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距离的概算》: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而且不见得都是好聚好散

Hocassian
2018-05-07 20:02:43

两人间距离的概算,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貌似菩萨,心如夜叉”——看似平平淡淡,却潜藏着波澜曲折的思考,来自于一场美丽的误会……
【翰哥怎么看】《冰菓》第二季?速读古籍研究社系列第五卷《两人间距离的概

古典部四位成员升上二年级的同时,米泽穗信这个青春日常推理系列也来到了第五部。主角折木奉太郎这回被设定在学校马拉松大赛途中来解决事件,谜团则是预定即将

...
显示全文

两人间距离的概算,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貌似菩萨,心如夜叉”——看似平平淡淡,却潜藏着波澜曲折的思考,来自于一场美丽的误会……
【翰哥怎么看】《冰菓》第二季?速读古籍研究社系列第五卷《两人间距离的概

古典部四位成员升上二年级的同时,米泽穗信这个青春日常推理系列也来到了第五部。主角折木奉太郎这回被设定在学校马拉松大赛途中来解决事件,谜团则是预定即将入社的学妹大日向友子为何会突然变卦。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他从开学之初的社团招募活动开始,透过回忆仔细推敲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情。

社团招新那天,相对于其他干劲满满的学生,折千二人只是很佛系地坐在自己的招新摊位上,静静地等待着新人的降临。由于被千反田要求认真对待,折木只好放下手中的文库本,面对着那些热火朝天的社团。

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向了对面的点心研究部。比起她们派发的免费红茶与曲奇,折木让千反田留心,为什么一个这样小型的社团能占用这么大一张桌子,还在空余的地方摆起了硕大的南瓜雕像。

一般来说,社团摊位的分配都是取决于其规模。难道是出于点心部会使用特殊烹饪设备的考量吗?折木摇了摇头,因为她们的瓦斯炉一直都没用过。正当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学妹大日向友子听到他们聊着有趣的话题,便上前来搭话。

经过一番讨论与观察,他们发现对面的摊位并没有支起自己社团的招牌,对此大日向的评价是「这帮人肯定心怀鬼胎」(*此处伏笔)。接着,千反田在折木的提示下道出了自己的推理:某个大型社团申请了瓦斯炉并得到了大桌子,那个大社团临时有事来不了就把这些资源给了点心部。既然申请的是做饭用的炉子,八九不离十那个大社团的真面目就是料理部了,而且他们曾说过要在招新大会上做野菜料理。

那么,是怎样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他们全员缺席呢?答案只有一个:食物中毒

后来的故事是学妹告诉折木的:料理部的马大哈们由于操作不规范没有把野菜的毒性完全去除,中午试菜后当然GG了。幸好千反田的及时赶到,请了解医术的入须学姐帮他们催吐,他们的失误一事才得以保密。

这一系列神乎其技的操作令大日向十分惊奇,自认为折千关系融洽(实际上确实如此)的她打算成为古典部的一员,希望借此能获得一份人际交往上的愉悦。

画面一转,又回到了马拉松大赛上。折木算好时机,等伊原靠近的时候,上前询问:

“昨天听里志说,大日向说‘千反田是个像菩萨一样的人’,原话是这么讲的吗?”

“不是的。小日向说的是‘千反田看起来像菩萨一样’。”

时间再次跳转回到了一个月前。生日适逢假期的折木本以为能节能地度过这一天,然而一阵的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切。在大日向的邀请下,古典部四人齐聚,买好了蛋糕来折木家为他庆生。抛去寒暄,众人们突然发现千反田十分清楚折木的家。其实是因为之前被入须前辈拜托看自制电影的时候她来这一带找过折木,而且有次他生病的时候她也来探望过。虽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但还是为了避免被说闲话,千反田抛出了「从折木初中同学惣多那里借毕业册从而找出地址」的借口,而这也成为了下文一处关键的伏笔。

然而更为敏感的折木发现了一处重大BUG,那就是能实现红外线远程控制电灯开关的招财猫依旧被千反田留在了桌上。大概是之前她来探病的时候偶然发现折木使用过,然后为了点生日蜡烛后关灯方便,就没有把这只特显眼,特占地方的玩意儿拿走。

之前好不容易瞒天过海了,如果一个不小心通过招财猫关灯了,势必会引起大家的猜忌,甚至会引发更深层的误解,那就GG了。我们的折木同学通过擦桌子转移注意力顺势拿走一套骚操作接连打出,才避免了一场尴尬事件的发生。

