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菜 一棵菜 8.5分

北京人艺的精神传承

九如花生
2018-05-07 13:40:04

演员何冰在《圆桌派》第二季里做过两期嘉宾,聊了演员、表演,自然也讲到北京人艺。因为电视剧《白鹿原》、节目《见字如面》等,何冰这两年被更多观众了解、熟悉和喜爱。但其实,在2005年《大宋提刑官》播出以前,何冰就已经把中国所有话剧奖都拿到了。当然,得梅花奖对于北京人艺是极正常的普通事,这也是何冰后来逐渐咂摸体会出来的。

众所周知,北京人艺是中国话剧界的一座殿堂!行业内外,没有人不尊重与景仰。方子春、宋苗二人所著的《一棵菜——我眼中的北京人艺》是对北京人艺众多艺术家、演员的采访与回忆,这是带着感恩的怀念,也是一份厚重而持久的传承。

1952年北京人艺成立时焦菊隐先生提出的“一棵菜精神”贯穿整本书,也是北京人艺几十年发展的一大根基。“戏比天大”,不是用嘴说出来的,是人艺所有人身体力行、融入自身精神骨髓中的。太多的人物经历都印证着这份信仰。

书中首先写的是人艺“四大导演”,焦菊隐、欧阳山尊、夏淳、梅阡,所述主要是作者方子春儿时所受的教导与日常过往,充满时代的温情。篇幅并不长,但关于这四大导演的种种,在后续诸多采访的老前辈和当今活跃于舞台的人艺演员的经历中,处

...
显示全文

演员何冰在《圆桌派》第二季里做过两期嘉宾,聊了演员、表演,自然也讲到北京人艺。因为电视剧《白鹿原》、节目《见字如面》等,何冰这两年被更多观众了解、熟悉和喜爱。但其实,在2005年《大宋提刑官》播出以前,何冰就已经把中国所有话剧奖都拿到了。当然,得梅花奖对于北京人艺是极正常的普通事,这也是何冰后来逐渐咂摸体会出来的。

众所周知,北京人艺是中国话剧界的一座殿堂!行业内外,没有人不尊重与景仰。方子春、宋苗二人所著的《一棵菜——我眼中的北京人艺》是对北京人艺众多艺术家、演员的采访与回忆,这是带着感恩的怀念,也是一份厚重而持久的传承。

1952年北京人艺成立时焦菊隐先生提出的“一棵菜精神”贯穿整本书,也是北京人艺几十年发展的一大根基。“戏比天大”,不是用嘴说出来的,是人艺所有人身体力行、融入自身精神骨髓中的。太多的人物经历都印证着这份信仰。

书中首先写的是人艺“四大导演”,焦菊隐、欧阳山尊、夏淳、梅阡,所述主要是作者方子春儿时所受的教导与日常过往,充满时代的温情。篇幅并不长,但关于这四大导演的种种,在后续诸多采访的老前辈和当今活跃于舞台的人艺演员的经历中,处处可见,影响深远。

老一辈的艺术家,都经历过建国前的战争以及建国后的动荡年代,但他们都有乐观、坚强和为艺术无私奉献的精神。北京人艺史家胡同56号院,读者看到了那些年代里,人艺前辈的生活日常、逸闻趣事,还有在困境面前如何互帮互助、共渡难关。这些珍贵的回忆和记录,令后辈感念,也令所有普通读者动容。老前辈们如今走了很多,有些人可能并不为人广泛熟知,但提及那些角色、那些作品,人们的记忆还是会被点亮,而人艺的历史,在人艺人的心中都留有光与热。

通过采访内容,读者知悉了很多名家名剧台前幕后的故事,也看到了很多人由稚嫩到成熟的成长,会随着亲历者时而欢笑,时而悲伤,更多的是对他们素养与品格的由衷敬佩。2012年北京人艺建院60周年,很多经久不衰的保留剧目如《茶馆》《龙须沟》等再次亮相,也有献礼之作《甲子园》。北京人艺有传承,也有发展。

众多访谈中,关于“四大导演”风格问题,苏民(濮存晰父亲)说,没有个人风格,但有共同目标。剧院的风格,“一棵菜精神”是最恰当不过的。当然,导演各有特点。顾威说,“焦菊隐偏重民族化”,“欧阳山尊偏重于主题鲜明、变革创新”,“夏淳排戏很细致;梅阡擅长改剧本”。导演演员的矛盾关系也有,为了戏也面红耳赤过,但目标是一致的。更何况,有的算不上矛盾,是正常的学术讨论与批评。

从这么多故事经历中,读者深深明白了“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的含义,明白了什么叫体验生活,明白了“戏比天大”的人艺规矩。北京人艺是锻造、打磨一个演员的好地方,也要承认,表演是有门槛的。中国话剧界有这样一个地方传承与发展着,何其有幸。

从“四大导演”、朱琳、胡宗温、蓝天野狄辛夫妇、朱旭、郑榕、顾威、黄宗洛等,到人们较为熟知的濮存晰、杨立新、何冰、吴刚、冯远征,一代代的传承,让我们真正理解了,何为北京人艺,何为“一棵菜精神”。

**********

PS:采访中,也提及不少周总理与北京人艺的故事。很多事情,也相当反映了时代特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棵菜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棵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