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死了

社会我栋哥
2018-05-07 11:15:35

 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得了抑郁症,大学同学、好朋友、同事,都有或多或少的抑郁。有一次,有个朋友告诉我说,他现在很绝望,感觉整个人都陷入黑暗中。我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抑郁症是我这种没有抑郁症的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我真的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所以自然也无法找到安慰他的话,只能反复地说,都会好起来的。但我知道,这个说法只是我为了安慰他不得不说出来的话而已,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后来偶然看了这本书《高兴死了!!》,我就在想,要是那时候有这本书的话,就可以把这本书给我的朋友了。虽然效果没有医生或者药物好用,但总比我那句“一切都会好的”话管用。作者珍妮·罗森说患抑郁症的人是在深深战壕里奋斗的人。而我这种站在战壕外旁观战斗的人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在硝烟熄灭的时候,给在战壕里的朋友递一把快乐的梯子罢了。   这本书就很适合当这把快乐的梯子。   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好几次都会心地笑了出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书中写到的情景,看你能不能保证不笑。当你去买药的时候,看到药剂师若无其事地吃着狗饼干,你想提醒他,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默默地看他吃完一袋狗饼干时,你可以忍住不笑么?当你追着猫

...
显示全文

 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得了抑郁症,大学同学、好朋友、同事,都有或多或少的抑郁。有一次,有个朋友告诉我说,他现在很绝望,感觉整个人都陷入黑暗中。我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抑郁症是我这种没有抑郁症的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我真的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所以自然也无法找到安慰他的话,只能反复地说,都会好起来的。但我知道,这个说法只是我为了安慰他不得不说出来的话而已,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后来偶然看了这本书《高兴死了!!》,我就在想,要是那时候有这本书的话,就可以把这本书给我的朋友了。虽然效果没有医生或者药物好用,但总比我那句“一切都会好的”话管用。作者珍妮·罗森说患抑郁症的人是在深深战壕里奋斗的人。而我这种站在战壕外旁观战斗的人还能做什么呢?只能在硝烟熄灭的时候,给在战壕里的朋友递一把快乐的梯子罢了。   这本书就很适合当这把快乐的梯子。   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好几次都会心地笑了出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书中写到的情景,看你能不能保证不笑。当你去买药的时候,看到药剂师若无其事地吃着狗饼干,你想提醒他,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默默地看他吃完一袋狗饼干时,你可以忍住不笑么?当你追着猫,要帮它把肛门里的铃铛弄出来的时候,那幅场景,能不让人喷饭么?这些都只是书中搞笑的片段之一,还有许许多多让人捧腹的情节等着你呢!   当然这本书不是小说,不是散文,更是不是段子集,这本书是一本专门收集生活中快乐的书,是专门在绝望的生活中创造快乐的书。我觉得这本书之所以能成为那些在深深战壕里的人的梯子,是因为这本书的作者就是那个曾经在那道深深战壕里待过的人。   抑郁症、焦虑症、躁狂症、回避型人格障碍、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十几种障碍症,这么多病,你能想象这些都属于一个人么?对的,这些病全部属于作者珍妮·罗森。可饶是如此,珍妮·罗森依然热爱着生活,依然想找到生活中的快乐。她在人生的最低谷,却找到了人生的快乐,于是她成为了世界上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于是她写了这本书,将她的快乐分享给世界上所有的抑郁症患者。   珍妮·罗森都能够快乐起来,我为什么不能快乐起来呢?所以还是快乐起来吧,生活虽然这么操蛋,但依然有快乐的一些东西,我们只要去寻找,只要去发现,就一定能在生活中发现快乐。如果实在发现不了,那就干脆自己去创造好了。你看珍妮·罗森不就自己创造了许多快乐么?比如去参加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比如去追寻UFO的踪迹,比如披着狼皮去参加《暮光之城》的首映式……   抑郁症是生活给我们的重担,我们如果无法抛弃,那就只能负重前行。我们或许无法选择负重的轻重,但我们却可以选择走哪条路。如果真有抑郁症的负重,那何妨不找一条平坦一些的,风景优美一些的路来走呢。兴许走着走着,身上的重担就没有了呢。希望我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们,都能得到快乐,都能高兴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