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鸟 古鸟 评价人数不足

自然是部多幕剧

刘未
2018-05-07 看过

前几天,“民谣与诗”的小欢同学在朋友圈很正经的求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当时说先有鸡,因为一枚蛋不足以支撑一个新物种的概念。

最近我恰巧读到这本《古鸟》,书中关于鸟类进化的脉络讲述更坚定了我对自己观点的肯定,虽然这本书里既没有提到鸡也没有提到蛋。

其实我觉得,要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如果能解决什么是“鸡蛋”的问题那前一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是鸡生的蛋叫“鸡蛋”还是能孵出鸡的蛋叫“鸡蛋”?如果是前者,那么先有鸡;如果是后者,那么先有蛋。

但是,如何界定什么是“鸡蛋”恐怕并不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容易解答。

所以,如果严肃认真的考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鸡”这个概念应该更明确一些,也就是说,作为被人类主观界定的一个物种,鸡显然比鸡蛋的定义更早出现,就像我们认可第一只鸟是“始祖鸟”一样,我们认定它是一只鸟而不是一只会飞的恐龙,是基于一系列特征明确的标志指标,纵然这只鸟与那些会飞的恐龙依然存在诸多相似,但我们仍能从这些细微但确凿的差异中辨别出“鸟”的身份,也正因此,我们“发现”了第一只鸟,但我们却无法(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那只孵出这只鸟的鸟蛋。所以,从生物考古学的角度来说,可以肯定是先有鸡的。

另外,我们从生物演化的角度来说,也应该是先有鸡。因为我们界定一种物种,它众多的标志性特征总是以成年个体为基本对象的,而这些特征很难用来界定一枚蛋。比如我们说“人”这个概念,它是以使用工具为标志的,那么第一个使用工具的人基本可以断定是个成年人,他在偶然之间创造了一个工具,也创造了一个“人”,而在他使用工具之前,他的童年和幼年(显然不具备使用工具的能力)都不足以支撑“人”这个概念,由此我们也可以说,第一个“人”是没有童年的。同样,我们也可以说,不存在孵出第一只鸡的鸡蛋。

所以,先有鸡!

我这个解答不知道你们服不服。不管你们服不服,反正我服了。

好吧,我们回到这本书本身。

这本《古鸟》以我国热河生物群为基础,向我们展示了鸟类演化的基本流程。它以大量的化石图片、少量的文字解读,很直观的提供了“鸟”这种生物在一亿多年前向我们的时代迈进的过程。

一亿年前,拥有四只翅膀的兽脚类恐龙和满口利齿的古鸟类共同在天空中翱翔,身披羽毛的巨大的陆生恐龙穿行在参天的蕨类丛林中,这个场景可谓奇幻至极。相较而言,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的场景设定既不科学也缺乏想象力。

你看,大自然才是最好的艺术家。

但是,这个艺术家也很随性,他会时不时大幅涂改自己的画作,由此,大自然的绚丽图景得以不断变换,以至那些时代久远的绮丽景象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自然是部多幕剧。

由于物种的进化更迭,从昆虫到鱼类,从两栖类到爬行类,再到如今的哺乳类,几乎所有的物种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统治”过这个星球,只有鸟类始终被压制,开始是爬行类,现在是哺乳类。

所以,我至今依然带着一个固有的疑问:鸟类为何退化掉了牙齿?

当然,这个问题在学界还没有定论。我只是在想,如果鸟类仍然长有尖牙,它们会不会能够在与哺乳动物的较量中赢得霸主地位?它们有广阔的天空,还有尖牙利爪,即便是陆生鸟类,因为配备了羽翅,它们的腾跃和奔跑也更具优势,而那些犹若鼠类的早期哺乳动物怎么可能在生存竞争中占得优势?

然而,或者是翱翔给了它们不一样的自由,鸟类最终在进化的过程中逐渐小型化,它们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精灵,也成为了我们的幻想和梦境。

2018.5.8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古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