昧于大时代,执迷小烦琐

还可以
2018-05-07 看过

沈老之事,半夜读来,有时会红了眼眶,但好像又已够理性,读他人故事,只叹气两声为好。能被后人记住的,都是从辱不惊,顺从内心者。读完,于我个人心境,已提升一点。

沈老有一种“忘我”的修复能力,一面成熟,一面也永远天真幼稚 ;一面满足,一面彻底的冷眼旁观。就如他的作品《萧萧》、《丈夫》等,他总是有一种距离感。这恰好也是沈从文捕捉事态、捕捉人性的抓手,他在繁杂的嚷叫、喧闹的人流中把目光投向乡野,投向世俗。跳出宏达的叙述模式,走进“孤舟蓑笠翁”与之共钓一江雪。

但这样的世俗气和选材角度也成了他的“痛点”,被攻击的、反叛文艺的标识。 藏书尽失,儿女四散,一间小屋子,只剩下两个老人 。最后连妻子张兆和也被调离开,古稀之年,一身旧病无人养、一腔愤懑无人言、一副才华无人识。在上山下乡的日子里, 对社会变化的迷茫,对文革打压的无助, 对写作意义的否定,对文学的消极态度。 幽默的调侃一句“我最大的作用就是洗厕所,尤其是女厕所”然后像个稚童趴在张兆和的臂膀哭泣。沈从文的多次的打压和批判之下,拾起了无用之用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用近乎于牺牲的工作麻痹自己,致使自己沉迷于乱世中的小确幸。

今天和友瞎谈,对未来的一些打算。我们忙着学习生活,害怕陷入单纯反复无畏的工作,渴求日新月异的生活方式。但都在选择的入口步入平庸,选择了安稳。我们反感父母身上对权力的崇拜、对稳定的向往、对经济的热切、对门当户对的肯定,但不知不觉中身上也染上了 中国式父母的影子。我们在生活的雾霾中前行,很多时候,平庸已经是一种奢侈品。事实上是,我们只有很努力,才能过得很平庸。

“ 我一个人在房中过了六十大庆,吃了一个小小橘子。”沈先生这一生究竟幸呢?还是不幸?我不敢断言。在他八十六年的岁月里,才华被时代湮灭、幸福被生活吞噬。他就带着自己的三四首诗、六七篇文、八九行字,以及百十篇研究文章,躲在自己的茧子里。像他的小说一样,我们看不清他的喜怒哀乐, 他认识的古里八怪的人和不堪言语的苦笑我们都不得而知。始终隔着一层时代的雾霾。

生者若已失其存在本意,虽依旧谈笑风生,事实上心中所受伤害,已无可弥补。

“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发生什么样的关系不仅对个体生命更有价值,而且对社会、时代更有意义,却也不只是社会、时代单方面所能决定的,虽然在二十世纪中国,这个方面的力量过于强大,个人力量过于弱小。不过,弱小的力量也是力量,而且隔了一段距离去看,你可能会发现,力量之间的对比关系发生了变化,强大的潮流在力量耗尽之后消退了,而弱小的个人从历史中站立起来,走到今天和将来。

沈从文的反抗是对自身的反抗,对自己的克服。他知道自己在大时代浪潮下的反抗是那么天真,于是将改变转移到自己身上。破帽遮颜过闹世,漏船载酒泛中流。如尼采说的,在自己的身上,克服了这个时代。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沈从文的后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沈从文的后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