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史记 9.4分

论《史记》书

一笑闵恩仇
2018-05-07 18:56:45

《史记》者,中国史家之极也。盖中国之有史之时,以至今日,未有过《史记》之史也,即某奋力书者,亦不能及也。余观《史记》其文,亦观太史公其人,常慨叹也:中国有《史记》者,中国有太史公者,实中华之极幸也。然太史公之言,余亦不能全盘接受者,盖以其限于时代也。今著评论《史记》之文,仿余之影评之言,试之以假文言,以抒余之赞叹,亦表余之异议也。 余论太史公,谓其为限于时之自由主义者也。其论项羽者,入之本纪,其论陈胜者,入之世家。其更有甚,因封建重男轻女之时,入吕后之传本纪,无立汉惠之传。李陵者,受迫之汉奸也,君臣唾之,其后坊间益有《杨家将》者,以杨业讽之也,然独太史公怜其以数匈奴围,孤立无援之境,因狂直言汉武。其人品者,足可见也。余言其主义自由者,以其入项羽本纪,入陈胜世家,入女吕本纪,其为人信条,盖作二十四史及古史者,无有先进过太史公者也。近今之谓曰自由主义者也。然其限于封建时代,以君臣纲目为正统,此之太史公之瑕也。 若以余试作主席之传,必数阅内参,遍寻缘由,以粉饰其为政之过,施政之暴也,盖余思维之偏崇拜之至也,然太史公必言其解放人民之功,亦言其发动运动之过,此余之不如太

...
显示全文

《史记》者,中国史家之极也。盖中国之有史之时,以至今日,未有过《史记》之史也,即某奋力书者,亦不能及也。余观《史记》其文,亦观太史公其人,常慨叹也:中国有《史记》者,中国有太史公者,实中华之极幸也。然太史公之言,余亦不能全盘接受者,盖以其限于时代也。今著评论《史记》之文,仿余之影评之言,试之以假文言,以抒余之赞叹,亦表余之异议也。 余论太史公,谓其为限于时之自由主义者也。其论项羽者,入之本纪,其论陈胜者,入之世家。其更有甚,因封建重男轻女之时,入吕后之传本纪,无立汉惠之传。李陵者,受迫之汉奸也,君臣唾之,其后坊间益有《杨家将》者,以杨业讽之也,然独太史公怜其以数匈奴围,孤立无援之境,因狂直言汉武。其人品者,足可见也。余言其主义自由者,以其入项羽本纪,入陈胜世家,入女吕本纪,其为人信条,盖作二十四史及古史者,无有先进过太史公者也。近今之谓曰自由主义者也。然其限于封建时代,以君臣纲目为正统,此之太史公之瑕也。 若以余试作主席之传,必数阅内参,遍寻缘由,以粉饰其为政之过,施政之暴也,盖余思维之偏崇拜之至也,然太史公必言其解放人民之功,亦言其发动运动之过,此余之不如太史公者也,太史公即至今,其为人亦必谓之人曰右者,受林江之祸也。无此人格,无以作《史记》以为绝唱。以班固之保守,赞刘汉之正统,以司马光之保守,唾变法之新政,其作史书,虽蔚为大观,然其精神之搏动,信念之挥洒,远不若太史公矣。余观周公鲁迅之言甚宜:“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太史公作《史记》,自言“成一家之言”,其中洋洋洒洒,自发议论,直抒胸臆,其自由精神何其广也,然余二十三史者,信条保守,模式固定,乃成官家之言也。太史公之书史精神者,绝也,罔矣。 古希腊有盲者诗人,名曰荷马,作史诗二,前曰《伊利亚特》,后曰《奥德赛》,俄之作家托氏赞曰:“《荷马史诗》者,若清澈之溪水,上见日光反映,下见细沙沉底。”以其为古希腊之著于世界之文。以色列有巫师、诗人、史官二十余人,合作《旧约》,载犹太之起源、征伐、君臣、神圣事迹以传后世,又有宗教组织号曰基督,为耶稣所创者也,收门徒十二以授之。