觉得,哎呀,够了,吃到第20个……滚!撑死老子啊。至此,效用价值已经是负数。 对个人,物质的丰富度表现为满足感,对社会则表现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物质文明的丰富,使得精神文明的发展得到保证,整个社会对物质的追求下降,对个人素质和修养追求提高。 而物质极大丰富前提下的按需分配也是一个道理。很多人担心的对物质无限需要,就像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用大量的钢瓶把从古至今都公有的,免费的空气压缩起来放在家里一样可笑。人是趋利的,一件对满足你自己效率非常低的事,你愿意做吗? 人并不会因为物质的丰富而得到满足。人会有更多的精神需要去满足。会去追求更多的知识,能力,追求得到社会的认可,他人的尊重,追求个人理想的实现。马斯洛的需求层次递增理论,从市场经济角度再次证明了共产主义的人性。

因此,懒人会有,但是既然懒,就说明他们容易满足,存在这么几个懒人,对社会也没什么危害——就把他们当做动物来鄙视也没问题! 当人类用弓箭对其他一切猛兽建立起绝对武力优势后,人就已经停止个体的生理进化了。人类能继续进化的,只有社会的形态。除非是一个以一定智商为门槛展开人口屠杀,否则人类的个人意识也不会进化了,能进化的只有社会意识。 共产主义,并不是人类社会的死寂,相反,它能让最多的人投入到人类的社会竞赛中,充分让每个选手发挥其最大的优势,让人类社会拥有前所未有的精彩!

转载自贴吧,原作者:利拉斯风行斯基。

此文章仅供学习与交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Superman: Red Son的更多书评

推荐Superman: Red So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