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么希望这只是虚构的故事

旺仔小拉蕾
2018-05-07 看过

以前买书,是因为书名而对内容好奇,这本书,是因为作者,所以怀着一份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而买。《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

这个名字,很多人不陌生,她的事情,也有人听说。一年前的4月27日,台北豪雨。凌晨3点,26岁的作家林奕含在松山区家中自缢身亡。自杀前,她给大学好友发去信息,「I wish so much that I was killed the first time I got raped」。「我多希望,在我第一次被强奸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乍一听像是一本言情小说,但不是,是一本值得全社会关注的书,李银河说,从社会学的角度,这部小说涉及了儿童性侵和家庭暴力两大问题。是,你没有看错,儿童性侵。而林奕含的自杀,正是因为她曾经历了这些。第一次知道林奕含,是去年看她的一个访问视频,视频里的她长相很甜美,台湾女孩那种特有的甜美,很像林依晨一样的邻家女孩。她坐在那里平静的讲着她的这本书,复杂难懂的国学知识从她年轻的嗓音里飘出来,带着微嗲的台湾强调。我被她深厚的文学底蕴所折服,“她是一位杰出的小说家,属于老天赏饭的类型(李银河)”,那时平静的听她讲书里的故事,亦知道了那是如她的故事一般的故事,不同的是,书里三个女孩所经历的,现实中,全是她的经历。我看着她在视频中的样子,幼稚的想着,她大大方方的写了出来,也接受了采访,应该,是放下了吧。但仿佛老天也是在嘲笑像我一样的同情者,那个访问后的第八天,她自杀了。她终是,没有走出来。

我不知道如何去评价这件事,我只是在一年以后,买了这本书,读完它,将它推荐给很多人,提醒他们,对孩子的性教育,性保护。书里有一段是这样描写的: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敎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敎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敎育?性敎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敎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矿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所以,性教育有多重要!我们要告诉我们的孩子,任何人不怀好意的触碰到你的身体,你可以大声呼救可以打他可以告诉父母,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从小到大,在中国传统家庭中,性是最不能被提起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性教育是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教育里不可能被传授的,小时候电视里只要出现男女主亲吻的镜头,大人总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换台,我们也总是害羞的别过头去,或起身装作有事离开,这样的条件反射一直会持续下去,直到我们长大,到我们有了孩子,孩子有了孩子...我不去多述这本书描写了什么,我只是希望,读到这里的你,无论是否为人父母,都看看这本书,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我看完了这本书,将整个故事讲给了同事们听,结尾,我念了其中的一段话,现在,我将这段话分享出来,这是一段让我难以正常情绪念出的段落,也是让我几度哽咽的段落。

怡婷,你才十八岁,你有选择,你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你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奶嘴、钢琴,从未有另一个人与你有一模一样的胃口和思绪,你可以过一个资产阶级和平安逸的日子,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你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所有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楚,学习所有她为了抵御这些痛楚付出的努力,从你们出生相处的时光,到你从日记里读来的时光。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你懂吗?你要经历并牢牢记住她所有的思想,思绪,感情,感觉,记忆与幻想,她的爱,讨厌,恐惧,失重,荒芜,柔情和欲望,你要紧紧拥抱着思琪的痛苦,你可以变成思琪,然后,替她活下去,连思琪的份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可令我难过的,它却是真实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