某天下午,古典部一行人巧合般地到齐了。听完大日向一通关于她疯狂追星史的吹水后,被她在追星路上所买的薯片收买了的众人(因为她等大家吃完自己的东西才提出请求,果然计划通)只好在周末前往她亲戚所开的咖啡馆,作为模拟客户充当试营业的实验副本。

来到咖啡店,先寒暄了有关《深层》杂志中刊登的一则诈骗消息后(伏笔+1),老板当然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并向他们提出了「猜店名」的谜题。不过这当然难不倒我们的折木同学,其他人一直思考到离席都没有结果,而他则直接高冷地接过店长的笔,写下了自己的答案,然鹅还是与正确答案相隔一字之遥。而正是对这个字的推理失误,点名了整个古典部系列最为阴郁的一面。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那就有待大家阅读小说原文,自行寻找答案了。(不影响本作剧情)

在星之谷杯(马拉松大赛)开赛的前一天,大日向终于向古典部众人提出了拒绝入部的声明。经过折木与千反田的沟通,以及一系列的回溯,事件的真相不断浮出水面: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千反田在大日向临时走开后擅自帮她接了电话,结果被当场抓包,被误认为是「偷看手机」。为了更进一步的调查,折木决定直接与大日向当面对峙,于是放慢脚步等待高一大部队的接近。两人见面后,先不紧不慢地坐在路边吃起了烤糯米团子,然后她告诉折木,自己在初三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大款」转校生并与之成为了密友,然后被带飞,看演唱会、去滑雪、甚至还组了乐队……

接着在折木神乎其技的推理的压迫下(大日向把杂志《深层》藏起来了),大日向终于说出了实话:她的朋友,之所以如此「大款」,是因为骗了自己外祖父的钱。当她知道自己享受的是不义之财的时候为时已晚,于是就打算通过考入不同高中的方式慢慢疏远那个朋友。结果来到神山高中,遇到了千反田这样人脉雄厚的学姐,经历了「学姐说出了朋友的真名“惣多”」的事情后,胆小怕事、疑神疑鬼的她害怕东窗事发,做出了「藏起印有诈骗案的杂志」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从而引起了折木的怀疑。

事已至此,大日向与古典部的关系也如同折木未能说出口的那句话(要是想来古典部了,随时都可以。)一样,渐行渐远。但无论如何,至少她收获了一份「人间有真情」的信念,希望她,以及现实生活中那些处境相似的人们,在未来的人生路上,能够收获一份如同古典部成员之间这样最平凡的,也是最珍贵的友情吧。

故事的结尾,身为总务委员的里志在队伍的末端找到了折木,两人交流了一下情报,感叹了一下青春的无力感,然后,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两人距离的概算》这样的剧情铺陈方式,令人联想起作者的成名小说《再见!妖精》。该书主角对短暂相处过的南斯拉夫美少女玛亚念念不忘,但当初分离之际对方并未留下联络方式,甚至连她出身自南斯拉夫的哪一国都不晓得。为了能再次取得联系,又或者有个追寻的起点,少年尝试透过自己的回忆,找出玛亚家乡位于何方的蛛丝马迹。

该小说同样是在现实中回忆过往,在数个独立的日常之谜中放置线索,最后将之整合并组合成全书主线谜题的解答。于是实际上颇为相似的写法带来了极具趣味的对比。虽然篇幅长短上的差异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两人距离的概算》在故事编排上的拿捏,相比之下显得成熟了许多。少了妖精一书中在置入线索与推理情节时,偶尔出现的生硬安排,自此可以察觉作者在写作技巧上的进步。

「古籍研究社」系列各书往往都有剧情、写作上的致敬对象。本作虽然同样以迈可·拉文(Michael Z.Lewin)的「Albert Samson」系列第一作〈Ask the Right Question〉为发想源头,但取材仅仅限于书名本身。可以说是作者被书名触动灵感、进而延伸想象后撰写出来的推理小说。

仅透过片段的原作资讯进行个人创作并非少见之事,例如日本漫画之神手冢治虫亦凭德国经典科幻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一九二七年》剧照,自行发想出属于自己的大都会故事版本(有趣的是后来二〇〇一年的大都会动画电影,剧本上的改编却又往原版电影的方向贴近),也因此在创作中对参考对象一知半解不见得是坏事。模糊或者受限的认识,有时将带来更庞大的想象空间;而当创作者以自身的内涵将之扩张、补足时,便能创作出独属于自己、拥有不同风格与特色的优秀作品。

在《两人距离的概算》里头,〈Ask the Right Question〉是谜团本身的成因,同时也是角色所面临的考验。整趟漫长的马拉松路途中,奉太郎只有极短的时间能够进行询问,为此他必须把握机会找出有助于解决谜团的正确问题;另一方面,身为新社员的学妹最后会做出退社决定,也是她本身对问题的选择所引发的结果。

