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是一场永不流逝的飨宴

空气凤梨
2018-05-07 看过

高中时候读张小娴的面包树三部曲以及她的爱情散文,遇见一个陌生的属于都市女性的心境和生活状态。或许就像《志明与春娇》第一部的片尾杨千嬅所说的“港女”么……这些年来,随着都市发展,北京上海也有了与香港愈来愈像的地方,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外表独立坚强洒脱利落精致,而内心孤独敏感渴望被宠爱理解的港女。

一直觉得张小娴笔下尽是这样的年轻女人的爱情,格局窄了些。而隔了将近半辈子之后再次拿起她的小说,欣然发现她也在长大与成熟。

故事缘起于一个在香港经营一家小小的麻辣火锅店的父亲的突然离世。被留下的独生女儿在决定继承火锅店生意,探索火锅底料秘方的同时,还发现父亲人生的秘密:他在四川和台湾各还有一个家庭,也各还有一个女儿。于是三个姐妹凑到香港,共同经营起老爸的火锅店,在相互陪伴中又各自继续着自己的人生——包括爱情和梦想。

由于此时的张小娴已然开始接触佛学,对生死轮回与人生之相遇相逢便偏向了佛教的味道。

这本书在香港出版时名为《缘分是场永不流逝的飨宴》,同时也是整个故事的核心。

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人与人的相识相遇,都是因缘聚合。缘分是永不流逝的飨宴,我们适逢其会。有些人,我们下一次还会再见;另一些人,不会再见了。有些人带给我们欢笑,另一些人,我们为他掉眼泪,把上辈子的债还了。杯酒尽欢,是没有不散的筵席,也是有不散的筵席。

因为在大陆我们不常见“飨宴”这个词,而更熟悉火锅,更因为给张小娴的标签便是爱情,于是书名便成了《我的爱如此麻辣》。

对于书中的父亲来说,绝不改变底料的麻辣火锅便是他的乡愁,是他儿时家中人欢聚的热闹的记忆。大江南北,从草原民族的涮羊肉锅子,到川蜀一带的麻辣老火锅,到潮汕人的鲜牛肉火锅,到广东人的鸡肉煲狗肉煲,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火锅记忆。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家家都只有木炭铜锅,锅底是葱姜海米干香菇,等到有了电火锅才流行起锅底里加紫菜、进而是松花蛋,或者是一块麻辣锅底先用油炒过再兑水煮沸,而调料则是麻酱用水泄了再加酱豆腐韭菜花,淋上辣椒油,撒葱花香菜,讲究点儿的再加上虾酱。也是后来才尝试加醋或者川崎火锅调料。而葱花更不是南方的小葱,不过是又粗又挺的大葱。于是,这传统的北京涮羊肉涮的既不是肉也不是粉丝白菜冻豆腐,而是童年的记忆,在北京这个迅速发展变迁、日益陌生的城市中那自己的根儿。

整本小说以父亲的女儿“我”给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写信为载体开展故事,那个男孩跑去非洲当义工。男孩信中说自己前一阵去了南华寺修行,而那是非洲唯一的寺院。

南华寺,让我想起一位长辈,他去世的消息让我平生第一次为人离世而流了很多眼泪。

家中长辈们去世的早,年少的我既不懂生死也不懂依赖,每次面对死亡都既没有为自己的失去呵护宠爱而悲痛,也并没有为他们的生命终止而难过悲伤。

如果不曾经历失去后的难过,便不会懂得珍惜。岁数越大,才越容易被感动,越来越容易流泪。所以人啊,或许都是越长大越脆弱,只是习惯了佯装冷静和习惯了自我开解。

还有,便是参悟到这所有的相遇都是缘分。就像我知道这本书是因为新认识的台湾同事提到她觉得是不是可以用“缘分是一场永不流逝的飨宴”来做主题。

面带春风搬戏空
人生若梦中
越头行来的脚步
笑笑换悲伤
想到难忘的往事
锣鼓响叮咚
心若连枝花蕊间
坚强尚介水

书里说,这是一段台湾布袋戏词。

它说,曾经的苦涩,只要撑过去,有一天,娓娓道来,都可以化作笑谈。每个人要是活的够老,或是多爱几个人,也会有很多这样的笑谈。

乳酪要发酵,红烧肉要小火慢炖,这世间的美味,无一不是时间的魔法。光阴可以把曾经的苦涩化作日后的笑谈,岁月也会抚平青春的躁动。每个人终究要寻得他自己的独门秘方,以便行走这人世之间。

流逝的不是时间,而是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我的爱如此麻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