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帝王传》一点感悟

都尼玛神马玩意
2018-05-07 看过

稗官野史?发现只要不读专业书就流畅的一逼……最喜欢奥古斯都,有里有面,是自己追求的目标。但发现自己最像提比略,书里评价是“无耻的虚伪”,做事就是“别人拖延做允诺过的事,提比略则是拖延允诺已经开始做了的事。”我觉得提比略是个庸才,他的才能心智都不及奥古斯都,但是奥古斯都对他的教育又是深远的,所以奥古斯都的远见与行事背后的动机在他这里都变成了形式,而且由于能力不足,都成了十分拙劣的表演。也正因为他的拙劣,采取粗暴的方式把共和思想完全转化成了专制与奴才的思想。如果奥古斯都是曹操,提比略就是司马昭。回来这本书,更改了我两个认识。第一,作为一个庸才,我总是以阴谋揣度英雄。不过我重新理解了品格高尚。以奥古斯都为例:我以为奥古斯都的慷慨是假装的,是有目的的,但是从提比略提到的书信这里来看,奥古斯都认为慷慨能让他流芳百世,他自己也认为慷慨是应当的。这,就可以称作品格高尚了。相反适用于阴谋论的是:如提比略,明明不相信慷慨是应当的,强装慷慨还让人看出来,这就是虚伪了。第二点就是推进了政治与道德的关系认识。我从前对这对关系有一个单项的基本认识:道德是习惯法,政治是成文法,没有成文法仅仅依靠习惯法是完全不行的。充满了唯法主义与社会契约论的影响。但是现在看来,我们需要问自己:当我们谈论政治时在谈论什么?答:谈论政治是为了让参与其中的人提升自身的德性。所以抛开道德谈论政治法律,毫无意义。二者是双驾马车,二者是灯绳。不是上下关系,是并行螺旋关系。

另外,可以看出一些政治传统。首先,通过诸君乱搞男女关系的现象,如朱里乌斯凯撒被称为“女人中的男人,男人中的女人”。以及结合中世纪孪童癖和近代法国人多种性癖的传统,西方对待同性恋这个问题有着骨子里的赞同。相反,在儒家传承下来的东方,虽然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这些词语,我始终不认为中国对同性性行为有天然的哪怕是仅仅生理上的喜好。(不过《笑林广记》有专门的章节记载老和尚捅小和尚屁股的笑话。)第二,奥古斯都时代,言论自由不会有人收到伤害,到了提比略开始转变。大概言论自由也是一种传统,但是在中国魏晋时期,诸位名士如果不装疯说话就有掉脑袋的危险。这一点区别也需要注意。奇怪的是,经历了诸多糟糕的皇帝以后,罗马仍然没有选择回到共和制,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也许个中原因十分复杂。不过对于今日,盲目的追寻政治正确与全球化,可以负责任的说:西化。不对,罗马化。至于好还是不好呢?我无法言说,因为没有其他的足够强健的参照系统,就像不称王的奥古斯都,没有足够挑战他的共和实力派。所以他可以从容的尊重元老院。到了提比略声称自己是“元老院的仆人,是全体公民的仆人”……如果他不是共产主义者我就足以不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罗马十二帝王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马十二帝王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