其门徒合著《新约》,附之《旧约》之后,合称《圣经》,载基督之神圣事迹以传后世。《圣经》现闻名于世,盖以基督借资本主义之发展也。余观《圣经》,又观《荷马史诗》,又观太史公之《史记》,常以其体例相近者颇多,然《史记》比其有过且远而无所不及也,此非余以中国人也。《圣经》之初五纪,和合译曰:《创世》、《出埃及》、《利未》、《民数》、《申命》,似《史记》之《五帝本纪》,所异者,唯太史公之唯物,不取怪力乱神也。后《撒母耳记》书扫罗之败,似项羽,《士师记》、《列王记》、《历代志》之书以色列王更替,似《本纪》《世家》之书天子诸侯更替也。遂《荷马史诗》《圣经》之写作,与太史公之写作,去叙事之速,馀皆近也。然称其精神,则所异甚矣,此所余观《史记》之远过《荷马史诗》《圣经》者也。太史公立传,皆显其唯物信条,盖不以神怪为人所以兴,不以神怪为人所以败。所兴者何,所败者何,皆人情与社会者也,欲劝人之进取也,所言神话者何,讽也,笔春秋也,观陈胜语即知其意。然观《圣经》《荷马史诗》,人之所兴,事之所败,盖因神也,命数也,此非灭杀人之能动邪?思想之深,可知矣,太史公其言“究天人之际”,宜哉,其所赞人之能动,广哉。余观知乎皆曰:“大禹治水比之诺亚方舟。中华以人力克洪水之祸,比之犹太上帝启示,甚智也。”深以为然。 太史公亦自谓曰“通古今之变”,惜太史公居于西汉封建未兴之时也,益无见资本主义之发展也。其通古今之变,比之马克思之历史唯物,差矣。太史公言五帝三代,必数称其德,以讽汉武之暴,然余观之,以为大谬。世皆称其以德,盖粉饰统治,统治思想之言也。主席诗叹:“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主席言统治与反抗,意甚深,余甚赞也。五帝者,奴隶主之首也,增之伯、禹,以其十余家之势力,经略中华两千余年,阶级之固,犹过坚金。秦祖,禹之辅者也,诸侯祖,三代天子也,三代天子祖,五帝也。及至秦末,始有陈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意所在,破阶级之固化也,其精神者,甚为可取。至刘邦,始有布衣为天子,贫贱为帝王,盖阶层之变,何其难也。及至资本社会,破封建之伪善道德,皆以利称之,阶级之变,甚易于古也,然于百姓者,亦难也。 太史公作文,以《表》为经,以《本纪》、《世家》为纬,以《书》为制,以《列传》为详。各文之所属,参差交错,相互包含,余甚赞之。美有作奇幻者,名曰乔治马丁,作《冰与火之歌》,其叙概以视点人物为观,世称POV以赞之,甚以为精妙。然太史公作《史记》,结构安排不遑多让。以《本纪》以为核,概述经纬天下之事,以《世家》为幔,概述辅佐元首者,以《列传》为表,详解天下之变,大事之细,又作《书》以显古今为政者策。观《本纪》《世家》,又观《列传》之叙,以细事补充大势,以大势统笼细事,以通古今之变。南斯拉夫又有米洛拉德帕维奇者,作《哈扎尔辞典》以示人类叙事之诡,有《罗生门》之意也,然太史公之传记互见岂不先哉! 余观《史记》多篇,常叹人物之命运也。夏商之纪年尚矣,然西周以至秦汉之事,今世已知颇多。盖诸侯各国,皆有子弑父之事,载于各诸侯《世家》,已麻木也。春秋战国之际,诸侯侵伐甚急,以至一年一战,无无事之秋也,及至吕后之世,生民始脱战国之苦,然之生活者何如,此不为太史公所载也,亦无人载也。余更叹者妇女也,古之妇女,益难于男者甚,盖女性之属,月受月经之苦,及至生产,受扩张之痛,亦以卫生之弱,亡者颇多。