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cted Evicted 8.6分

Evicted - 扫地出门:下一个家在何方?

璟子
2018-05-07 07:23:44

并不是“书评”。参观了戴斯蒙德和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合办的展览,搬运一下~


2016年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社会学家马修·戴斯蒙德(Matthew Desmond)出版了一本名为Evicted - Proverty and Profit in the American City的书。

(原著封面)

中文译本目前有两本,标题分别翻译为:

  1. 下一个家在何方?驱离,卧底社会学家的居住直击报告(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
  2. 扫地出门,美国城市的贫穷于暴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译本封面)
...
显示全文

并不是“书评”。参观了戴斯蒙德和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合办的展览,搬运一下~


2016年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社会学家马修·戴斯蒙德(Matthew Desmond)出版了一本名为Evicted - Proverty and Profit in the American City的书。

(原著封面)

中文译本目前有两本,标题分别翻译为:

  1. 下一个家在何方?驱离,卧底社会学家的居住直击报告(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
  2. 扫地出门,美国城市的贫穷于暴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译本封面)

两个标题合起来,对书的内容应该能猜出个大概吧?作者戴斯蒙德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卧底”美国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Milwaukee, Wisconsin)最穷的社区一年多,追踪8个因为各种原因被(多次)扫地出门的悲惨故事。

为了引起社会各界对美国社会存在的极度贫困(extreme poverty)、经济适用房(affordable housing)和经济剥削(economic exploitation)等问题的关注,戴斯蒙德用类似于小说的手法,根据以下三个切面,讲述了所追中的8个家庭的驱逐故事。

房租 (rent)--- 逐出(out) --- 之后(after)

书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从获奖情况来看,有2017年的普利策奖的非虚构类奖,还有其他很多奖项。有人分析戴斯蒙德选择这种小说手法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更多人关注这些人群和他们所面对的人生困境。这样固然有效,但我作为普通读者,书里出现的各种人物故事读到一半都有些晕了,难怪有人评价说是写得生动的流水账,没有什么学术价值。

有没有学术价值我等很难判断,因为现今很多被认为有学术价值的作品都没人看,尤其是因为晦涩难懂而无法吸引普通读者。戴斯蒙德的书能写得这么绘声绘色,背后的学术研究扎实度不可忽视。


不过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梳理戴斯蒙德想在书里传达的信息的方法!由他自己领头的“驱逐实验室”(Eviction Lab)和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National Building Museum)合办了一个为期1个多月的特别展,名为Evicted。

展览不大,分了几个小展区,运用了不少房间结构的设计,让参观者在几间房间里穿梭,对美国驱逐问题,以及背后引出的极度贫困、经济适用房和经济剥削问题能有个大致了解。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展览内容,以直接翻译为主(除特殊标记,带“”的内容全为直译/意译)。

总结起来,戴斯蒙德最想传达的信息,就是:

驱逐可以被看做贫困的原因,而不是结果。


开篇

“有人敲门。不管东西有没有收好,孩子们有没有准备好,或者有没有新的计划…… 这些都不再重要。驱逐已经开始:是时候离开了。

对于一个被驱逐的家庭,驱逐这件事本身是一个极具破坏性的灾难,一根连锁反应的导火线。驱逐每天数以万计地被复制,已经变成了全国性的危机。每年,有超过两百万的美国人收到驱逐的通知,每个都是关于损失的独一无二的故事。

居住的不稳定性引起更多的问题:工作、学习、健康,以及儿童和家庭面对的社区脱节。驱逐因此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了我们每一个人。

驱逐曾经在美国很少见;如今却不再如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新的问题,但这并不表示问题应该有持续发展的趋势。我们有工具去做改变。

有人敲门。时候到了。”

(驱逐令样本1:30天内驱逐)

(驱逐令样本2:佛罗里达州)

(实实在在的数据可视化:盒子的大小代表了2015年按各州分类,被驱逐人口数;个人认为如果在加上各州总人口数作为参照更好)


