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沙星辰

万俟三叶
2018-05-07 10:01:21

当老式飞机飞行在平静无边的云海之上,或翱翔于黑夜的璀璨星辰之下,人与俗世之间仿佛隔上一层薄薄的窗纱。窗纱的上方是孤独的人与永恒的星空静谧的对话,窗纱的下方,则是世间的纷纷扰扰。也许这样的视角,引领着作者对注定没有答案的永恒困扰的不断追问,也许每一次生死边缘的冒险都更使生命之花得以鲜艳绽放。 作者用犹如诗一般的语言娓娓道来,仿佛是一次不知从何开始的老朋友间的叙谈。作者思考的高度和广度,对生命的珍视、热爱、诚实,对人类生存状态的遐想和思索,随着技术的加速进步和生活日益的体制化,而越发具有其启示性。

当然,这本书中的故事,是非常沉重的。当年的航空业,到处是事故与危险。在暴风雨中飞行,为了看得更清楚,飞行员常要把头探出窗外,在狂暴的风中观察。夜间飞行时,由于看不清仪器,有时不得不打手电来照明。那一代飞行员,有相当一部分,都在飞行中献出了生命。纪尧姆和圣埃克苏佩里后来都和自己的飞机同归于尽,当然那是因为战争,但此书所写的二战前的航空生活同样充满牺牲。 《风沙星辰》中的第二篇《同伴》,写的就是美洲航线开通后一位可尊敬的同伴的死;同时又写了纪尧姆在一次大事故中的死里逃生。《夜间飞行》也是讲一个

...
显示全文

当老式飞机飞行在平静无边的云海之上,或翱翔于黑夜的璀璨星辰之下,人与俗世之间仿佛隔上一层薄薄的窗纱。窗纱的上方是孤独的人与永恒的星空静谧的对话,窗纱的下方,则是世间的纷纷扰扰。也许这样的视角,引领着作者对注定没有答案的永恒困扰的不断追问,也许每一次生死边缘的冒险都更使生命之花得以鲜艳绽放。 作者用犹如诗一般的语言娓娓道来,仿佛是一次不知从何开始的老朋友间的叙谈。作者思考的高度和广度,对生命的珍视、热爱、诚实,对人类生存状态的遐想和思索,随着技术的加速进步和生活日益的体制化,而越发具有其启示性。

当然,这本书中的故事,是非常沉重的。当年的航空业,到处是事故与危险。在暴风雨中飞行,为了看得更清楚,飞行员常要把头探出窗外,在狂暴的风中观察。夜间飞行时,由于看不清仪器,有时不得不打手电来照明。那一代飞行员,有相当一部分,都在飞行中献出了生命。纪尧姆和圣埃克苏佩里后来都和自己的飞机同归于尽,当然那是因为战争,但此书所写的二战前的航空生活同样充满牺牲。 《风沙星辰》中的第二篇《同伴》,写的就是美洲航线开通后一位可尊敬的同伴的死;同时又写了纪尧姆在一次大事故中的死里逃生。《夜间飞行》也是讲一个新婚不久的飞行员遇到风暴后再也回不来的事,小说中的航线总管里维埃看着电报想:“在我们这里,飞机上传来的那些支离破碎、毫无逻辑的句子,往往就是在宣布死亡……”这样平实的描绘,对读者有巨大的冲击力,如没有现场生活体验,这是编不出来的。可他笔下的飞行员们都能吃苦耐劳,并且不惧牺牲,他们是怎么想的? 在《夜间飞行》里,作者写道:“个人渺小的幸福,总有一天会如同那金庙前的幻景一样,蒸发消失。衰老和死亡会以一种更残忍的方式摧毁它。也许,除了个人的幸福,他们可以拯救和创造某种更持久、永恒的东西。里维埃和他的团队们,也许就是为此在日夜工作着、奋斗着。”然而,这里更关键的,是一种自由的奉献,自由的创造,作者认为,这才值得他们去作出牺牲。他在题为《人》的散文中写道:“服刑的人挥动铲子,让服刑的人自己觉得屈辱,它不同于勘探者挥动的铲子,让勘探者变得高大。”但在他看来,世间那么多人,更多的似乎更接近于“服刑者”而不是自由的“勘探者”。他说:“欧洲有两百万人,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却依然期盼活下去。”他指的是那些被从农村连根拔出来的工人们。对于知识分子,他同样充满怜悯:“他们虽然受了教育,能读书写字,却毫无学养文化。他们平庸地以为,学问无非是自己记忆中的各种公式。专业课程里的蹩脚的学生们,对自然科学了解得比笛卡儿还深刻,对法律比帕斯卡还掌握得全面。 还值得一提的是,小说《夜间飞行》的序是法国大作家纪德作的,序中引了圣埃克苏佩里给他的信中的话:“我也终于明白了,曾经令我非常困惑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柏拉图(还是亚里斯多德?)将勇气排在所有美德的最后一位。因为勇气实在不能算是一种美好的情绪体验。它混合着愤怒和虚荣,还有很多的固执,以及某种有点粗野的运动般的快感在里面……我是再也不会欣赏那些光有勇气的人了。”显而易见,作者所写的那么多勇敢献身、能承受非人的艰难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王子三部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王子三部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