古之妇女,亦无自由意志,其所属者何,其所喻者何,盖以面貌、乳房、阴道、子宫为重,以妇女不为人也,为生育之机器也,亦今之谓肉便器也。及无男嗣,必受家人之不齿也。及余兽欲起,亦常思以妇女为奴,奸淫以纵淫欲,无视男女平等之观念,此非男属天性及余之兽性乎? 《史记》篇目众多,余不能以此文遍历评判,然余观《史记》,以为太史公之叙事,立核心命题若干,盖《史记》之篇章,皆见命题之意。何为《史记》之核心命题?余今观之,总结如下:中华文明起源第一、奴隶制度变迁第二、秦汉制度改革第三、春秋战争第四、战国战争第五、楚汉战争第六、皇权功臣矛盾第七、中央地方矛盾第八、刘室宗亲矛盾第九、汉初政治路线第十、民族关系第十一、科技占卜第十二、学术思想第十三、社会大观第十四。此十四条者,余观书之获也。太史公著书,字五十万,然其叙事于今观之,甚为略,《史记》其书,亦为概括,今人研究,宜为必要。 新史观言历史之叙述,人所发明更改者也,盖黄帝观念亦为太史公及前人所发明也,今言中国人者,炎黄子孙也,皆以黄帝为中华民族之共始也,岂有基因之证邪?余观《史记》,甚有异。黄帝之事,不为中原扩张侵伐四方蛮夷之粉饰邪?盖所征服者,皆言其祖为黄帝,以灭蛮夷之言,除蛮夷之俗,更蛮夷之志。犹日本军国“东亚共荣”之意。量黄帝之先,所居不过河南一省之地,何以至今960万之陆,300万之海,唯扩张与侵伐耳,然此亦中华之过于亚历山大、铁木真者也,马其顿之亚历山大、蒙古之铁木真,穷兵黩武无过此二人者,然其功绩,犹昙花之一现。亚历山大者,一统希腊,南伐埃及,东征波斯,更东至印度,功业何伟,奥利佛斯通以电影立其传。铁木真者,一统大漠,东破金军,西灭花剌子模,其后更至欧洲多瑙,所战不可谓不艰也,中国亦有电视之传。然二人奇勋分崩,国家分裂,亦在转眼之间。中国之疆,自黄帝至今,所扩亦多,然不求创奇功以撼世,乃深思维稳定统一之策,不可谓不明也。 奴隶制者,西方之观念也,中国有乎,今人甚疑之,然众意所在,盖夏商西周为中国之奴隶社会也。夏时资料无见,今人考察甚难。然禹者,应有此人也。盖夏初之际,黄河上游有大地动,山崩,围堰塞湖,蓄水甚多,水泄,发大洪水,水量六倍于九八长江之洪,下游淹,文明迁移,至河南,此为地质家所证。商之资料清前无见,世皆以为太史公妄言,甲骨一出,学界惊,太史公之言确也。周之资料比及夏商,已众矣。世称周公姬旦,皆赞其解梦,此何其狭也,周公者,分封之奠基者,西周四百年之政,周公为始,其建树,唯始皇主席可比。其信念者,孔子所推,儒家之源也。周公之政要,盖宗法也,伦理系之宗法,宗法系之血缘,儒家之治,亦以宗法为基,维其大统。周公之功,及至今日,亦深远也,盖家庭者,中国人之为重者,此观念之始为周公也。黄帝者,部落之首领,成汤者,城邦之元首,及至周公,始有国家之概念,中华文明始立,中华国家始建。盖中华文明之蓝图,周公作之也,中华为文明之功,周公称首。 至西周末,分封制度,已为束缚,周之权旁落,诸侯侵,世异变。诸子百家,皆言其道。然弱肉强食之时,唯刑名法家可称于世,盖以儒墨之言,无以立于乱世也。法家者,著述虽多,然其概要无离法、术、势者,法者,严刑峻法也,稍有疏漏,即受重刑,术者,政治斗争之术也,概今之大清洗也,势者,君主集权专制也,盖中国独裁之始也。以法家之意,废分封,立郡县,天下之权,皆掌于一人,以定国家之统,无有诸侯之患,天下安定,然其以“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亦为《一九八四》之极权之始。