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往事 关东往事 8.2分

关东那些年

红袖沁香
2018-05-07 看过

知道石钟山是从电视剧开始的,那些年《激情燃烧的岁月》《幸福像花儿一样》几乎和《西游记》暑期热播一样地在各个电视台循环播放,有些剧集已经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石钟山的新书《关东往事》近日刚刚读完。书中集结了两个中篇《东北往事》和《关东轶事》,同样是抗日大背景下的题材,我个人更喜欢《关东轶事》。

关东,以山海关为界,位于山海关以东以北,包括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三市一盟,俗称东北。

在东北长大的我,对黑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很小的就开始跟在父母身后播撒菜种,在整个初春的季节里,随着大人一次次地到自留地里施肥、除草,在每一个傍晚黄昏用手比划着我的小苗是不是又长高了。聒噪的夏天刚刚过去一半就开始盼望着八月的到来。八月,园子里的果实都成熟了,红的柿子,绿的黄瓜。常常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进园子去扭下一个藏在衣袖里,还不及跑出自家的菜地就急忙忙地往嘴里塞。

东北人有着自己的执拗与宽厚。

冯山八岁那年看着父亲怀抱着石头一步步走进了大西河,任凭小小的冯山一声又一声地喊叫着。父亲最后和冯山说的一句话是:小子,你听着,你要是我儿子,就过正常人的日子,别再学我去赌了。

眼见着父亲沉河、母亲作为赌资输给赢家继而上吊自尽的冯山,自此埋下仇恨的种子,誓要为父母报仇。他告诉自己,报了仇我就安安份份地作父亲的儿子。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关东赌场上流行两种赌法,一种是顺赌,赌财赌房赌地,一掷千金,这是豪赌、大赌。另一种赌法,没财没钱也没地,身无分文,是硬赌,赌妻儿老小,赌自己的命,这是横赌。

冯山身无分文,只有横赌,豁出这条命,他也要报仇。

冯山自小指亲的菊香无法接受与一个堵徒一起生活,嫁了一个老实本份的男人。但是,冯山每次出去赌,菊香都会亲自送他出门;在冯山归来时,也会热屋热食地准备好迎接。冯山感念菊香的深情,但是,经年的复仇种子无论如何不能自心中拨去。

历经了几年的时间,冯山终于赢了当初逼死父亲的仇人家的后人,虽然失了左臂,虽然没能看到仇家抱石沉河——仇家急火攻心死在了赌桌上,。

终于了了心愿的冯山,带着赢来的女人上山做了土匪,只劫日本人的物资。准备安心过日子的冯山没有想到,自己与菊香的儿子愧因为看到菊香彻夜流泪而心生厌恨,要杀了冯山。

父子间多年周旋,为了站了父亲的对立面,槐作了日本宪兵队队长。日本竹内大佐为了取回冯山劫走的两桶细菌亲自出面与冯山赌,在竹内眼里,横赌是血性,他深深敬佩中国人骨子里的血性。但是,赌输了的竹内忘记了自己的敬佩,言而无信地关押了冯山。竹山让槐去劝冯山交出细菌,槐却私自放走了冯山……

侈赌的关东人是矛盾的,他们可以为了执念一次次地踏进赌局,也可以为了一纸赌约金口玉言。赌徒的六亲不认,在关东人眼中是不存在的,无论在什么时候,总会有执拗的信约在自己的心中,守到了就是过往,不再提及,过清清淡淡的百姓人生。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关东往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东往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