但其实追根究底,问对问题不只在本书是重要关键,在所有的推理小说中亦复如是,因为这代表了解谜者的思考在朝对的方向前进。倘若基于种种理由,不慎在途中摸错路,线索全组不起来倒也还好,起码可以知道跑错方向要回头;最可怕的是明明想错方向,但每块拼图竟然都好像拼得出东西、那东西竟然看起来也还不错……于是接下来自然错错相连至天边,弄不好还容易导致推理者恼羞成怒而不愿正视现实,让真相掩埋于黑暗中。

也因此,〈Ask the Right Question〉的重要性着实不容小觑,否则也不会有诸多警察程序小说时不时强调,一旦在开头的黄金时刻追错方向,破案率很快便会降到令人胆颤心惊的数字(说到这,厄尔·毕格斯(Earl Derr Biggers)的「陈查礼」系列作的帷幕背后(Behind That Curtain)对此亦做过有趣的安排:一个成功得莫名其妙的误导,要说漂亮其实还好,但当结尾揭晓时确实令人忍不住莞尔一笑。)

如何判别线索提出正确问题进而找出解答,并没有一定的法则,就连经验丰富也可能反过来成为误事的因素。阅读这一连串思考与逻辑推演的过程,甚至只看着人类面对这些难题和挑战的方法及经历,本身即是推理小说的乐趣之一。故事中奉太郎透过累樍了数次正确问题来限缩可能的范围,配合回忆里的蛛丝马迹成功找出正确解答。相较之下为了解除自己内心的不安、试图确认自己的怀疑为真,大日向学妹一次又一次的询问却更加偏离真实,陷入不安所制造出的迷雾陷阱,最终因此做出遗憾却也无可奈何的决定。

这连带让人想起本作书名《两人距离的概算》。

在《绕远路的雏偶》的解说中曾提及,友情是种可以自行拿捏距离的关系。但说来容易做来难,实际该如何拿捏却是个尴尬且困难的问题。一样米养百种人,每个人对友情的认知与需求都不同,也不见得都能做出理想的选择。于是因为计算错误而产生负面结果的事例时有所闻,想来总令人十分头痛。

英国诗人约翰·邓恩(John Donne)曾在他著名诗作《No man is an island》中咏叹:「人非孤岛,无人可自全(No man is an island,entire of itself)」。人类是社会的动物,绝大多数人无论透过什么,总需要与其他同种类生物有所连结,才得以在某种程度上感到安适;然而人心隔肚皮,相处起来很容易兹生问题。你想的不一定和我想的相同,我渴望的也不见得你会想要。即便感受差异也算是相处趣味的一种,但当造成痛苦、不安、害怕等负面情绪时,友情也将无以为继——无论那一切在当下或曾经有多重要。

大日向学妹对变质的友谊感到害怕,她一方面惋惜于美好时光的逝去,却也感到解脱。在这样的她眼中,古籍研究社成员的相处模式,正是她所向往却失去的人际关系。感到羡慕的她加入社团,或许也没有认真融入其中的打算,只是喜欢那股氛围而想在旁边看着,却是一串误会的开始。

人时常会放大内心的所思所想,误以为他人正盘算着自己在意的事。当大日向为了朋友可能带来的麻烦而忧心,也不自觉将周遭无关的事件、言语加以连结,并被奉太郎注意到的的盲点所迷惑。疑心生暗鬼的结果,变成处处都是鬼。错误的出发点带来错误的问题,无论得到什么答案,想必最后都会觉得对方看上去宛若菩萨吧。

奉太郎在马拉松大赛里,原本企图计算和谈话对象的距离,但很快发现数学公式在现实中几乎无用武之地。先不说如何确定他人的行进速度,就连自己的速度都难以稳定控制。除非按策略主动缩短距离,否则想接触即便不是难如登天,至少也非容易之事。友情的建立与维系就某方面而言也是如此,若将人生视作马拉松,那每名跑者也都在独自前行,持续着永不间断的相遇、陪伴与分离。

人和人之间的误会并不是找出真相就能得到美好结局,在推理小说谜团揭晓的那一刻,故事人物的苦涩才正要开始。哪怕疑虑得到解除,但破坏已难挽回。即便并非不可逆,但想弥补破损的关系终究不容易,也不见得想去做。究竟该如何才能计算出与他人合适的距离呢?或许在青春时代重重摔上几跤,便是在往后人生建立起友谊方法论的必经试炼吧。

两人间距离的概算,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两人距离的概算的更多书评

推荐两人距离的概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