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一地鸡毛 8.1分

小林这人我认识

重庆小木头
2018-05-07 16:33:21

买来很久的书,当时买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在看完电影后,再读一读文本原著。

读完《新兵连》后心里咯噔一声,读完《单位》后吃了一惊,读完《一地鸡毛》后直接吓一跳。

这些小说中里的主人公,怎么读着读着就像是我们自己一样。或者可以说,把书中的“小林”、“老周”、“老张”换成我们这些芸芸众生的大多数人的名字,都是适用的。

我惊奇于什么样的经历能够让刘震云写出这些东西,即便不像女老乔在单位里混了三十二年,怎么也应该在某部门里待个十年八年才有这些体会吧。

但网上搜他的简历,分外简单, 稍能明确的只有“1982年毕业到《农民日报》工作”。

在那个年代,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也大同小异,在《农民日报》工作的刘震云,应该亲眼目睹了他小说中所描写的不少情节。但我们这些“小林”、“小周”所关心和在乎的,是家里老婆今天心情如何,是孩子早饭有没吃好,是昨晚拖回来的白菜会不会捂烂。

有的人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也得每天考虑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挤公交的烦心事,但他们能够从这些现象里去思考和分析、琢磨背后的意味和规律。真能够这样做的话,小林也许今后就不一

...
显示全文

买来很久的书,当时买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在看完电影后,再读一读文本原著。

读完《新兵连》后心里咯噔一声,读完《单位》后吃了一惊,读完《一地鸡毛》后直接吓一跳。

这些小说中里的主人公,怎么读着读着就像是我们自己一样。或者可以说,把书中的“小林”、“老周”、“老张”换成我们这些芸芸众生的大多数人的名字,都是适用的。

我惊奇于什么样的经历能够让刘震云写出这些东西,即便不像女老乔在单位里混了三十二年,怎么也应该在某部门里待个十年八年才有这些体会吧。

但网上搜他的简历,分外简单, 稍能明确的只有“1982年毕业到《农民日报》工作”。

在那个年代,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也大同小异,在《农民日报》工作的刘震云,应该亲眼目睹了他小说中所描写的不少情节。但我们这些“小林”、“小周”所关心和在乎的,是家里老婆今天心情如何,是孩子早饭有没吃好,是昨晚拖回来的白菜会不会捂烂。

有的人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也得每天考虑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挤公交的烦心事,但他们能够从这些现象里去思考和分析、琢磨背后的意味和规律。真能够这样做的话,小林也许今后就不一定非得变成老林,也可以成为林老。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并非一定是在某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更多的,是今天你和他都出去买豆腐,你昏昏沉沉地想着昨晚的球赛而他记挂着有份文件没处理完;

你和他都在办公室里坐着写材料,你为好不容易凑够了三十页而高兴,他却在仔细核对里面的数据是否准确可靠;

你在仔细回味昨晚老婆似乎变了个人,做起来特别有激情,热情主动,温婉可人。他也在回味,但回味的同时不断地整理着办公室的文件资料。

资格是在不知不觉中失去的。

读书最怕两端,一种是读《一地鸡毛》这种,较为立体而深刻地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平头百姓生活的。读起来我们会怕,担心成为小说中的那种人。

我们会恐惧,因为我们也许不像小说中的人物那样,得过且过。我们努力、上进,我们勤于学习、乐于助人,我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依然在单位不愠不火,上升的通道中依然没有我们的名字。

另一种是读名人传记或者是帝王小说,读起来轻松畅快,酣畅淋漓。

我自己手握大权,别人的生死取决于我的一言一行,纵有极多的无奈,但人上人的地位是提前设定好了的。这种书我们读起来也会怕,因为当我们合上了书,当我们经历了太多的“权谋”和“血腥”后,会发现那些勾心斗角、睥睨天下瞬间便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晚上谁去接孩子。我们也会恐惧,因为生活中似乎不需要那么多弯弯曲曲的心思,你懂得了权衡大局,但你依然写不好面前的这份文件;你了解单位上张三李四王五站在A局长一边,赵六徐七周八站在B局长一边,但你在局长问业务工作时依然磕磕巴巴。

真正有理想懂做事的人,其实不需要想那么多的事。

刘震云本身并没有给出答案,也不需要给出答案。每个人都可以对号入座在小说中找到自己的位子,但路该怎么走,仍是自己选的。还在挣扎中的人,加油,努力先过上小林的那种生活。已经过上小林那种生活的人,你完全可以选择更加积极的一种过法,因为小林这人我认识,你也认识,他为什么会成为这样子,你心里面还没点B数么?

来,干了这碗鸡汤,为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地鸡毛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地鸡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