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的生命

二小姐
2018-05-07 12:08:12

你在世界边缘的时候 我在死去的火山口 站在门后的 是失去文字的话语 睡着时月光照在门后 空中掉下小鱼 窗外的士兵 把一颗心绷紧 (副歌) 海边椅子上坐着卡夫卡 想着驱动世界的钟摆 当心扉关闭的时候 无处可去的斯芬克斯 把身影化为利剑 刺穿你的梦 溺水少女的手指 深摸入口的石头 张开蓝色的裙摆 注视海边的卡夫卡 “海边的卡夫卡”指一个彷徨在扑朔迷离的海边的孤零零的魂灵。全书围绕两条线索展开,田村卡夫卡和中田。一个15岁的少年,一个五六十岁的只有一半影子的异于常人的老头。“卡夫卡”在日语里的意思是“乌鸦”。所以问中常出现乌鸦的少年,其实是卡夫卡自己。卡夫卡也隐喻了奥地利作家弗兰茨。卡夫卡。所谓“卡夫卡”就是指一切荒谬,一切偶然与必然,一切都是隐喻,是想象付诸于现实的载体。15岁的卡夫卡为了摆脱压抑的现实环境,离家出走,在路上遇到了樱花,就是他所以为的姐姐,最后来到高知,到甲村图书馆,接近了自己生命的本质。遇到了性别不明的大岛,大岛看似男人,却有女人特征又不全有,这个生理矛盾的少年(姑且算少年吧)把田村一步步拉向他生命的真谛。在这里,他遇到了佐伯,也就是他的母亲。在这个50岁的女人身上充满了传奇,她从小学就有固定恋人,就是甲村家族的少年,他们一直相爱,可是这个少年却死于荒谬,其实就是注定的,他注定要死亡,这个荒谬的事件不过是个载体而已。从此活着的佐伯只是形式,她不自杀,只是静静等待死亡,静静走向死亡,直到中田来告诉她日期到了。她爱自己的儿子,很珍爱,却因为怕被夺去所以自己先扔掉。田村出走不是为找他失去的母亲或者姐姐,他遇到佐伯也不过假设她是自己的母亲,他的假使佐伯并没有给他证明,直到在死亡的森林,他们跨越形式相遇才知道。其实不需证明,他一早就猜到了,他每天晚上看着15岁的少女佐伯,他迷恋上了她,他爱上了她,他最后和她发生了性关系。这也是注定的,田村和佐伯都知道的注定。他的父亲没能得到他的母亲,所以他下了诅咒,他要他的儿子强奸他的母亲和姐姐,所以他的魂灵和他姐姐发生了关系,他母亲的魂灵和他发生了关系。他们知道的命运。他逃离自己的父亲,可是最后他又回到了那个家,那个满是压抑的家,因为他的母亲让他或着看那幅画,象她过去看的那样。所以他在入口被关之前,还是走了回来,回到他自己的生活。

另一条线索就是中田,他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把普通人的特质都失去了,从此他生活,只作为一个形式生活,因为他能跟猫说话就以为别人找猫为生。他一直不清楚生活的下一步该做什么,反正走到哪他就自然明了。他为了替别人找一只叫胡麻的猫和琼尼。沃克接触了。琼尼。沃克就是著名雕塑家田村,就是卡夫卡的父亲。他收集猫,杀死猫,吃掉猫的心脏等,把猫的头冻起来。他说这也是他的宿命,他停不了,他收集猫的灵魂,做一支笛子,然后再收集灵魂,再制造更大的笛子,再收集灵魂~~~他也快承受不了,所以他逼中田杀了他。中田代替田村杀了他。因为应该是中田杀了自己的父亲。不过只是形式,田村其实还是杀了自己的父亲。总之,象大岛说的那样,一切都是隐喻。杀了琼尼。沃克之后,他离开中野区,开始完成最后的使命,使中田能成为普通的中田。在路上他遇到了星野,星野作为形式帮他完成了最后的使命,替他打开了入口并最后关了入口,杀死了那一直的邪恶。在这过程中了,中田也帮助星野实现了他生命的意义,他开始理解生命,中田的精神开始在他体内存在。中田的形式以他的实体延续。最后一切错误的结束了,入口关上了,中田和佐伯以他们的死亡回归了他们自己的本体。可是田村和大岛却仍然以他们看似荒谬的形式存在。

我们的生命只是隐喻,只是形式,生命以我们这样的形体存在于世,我们的形体不过是一种寄托,生命的意义却超于这一切! 希腊悲剧的主题---------不是人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人。因为人的优点把人拖入更大的悲剧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