吾观豆瓣用户,皆自由主义者也,其观本朝,嗤之以鼻处甚多,太史公言法家,亦多失公允,盖自由主义于法家水火不容邪?惜哉!法家者,须也,自由主义者,亦须也,无法家,吾失安宁之环境安定之生活,无自由主义,无以抒人之本性,两者皆须,何以针尖麦芒相属? 春秋之战,亦虚伪也,无可称者。当世之时,仅立称霸之意,无思统一之心。其所称霸者颇多也,皆此一时彼一时也,东有齐桓,中有晋文,西有秦穆,南有楚庄,亦有夫差、勾践、郑庄之类,皆显于一时也。其所威之时,天子亦惧也。齐桓与盟,曹沫一劫,即还侵地,意固诚,然此不为《天龙八部》之耶律洪基乎,盖萧峰当入《刺客列传》也。宋襄者,天下鲜有腐至如此者,及战,亦言仁义礼事,太史公惑,赞其行,亦狭也。夫差、勾践者,当世多有电视剧言其事者,然余观《史记》,今人之言多小说家虚妄编造,无足信者。吴之败,在楚,不在越也。 战国之战,春秋无可比也。白起者,中国歼灭战之始也,每略地,必屠歼,以削敌国之力。六国人口损减,国力即微,战略之主动易失也,主动一失,即为被动,秦之用白起之略,不伤六国十指,但断六国一指,其意何其明,其志何其坚。当其时,战略有二,一曰合纵,一曰连横。遂有游说之徒,逞口舌,辩论各国之利害,一言而王振恐,其功大乎,大也,然外交者,国力为其基也,即无实力,何谈外交。余以为苏秦张仪之事,虚夸多,无尽信也。合纵者,抗秦之高计,然何无成功邪?秦之意甚明,六国无察乎?秦东乡甚多,六国无视乎?齐立山东,距秦甚远,惑于秦之重赂。然韩赵皆首当其冲,无合纵抗秦之举,乃东伐,岂不短视乎。楚力固强,赵变胡服,皆有统一中国之机也,国灭者何,概无统一中国之意也。 秦汉之际,时局大变,为王者十余,然可称者鲜矣。余观项羽,其力何其猛也,其视何其短也,其用人何其亲也。项羽之败,在腹背受敌,每战皆被动,战线长,不能自顾。然其猛者,田荣、彭越每扰,亦常破之,余思项羽之兵,战力不可量,概中国之兵勇猛无过项羽者,垓下初,韩信首战,亦败。然韩信谓项羽:残忍好杀,匹夫之勇;用人不信,妇人之仁,确言其性也。垓下之败,四言天命所定,无省己之过,亦悲也。刘邦者,缺点亦多,然其用贤人无拘无束,定政策约法三章,皆项羽所不及者。彭越者,中国游击战之始也,其力虽弱,然每扰项羽后方,攻其粮道,乏其战力,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功劳亦大。韩信者,兵仙也,其所精者,在度兵之力,兵忠力几,兵战力几,兵耐力几,兵士气几,皆明察无遗,盖人性所善者何,所恶者何,韩信皆深察也。张耳陈馀之事,余深叹也,朋友先时亲密,其后如仇,绝交之事,少乎! 皇权功臣之矛盾,余观今之公司,亦常有。余观刘邦之功臣,有窥权之野心,无造反之决心,所反者何,刘邦之迫也。刘邦之时,反者众,然余观刘邦,非处被动,概使功臣反者为刘邦之意,功臣一反,即占道德之高,诛功臣之出师有名。卢绾者,刘邦之亲友,其父相亲,其同日生,亦同学,卢绾亦反匈奴,盖刘邦之迫也。张良、萧何之属,亦疑之,恐不取黄老不得生也,张良修仙,陈平好女,萧何贪财,由皆如此。文者易生,然武将者,不得逃也。彭越确无反意,亦求吕后,亦为戮,分其肉与诸侯食,以示无反意,黥布遂反也。及景帝时,亦言周亚夫曰:“纵不反地上,亦反地下。”其诛功臣之心,固明也。然不诛功臣,何保接班之安稳。 中央地方之矛盾,周时见矣。西周末,天子无势,分封之弊明,及春秋,诸侯相侵,无尊周室,纷乱百年,世受其苦。及至王政,始统天下,采李斯之言,废分封,设郡县,号皇帝。