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一副牌玩出了一部小说,甚至是永无终结的小说

王小木
2018-05-07 21:21:00

“我不用纸牌便可以看透布恩迪亚家族人的命运”庇拉尔·特尔内拉如是说。但是庇拉尔这个女巫在《百年孤独》中仍是炫酷的秀着她那副牌,无形之中增加了她的神秘,提升了其档次。每次看到庇拉尔神神秘秘的拿出她的纸牌,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直至卡尔维诺的《命运交叉的城堡》,我第一次去深入了解塔罗牌这个神秘学范畴的东西,同时感叹,卡尔维诺是多有才华,才能将一副牌玩出一部小说,不,已经不限于一部小说,不同的故事组合成不同的排列,它不是所有,就像没有一个可称之为全世界的东西一样。

在我们当前的认知世界中,物体的最小组成是原子,原子组成不同的分子,再组合成千千万万不同形态,从而构成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永远没有尽头,就像幸运女神永远等在成功之门之前,你看得到,觉得快成功了,却永远不会有确切成功的那个点,它是一种持续的成功,这就是塔罗牌大阿卡那牌最后一张牌“世界”的涵义。

我在感叹卡尔维诺才华时,也深陷对他孤独身心的怜惜。确切点说是他孤独的身体,心也许是丰富的。

首先,能将一副牌玩的这么炫目多彩,说明他是做了长久的研究,据他自己所述是持续了两三年的研究,我想到一个人,

...
显示全文

“我不用纸牌便可以看透布恩迪亚家族人的命运”庇拉尔·特尔内拉如是说。但是庇拉尔这个女巫在《百年孤独》中仍是炫酷的秀着她那副牌,无形之中增加了她的神秘,提升了其档次。每次看到庇拉尔神神秘秘的拿出她的纸牌,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直至卡尔维诺的《命运交叉的城堡》,我第一次去深入了解塔罗牌这个神秘学范畴的东西,同时感叹,卡尔维诺是多有才华,才能将一副牌玩出一部小说,不,已经不限于一部小说,不同的故事组合成不同的排列,它不是所有,就像没有一个可称之为全世界的东西一样。

在我们当前的认知世界中,物体的最小组成是原子,原子组成不同的分子,再组合成千千万万不同形态,从而构成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永远没有尽头,就像幸运女神永远等在成功之门之前,你看得到,觉得快成功了,却永远不会有确切成功的那个点,它是一种持续的成功,这就是塔罗牌大阿卡那牌最后一张牌“世界”的涵义。

我在感叹卡尔维诺才华时,也深陷对他孤独身心的怜惜。确切点说是他孤独的身体,心也许是丰富的。

首先,能将一副牌玩的这么炫目多彩,说明他是做了长久的研究,据他自己所述是持续了两三年的研究,我想到一个人,《象棋的故事》主人公B博士,他被监禁的二十多年囚徒生活,只能呆在一个小屋子里,这样的囚禁会让人精神崩溃的,事实上他确实崩溃过,但是象棋拯救了他。他在心里研究了棋局十几年,研究出了一定的成就,无论什么样的棋局,几步之内就能够分析出所有可能的下法,到达这种惊人的境界,真正是阐述了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遥,不,也许说共存更好。

卡尔维诺也经历了这样长久的一个人研究阶段吧,他反复的排列塔罗牌,反复的排列出不同的组合,然后在这副组合上努力构建自己的故事,这其中的心力不言而喻。

而在《命运交叉的城堡》最后,卡尔维诺也为自己的故事给出了一副牌,他说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出现最多的也许就是“魔鬼”这副牌,他写作的目的有发泄内心的意味,他写一切材料在黑暗中肆虐的魔爪。

