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海岳《南明史》之黄希宪“河督”“巡抚”略辨

墳的前面
2018-05-07 看过

近读钱海岳先生未写完便遭横死之遗稿《南明史》,本子是中华书局2006年的点校本。该本点校错漏较多,不仅标点有误,甚至有文字错误,令我稍显失望。还有不知是何原因,内文中也有一些颇为矛盾之处。这些问题我觉着可能不是点校者的问题,而是原作本来就有的问题。比如昨晚发现的一个疑问,我就颇为不解,经我查找相关列传,可以肯定昨晚见到的那个地方明显是不准确的。

《卷一 安宗本纪》第31页有

“己酉,御史沈宸荃疏劾尚书张缙彦,总督王永吉,巡抚何谦、丘祖德、黄希宪、曾化龙轻弃封疆罪”。

然而我对比《安宗本纪》中前面提到这几个人的时候,却发现第8页写作

“御史朱国昌疏劾河督黄希宪、齐抚丘祖德、晋抚郭景昌弃地罪”。

为什么黄希宪在第八页是河督之职,而在三十一页却是巡抚之职呢?于是我便翻到相关人物传记去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黄希宪此人在《南明史 卷八十八列传第六十四》第4249页、4250页,该条录曰

“黄希宪,字只南,宜春人。……。崇祯十三年,以佥都御史代张国维巡抚应安(墳按:此处‘应安’似应标点为‘应、安’更妥)。……。十五年,擢兵、工二部右侍郎,总理河道,……。清兵南牧,逃。弘光时,与弃地巡抚王聚奎、陈睿谟、王扬基、郭景昌、何谦俱逮问”。

从黄希宪本传看,黄希宪虽然做过巡抚,但是在最后被逮问之时,他的官职是“兵、工二部右侍郎,总理河道”,也就是《本纪》第八页说的“河督”一职。当然,黄希宪在“总理河道”之时,他的应、安巡抚一职可能并未卸任,但是第八页述及“河督黄希宪……弃地”之时,尚为崇祯十七年五月底,黄希宪当时如果只巡抚于应天、安庆,还不至于“弃地”,因为无论是清兵还是闯兵,那时候都还不至于影响到南直一带。所以他“弃地”的时候,只能是在北方以“河督”一职为任时。所以基本可以确认第8页的“河督黄希宪”写法更准确。

不过虽然我推论如此,但是还是不太放心,因为还可能是钱老先生本来就不是太在意官职之前后,所以31页写成“巡抚黄希宪”,于是我又查了下其他相关人等的列传资料,看看钱老先生平时的笔法到底为何。

第31页还提到了几个巡抚,即何谦、丘祖德、曾化龙,第8页提到了丘祖德、郭景昌,第4250页则提到了王聚奎、陈睿谟、王扬基、郭景昌、何谦等。

曾化龙见《卷三十五 列传第十一》,第1718页,

“曾化龙,字大云,晋江人。……。服阕,擢佥都御史巡抚登、莱。”

丘祖德见《卷四十六 列传第二十二》,第2236页,

“丘祖德,字念修,成都人。……。十五年,……,冬,以张国维荐,晋佥都御史,巡抚保定。寻代王永吉山东。”

王聚奎见《卷八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第4250页,

“王聚奎,字连珠,郿县人。……。十六年,起佥都御史巡抚湖广。”

何谦见《卷八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第4250页,

“何谦,字非鸣,昆山人。……。十六年,以佥都御史抚治昌平。”

陈睿谟见《卷八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第4251页,

“陈睿谟,字尝(墳按:或因避讳,原字为常)采,武进人。……。崇祯十年,以佥都御史巡抚偏沅。”

王扬基见《卷八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第4251页,

“扬基,字尔抑,潜山人。……。以援汉阳功,擢佥都御史巡抚承天。”

郭景昌见《卷八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第4252页,

“郭景昌,字仙岩,雒阳人。……。十五年,以佥都御史巡抚湖广,……。明年,调山西代蔡懋德”。

以上,特别从丘祖德和郭景昌可见,众人被劾之时的官职,都是止于他最后官职的。因为丘祖德和郭景昌之前就曾担任过巡抚一职,丘祖德先是巡抚保定,郭景昌则先是巡抚湖广。丘祖德如果巡抚保定,便不可能是齐抚,而必是“代王永吉山东”后;郭景昌既巡抚湖广,便不可能是晋抚,也必是在“调山西代蔡懋德”后才可。所以应该不存在钱老先生随意使用官职的情况,也就大概可以说明,第31页的“巡抚”是不太准确的了。

以上约略表述自己观点,限于水平,仍不免或有舛误。

—— 2016.10.30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南明史(全十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明史(全十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