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再相逢,竟无语凝噎 ——简评《海上提琴师》

水豆豆
2018-05-07 17:28:04

比之东方小说惯用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的伤感情怀,带有浓重欧陆神韵的法国情怀则更显得完美和幸福。这水一程山一程的人生路,亚纳由一个心地单纯的在父权制困囿下生存的文艺男孩渐渐地长成了寻找自我、认定自我、确认自我的惯看春风秋月的男人。这一个蜕变的过程,集中在四年左右的动荡时间里,它承载了太多太多的难以名状。这里,我们试着用人物情感和人物关系的视角来了解一下这个与海有关的故事。 文本采用了白玫瑰—粉玫瑰—红玫瑰—白玫瑰的圆形叙事手法,语言细腻平实、生动形象。在海港生活、航海生活、音乐艺术方面,它可以称得上是一本活生生的教科书。 故事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前的一段时期,以第三人称叙述。作为优秀航海家的后裔,拥有浓厚艺术气息的亚纳已经远离了航海生活。但这并非其本心使然。 弗兰切斯卡的出现,引发了亚纳对其深切的爱,使得亚纳自我意识在与父亲的碰撞中觉醒。鬼使神差的误解,让亚纳挣脱了父亲对自己的束缚,在本无目的的出走中,踏上了冥冥之中的航海之路。 科皮亚克是亚纳祖父形象的化身,他无限热爱三桅帆船的航海捕鱼事业,英勇无畏敢于探索。他用“成长是需要独立面对所有的问题”的信条来激励亚纳,给予他机会,而不给予他任何偏爱形式的庇护。 科皮亚克对三桅帆船过度迷恋的古典情怀,让他在新航海时代的宠儿马达船的面前郁郁寡欢无所适从。 亚纳一伸手一纵身救下的生死之交孤儿罗易克,是一个有血性有义气有极端商业头脑的人。利益曾一度让他变得冷血和无情,但良知最终还是唤醒了他的拥有温情的热血。 亚纳在遭遇死亡的威胁之后对现实的幸福异常珍惜,就有了与伊丽莎白的爱情结晶——小皮特,故而有意将自己对弗兰切斯卡的思恋强压在潜意识的深处。 特蕾莎是没有灵魂的弗兰切斯卡的躯壳,她浪漫多情随心随性,把人之间的欲望需求看得很透。她有点放浪,可以与之欢快一时,但很难长久,亚纳明白她不是自己最终的爱情归宿。 收尾中亚纳和弗兰切斯卡的再度重相逢,看似圆满大快人心,实则经不起推敲。不过是用“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一厢情愿,在设想中成全了两个心心相印的人。我个人认为,公爵的宗族和其背负的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是不允许弗兰切斯卡的爱情有自由归属的。 这本书,如果用羞涩的矜持的东方人的观念去理解的话,书中主人公们由一见钟情到情定终生的进展太过仓促。 书中不乏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偷影子的人》、《追风筝的人》、《老人与海》中恶劣环境对独立人格百般磨砺的场景和亦师亦友亦亲的相互鼓励的人文关怀。 总的来说,这本书还是很感人的,值得反复地去回味一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上提琴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上提琴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