天下权归皇帝,地方权归中央,其后两千年之矛盾始立,至明清,废丞相,设军机,中央集权极也。及今日,中央之权亦集。中央集权之兴者何,农业也,中华之农耕,其时久也,中华之重工,其时短也。凡重农业者,常兴中央集权也。 汉初之制,非秦之一也。其采郡县,亦以分封相辅。刘氏宗亲之矛盾,亦见于东周,诸侯者,多姬姓之宗亲,多刘氏之子孙。皇帝者,虽传刘盈,然刘盈无后,传乎谁?凡刘姓者,岂不皆有望哉。凡诸侯二代,无劳,好奢,生事也。刘姓之矛盾,于吕后、梁孝、七国时尤兴。吕后之生平,亦悲也,其嫁刘邦,刘邦常犯事匿,岂不担心乎。楚汉相争,吕后为质,生活岂不卑贱,亦有烹之灾,然刘邦有戚夫人之好,岂理吕后之黄面。女人色衰而爱驰,悲哉!子以母贵,赵王如意显,而刘盈废也。其后人彘戚姬,盖吕后人生之叹也。梁孝王者,景帝之弟,有功。景帝尝言传位于弟,大臣阻之,遂无以成,梁孝愤,诛袁盎,景帝遂远之。刘濞之子,骄,为景帝杀,景帝采晁错言,亦侵刘濞属之国,刘濞遂连齐楚赵反。吕后之乱,梁王之愤,乃世袭之祸。刘濞之乱,乃分封之过。及汉武,采主父之言,大而化小,小而化了,分封之患乃除。 汉初之政,取黄老之言,甚为自由,与本朝异。黄老之道何,无为致有为也,取此言,生民得脱战国之苦,秦之暴政,颇得亚当斯密之意。然余观之,黄老之政非好。汉初之时,官僚为政者,多尸位素餐之徒,言及其职,语塞不能言,盖汉初之时,官僚多不事其职,以无所事事为誉。及至汉武,为政大异,取儒之言,废黄老之政。然汉武之儒为儒乎?亦非也。公孙弘、主父偃为儒者多为法者多,余以为法者多,孔子之意何,仁政也,公孙弘者有乎,杀主父偃,废董仲舒,不为公孙弘之意乎,皆为汉武之集权也。 匈奴何往,余不能言。然征匈奴之事,乃汉武之大功,为此战。中华乃成之大国,两千年中华之霸主地位始立。战国之时,匈奴数侵,诸侯常征之。赵武灵王,师匈奴志,胡服骑射,雄极一时。楚汉之战,中华事多,匈奴遂侵。及至汉武,始伐匈奴。余观卫青、霍去病之绩,兴叹也,其伐,至今之外蒙,匈奴所亡,至西伯利亚。张骞者,大丈夫也,汉时探险,犹今之火星发射。至新疆哈萨克斯坦,留匈奴十余年乃还,开丝绸之路,意义者大于苏武。太史公言其好事伤财,所见偏也。李广利伐大宛,则功过参半,其所劳民众多,杀伐亦重。然所获甚少。其出西安,伐中亚,其程同亚历山大东征之途也,亦为时之壮举。太史公立边疆之传,始知广东、福建、云南、贵州、四川、新疆、中亚、朝鲜、蒙古之状,其地理之意,深也。 古之科技,以天文,历法,占卜为重。太史公之本职,非编史书也,乃天文观测也。其作《天官书》者,记汉朝皇家天文之志。其分天为五,非十二黄道之分。然余天文所知甚少,无及太史公,不知其天之细分,亦不知太史公之谓星及今之星座何。古之农业,受天者重,历法之修,宜为重要,然余亦不知历法,无识太史公之计算,亦不知秦汉之日历。医学之事,太史公传二人,一为扁鹊,一为仓公淳于意。中医之言,余惑也,余亦曾为马悦凌之言迷,然今观其人,江湖术士也,其信者何多。中医可信哉,余不知也,余所知者,中医乃长期实践之果,然无今科学之实验思维所证。古之西医,亦无科学,然今之西医,有科学完善之体系,实证临床之检验,余信也,中医者,亦不可证伪也,然扁鹊言病者无信巫,余以为然。余观《史记》,始知仓公乃缇萦所救之父也,其所记医案,亦为重要。太史公记占卜者二传《日者》《龟策》已失,今者非太史公之言也。然余以为占卜者阴阳家之言,甚为虚妄,名家逻辑学之言即可驳。