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待就不会受伤害

丹丹自语
2018-05-07 看过

不期待,就不会受伤害,某种程度上,我会觉得这是一种悲观的观点,对结果都不期待了,能积极吗?但最近却有新的感观。

在超越之旅的课程上赛德说:“问题是目标与现状的差距。”这句话当时似懂非懂,看了奥南朵的书《对生命说是》才进一步明白:“你是否注意到‘问题’实际上只是一个状况?状况当然需要去处理,但是‘问题’只存在于头脑,它是对状况的诠释,不是吗?它是头脑就状况而创造出来的故事。‘问题’是头脑的恐惧和焦虑,忧过去愁未来。在当下只有真实的状况,假如你能够清晰地看,没有迷失在头脑的戏剧里,你会看到答案。”

问题的产生在于,你对事情有期待了,你“想要更好”“想要更多钱”“想要更快到达目的地”,“想要”说明你感觉现在没有,“更”说明你脱离了现在,这些都是“头脑的戏剧”,如果你不对现状评价,只是承认它的发生,不会想要一个“更”怎样的可能,也就不会和现在脱离,也就没有问题。我觉得这不代表自暴自弃,相反,是随遇而安,所有遇到的事情你都能找到感受它,经历它,事情会有它的运转。

我想起我的一次坐高铁经历。那次去找朋友玩,聊得太开心,以至赶到候车室刚刚停止检票。我太懊恼了,就坐在候车厅里重演为什么我会错过车,“如果刚才不聊那么久就好了”“如果提早十分钟出门就好了”“如果买的是下一趟车就好了”⋯⋯然后还拿了一张纸写下自己的反思,足足有三四十分钟。然后也不好意思问人,就重新去买了一张全票。但是你知道吗,我后来再去车站坐车时,发现每开一趟车,广播就循环在响“xx车次已停止检票,请来不及检票的乘客到售票处办理改签手续”,我当时坐在候车厅该响了多少次啊,可是我愣是没听到,完全沉浸在自己赶不上车的问题里,也沉浸在别人不可能帮我的恐惧里。

爱因斯坦说:“你无法用问题产生的同一思维去解决问题。”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我能接受错过了车这个现实,不封闭在自己的情绪里,广播很容易就能听到,马上去改签下一趟车也没关系;或者,如果我不是对他人的态度有恐惧的想象,问问检票员有没有下一趟车,遇到好一点的检票员会让我进站的;如果是现在,知道赶不上了,可以提前手机改签⋯⋯问题的答案一直都在,如果我能找到这些线索,问题根本就来不及出现。

同样的状况,我不一样的处理态度就可能导致不一样的结果,或者说不一样的人也可能有不一样的处理方式,这说明问题来自我们自己。并不是说意外、灾难、苦难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而是说事情是客观发生的,是我不能改变的,但是我对事情的诠释却可能让事情变成“问题”或者不成问题。如果我把责任推给外界,我选择逃避、否认、抗拒、泄气⋯⋯无论哪种都在把事情变复杂,但如果我能承认它,直面它,感受它,认同它⋯⋯就有可能把问题化解。

修蓝博士说;“问题发生时,你都在现场。”如果你想改变任何事,就要从自己的内在做起,而不是外在。意思就是要对生命中的一切负百分之百的责任,不能怪罪任何人,一切都因你而起。对每件事负有百分之百的责任,并不代表每件事都是你的错,但每件事都是你的责任。对所发生的一切负责任,不表示我们以任何方式、形式或形态应该为此而受责备。奥南朵也说:“想想,当我们往外寻找造成我们这样生命的原因,我们只会指责环境,这又怎可能将它改变呢?我们没有力量,没有能力控制这些外在发生的事情。我们感到不幸,也因为这种想法,我们变成了受害者。”

期待,也就是希望外界改变,这种思维不仅让事情变成“问题”,也会让关系成为“问题”。我们想要爱人改变,想要他变得更体贴、更能干、更整洁、更浪漫、更幽默,这都是脱离了他本身的样子去给他设定了一个我们想要的形象,没有人想要被别人改变,结果只会导致他的反感和我们的失望。我们对父母有很多不满,希望他们给予更多无条件的爱,更多的自由,更多的理解,不想像他们一样粗鲁、学识低、胸无大志,结果我们越拒绝的反而越有力量,我们越来越像自己讨厌的那部分,奥南朵说,我们只要认同父母赋予我们生命的事实,接受他们就是最适合我们的父母,就会释放一些紧绷,让一种新的力量注入。对待工作、讨厌的人等等都可以看看自己能不能接受事情的原貌,有没有对自己负责,是受害者还是责任人。包括对待我们自己,你是否能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否想要变得更完美、更可爱、更聪明?这些认为我们该如何的想法很多时候是外界加在我们身上的,奥南朵提了一个很犀利的问题:“试想,如果你全然地接受、尊重和爱你自己(这个没有变得完美,或变得更好的你),会有任何人有问题吗?”而如果我们不爱自己,也很难容许别人爱我们,或者去爱别人。

“问题”产生的核心根源在哪里?奥南朵说,我们的大脑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称为“头脑”,是“思考和推理的地方、收集和贮藏信息的地方、我们的自我和智力的家,会怀疑、忧虑、抱怨、责备,喜欢唠唠叨叨,喜欢聚焦在“什么是错的”,是一个“问题制造厂”;另一部分是“体验者”,是“觉察”身体感官的部分,“是我们内在创造力、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对神秘事物的好奇以及我们的自发性的核心,是大脑里反映当下真实经验的部分。拿吃饭做比方,头脑喜欢计算卡路里,分析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比例,甚至与上一顿饭做比较;而体验者会闻食物的清香,品尝食物的口感和味道,充分让自己的味蕾与食物接触,感受到吃的单纯的快乐。两个部分都对我们有用,但我们只是太常陷入头脑里,每天都被头脑轰炸,注意自己的头脑内发生什么,静心、感恩日记能让我们全然沉浸在当下的体验里,从头脑走向体验者。

奥南朵说,“每一粒种子本身已包含了所有它该有的‘东西’,让它去成长出它该有的样子。”“没有什么东西必须去做任何事情,或达成任何事,或者做出任何努力去成为它们该成为的样子。”是的,我们无需期待,世界本来就很美。

奥南朵

顺便说一说,看到书最后才发现,奥南朵是一个求学时父亲破产自杀了,家境没落,但是她拿着奖学金从法律系毕业,通过执业律师考试,并获得最高法院承认的一名执业律师和法律顾问,然后拿着奖学金去学习舞蹈,遇到丈夫后转去报刊届做销售广告的工作,被誉为商业街成功女性,压力变大时她去了印度,离开了丈夫和工作,在印度成为针织设计师,其中一双袜子出现在《时尚杂志》。这个在旁人眼中仿佛做什么都会成功的女人,却有跌到人生谷底(自杀)的时候,她一直都在修行的路上。我想,看她现在的状态,就知道她已经活出了自己,能从这样智慧的人身上学习,实属幸运。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对生命说是的更多书评

推荐对生命说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