另外一副牌“隐士”也是他着墨比较多的牌,他用一种淡淡的忧伤目光看着这副牌,回忆着自己曾经过去的人生。他看到的深陷生存焦虑的人,丢掉无数次涂抹又揉成团的纸张。

他看到穿着破旧衣服的老修士,一个人呆在小屋子里,翻阅着一页页目录,寻找着被世人遗忘甚至是遗失的智慧,而这样的形象他自比老鼠,让人何其心酸。

他说圣乔治完成了壮举,却从不露面,只把自己禁闭在铠甲之中,说的应该是他本人,他反复提到的一间书房就是这铠甲吧,他不愿涉世,在这里完成一部部作品就是他的壮举。

我第一次知道卡尔维诺是通过王小波,王小波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之一,而他的杂谈中对卡尔维诺推崇备至,称卡尔维诺是对他影响最深的作家之一,我因此就来拜访了卡尔维诺。

我常常想,你想变的优秀,确实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读书也是这样,你想读好书,就要读那些名家喜欢的作家,就要读那些名作中提到的作品。

而我来读了卡尔维诺,他的很多作品天马行空,超出你的想象力,有些作品读起来也比较费力,但是直至今天,《命运交叉的城堡》让我看到了他的孤独,他一个人在这世间走了一遭,却几乎都是一个人呆在小屋子里,任思绪自由发散。

他常常自问自己不愿意涉世的理由,最后却悲伤的说,从没有找到让自己内心坦然的原因,由此可见,他也是渴望热闹的,只是像一个到了陌生环境的局促孩子,无所适从。而这种局促伴随了他一生,他只能找一个能让自己自得自乐的方式,就是写作,才不至于活着就仅仅为活着。

他仅仅是用一个个故事来呈现这个世界,正如他一直宣称的那样:我不会有个人传记,用我的作品表现一切,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事实。

他没有毛姆的尖锐的讽刺,他仅仅是讲述,而背后的真实,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这才是经典吧,同样的故事,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场合是会产生不同的寓意的,所以他从不尖刻的指出其故事背后的当下寓意,即使写作的当时时代和环境势必影响他的作品内容,他也仅仅是做到去呈现这个宇宙中的现象。

这种理念在他身上并不稀有,乔治·奥威尔的《1984》中主人公看的那本禁书,就已经提到这种文学上的高级品质。

这本书让他着迷,或者更确切的说让他安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如果将他散乱的思绪集中在一起,这就是他想说的东西。这本书是一个和他想法一致的作品,但是更强大更系统,少了些担忧和害怕。——引自《1984》

他指出最好的书是将你已经知道的东西讲给你听。

这种故事思维方式,可以说是最简单的文学表现形式,也可以说是最难的文学表现形式。作家要消除自己的偏见,乐观的描述事实,读者要深入的思考故事背后蕴含的深意。其实,这种方式读者反而是和作家交流更深。

来到《命运交叉的城堡》这本小说上,卡尔维诺真是一个真性情的作家,这本小说对于没有塔罗牌基础知识的人,是很难读懂的。懂点儿皮毛的人,可能读书的效果是囫囵吞枣。

第一遍马马虎虎读完,专门去了解了塔罗牌的知识,并存储在自己的知识库笔记本上,手写摘抄了一遍,印象挺深刻,又去读了第二遍书,深深惊叹于这本书的有趣。其实,很像一个游戏。

简单点儿说,这副牌全部用完后可以组合成所有人的故事经历,后边的人在描述自己的经历时,可以在前边已经排列的牌外围放上新的牌,或者共用已有的排,但是不能用到四周都被包围的牌,而剩下的牌要尽可能的想,用哪副牌可以直接或者曲线救国表达自己最终的意思。

要玩好这个游戏,就要非常的熟知每副牌的正反寓意,还要配合表情和肢体语言。因为这里的人来到这个城堡的代价是失去说话的能力。

整本小说的框架就是一副塔罗牌,配以希腊神话人物和名作中的人物,及其代表的形象。

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不得不说去掉以上框架,就剩下一个个童话故事。故事都很简单,故事背后涉及的人性善恶美丑也都不难理解,出彩之处就在踏上塔罗牌这个基石和披上著名人物形象外衣。

这是一个可以让孤独者沉迷的故事游戏,你可以搭载塔罗牌,翱翔在故事王国中,当你炫酷的变换牌时,就是在编织一个个精彩故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命运交叉的城堡的更多书评

推荐命运交叉的城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