占卜之论五花八门,其所传四千余年,可有重大理论之发现乎,可有言之必现之方法乎,占者常言其可信者百有七十,以上千年之发展,其效率仅如此,岂不为天下笑。其可算,何不自立为王,算美国之用兵,以中国为霸,何以占卜他人也;其可用降头之术,何不咒国家之主席美国之总统。余观董仲舒之天人感应,不为莎朗斯通四川地震言论之师乎? 古之学术,有儒,有法,有道,有墨,有名,有兵,有阴阳,有纵横,太史公所重者为儒。儒者,孔子所立,称仁义,复古制,非适战国弱肉强食之世。及孟子,言重民轻利,然吾观孟子,其书亦颇有吹嘘,若孟子嘴炮如此,何无人任用乎,同门者荀子,亦颇批判。荀子者,世言其为儒,然其徒,韩非李斯,皆法家,盖荀子集百家所长也。秦焚书,儒家失多,汉寻老人,记儒书所失。有辕固生之属,传《诗》、《春秋》、《尚书》之言。又有董仲舒,设国家之学府,授儒家之言,当世之时,皆以为《公羊春秋》为嘉。道家者,太史公父所推,谓其因时而异,黄老者,入世之道家,庄子者,隐世之道家。法家者,君主之哲学也,西方有马基雅维利,著《君主论》,中华亦有韩非子言君主统治之道,早马氏一千余年。其言君主,无视世之道德,皆以权力稳固为重。名家者,中华之逻辑学也,其采亦可观也。墨家者,不为太史公所重也。阴阳家者,忌讳甚繁,使人受限,其占卜之语,吾所厌。 社会大观者,有刺客者,有游侠者,有滑稽者,有佞幸者,有货殖者。刺客者,太史公盛赞,传五人,曹沫、专诸、聂政、豫让、荆轲,皆忠义之士,曹沫、荆轲亦为国家之英雄,胜余三人。后世史家,以刺客为忌,无有刺客之传。游侠者,余所惑甚多,余观郭解其人,近似弗朗西斯科波拉《教父》之柯里昂,乃地下世界之领袖,不为黑社会乎,然游侠所在,组织以义称,威胁皇权,法家所不容也。余叹者,公孙弘以儒者称,亦杀郭解。滑稽者,佞幸者,对照也,太史公之意固明。货殖商人,封建以为末业,常打压。梁启超言《二十四史》乃二十四家史,唯其载政治史事颇多,经济史少。然太史公《货殖列传》、《平准书》者,古代经济史之首立也,其言人之本性,趋利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亦为利往。太史公之言,先于时代也。 中国之语言,今取白话,其固有利。余旧时不知文言文之美,今观《史记》,始识汉语之貌壮,皆在文言文,其气势者,胜白话远矣。太史公之散文,于汉语之发展,意义深重,余乃知文言文之法,亦为世界语言之奇葩。韩非之文,李斯之文,司马相如之文,余读数,每读,常叹其文气势之磅礴,态度之自信,余常受其激励,甚觉其妙。然今取白话,亦时代之需也,文言文者,字僻义繁,无庞大之注释者,余亦不能观《史记》也。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太史公者,受腐刑,身残,不为男。然余观太史公,身即残,亦真男子大丈夫也,世之身体完整者亦不能及。李陵之事,汉武所问众,所言皆意避自身之祸,落井下石,数李陵之过,陷其不义。及太史公,不与众同流合污,赞李陵之风,言其过人之处。受祸,乃发愤,亦有过人之信念也。《史记》之书,奇也,余以为凡中国人者,皆宜读也,需知太史公之书,为世人所作也,非为官家所作也。 余以假文言者近八千字,记余论赞之言,载余观文之感,供诸君观。余误亦多,望诸君不吝赐教。《史记》者,确为佳作,此评《史记》之言,乃余所作文章之字最众者,亦过余评大卫林奇《双峰:第三季》之言近三千字,若余以白话评之,恐已万言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