驱逐

“驱逐危机

驱逐危机相对来说比较新。它源自于在过去2、30年里浮出水面的三个根本问题:收入低,因此租房家庭受困;与此同时,房租升高(包括租金和水电费);然后,联邦政府无法填补空缺。”

(上图显示2002年至2015年租金中位数(上)和租客收入中位数(下)的变化图;可见两者的差距在13年间保持基本持续增大的趋势)

“这个全国性的问题威胁影响着超过1.1亿美国人(璟子注:2018年美国有3.2亿人口;1.1亿超过总人口数的30%)。这些极度低收入的租客虽然工作,但工资不足以让他们在大多数市场里交房租;他们有资格获得政府住房,但却拿不到这类住房。

驱逐危机的原因:

  1. 停滞的收入
  2. 高涨的租金
  3. 政府的项目不能填补空缺”

全国低收入住房联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2017年的报告指出:

“一个全职工作者,工资水平达到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设定的最低工资,只有在美国12个郡可以负担得起一室一厅的房租。”

(璟子注:2013年,美国郡或郡一级行政单位的数量为3142)


租客与房东

租客

“大部分美国人在一生中的某些时刻会租房,比如学生、青少年或者空巢老人。然而,很多低收入租客因为买不起房,一辈子都混在租房市场里。最有被驱逐危险的低收入租客的数量一直在增长。

低收入租客有父母、工人、老人、小孩和残疾人。他们代表了所有的种族, 居住在全国的任何地方。尽管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共通点,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必须依赖一位给他们提供廉价住房的房东。一个家庭一旦陷入困境而被驱逐,之后很可能很难再找到房东或者租房公司愿意这个家庭提供住房,让这个家庭持续卷进向下流动的漩涡。没有一个安全网,这种陷落可以有实实在在的破坏性。

去年(指2017年),大约有250万美国家庭面临过法庭指令的驱逐。有更大量的美国人生活在被强制驱逐的威胁之中,虽然他们在最后的通牒之前还能勉强找到另外的居住环境。这不详的住房不稳定性让租客每天都活在极大的压力之下。”

房东

“2016年,有37%的房子卖给了不使用该住房的买家。房东在房产市场里扮演着新而且重要的角色。在很多大城市,比如华盛顿,大部分的房东不是个人,而是拥有上千房源的大公司。

在贫穷社区的房东往往能比在高档社区的房东赚更多的钱。有时候,他们会因为预计将产生损失而提高房租。他们也会靠放弃对住房的保养和维修,开源节流。

对于那些不提供基本的维修和服务但依然要求按时支付房租的房东,‘贫民窟主’(slumlord)是一个用来形容他们的贬义词。这些房东知道自己的房客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也很可能因为怕被驱逐而忍受恶劣的住房条件。”

“驱逐影响各类人群。不过,对于贫困的有色女性和她们的孩子,驱逐成了家常便饭。”

(上图显示按种族分类后,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内被驱逐的女性的状况 - 每60个白人女性中有4人被驱逐,每60个拉美裔女性中有5人被驱逐,每60个非裔女性中有12人被驱逐)


住房法庭

“住房法庭(housing court),又被称为租房法庭或者房东-租客法庭,是一个加工厂。法官整天整天地对一个又一个案件敲下法槌,很少有时间去考虑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在美国的大部分地方,法院指令的驱逐每天都在上演。

这个法院系统很复杂。大部分的房东都由自己的法律顾问做代表,然而大部分的租客却没有。这些房东几乎永远都处于上风:支付律师费聘请律师,费力地准备文件,按要求做等待。事实上,不管是因为没法请假还是因为认为是徒劳,租客几乎从来不出庭。于是乎,驱逐令很多时候是一个默认的判决。

哪怕是在所谓的‘对租客友好’的租房市场(有一些法律保障,比如要求驱逐必须有法庭判决和延缓执行期),租客依然处于极大的劣势。弄清楚整个法律过程是非常花钱花时间,甚至是难以承受的。”


该走了…… 怎么走?

“尽管驱逐令的阴云让人几个星期都焦虑不安,郡治安官(sheriff)的突然出现有时候会让租客打个措手不及。另外一些家庭会故意选择在驱逐到来之时不待在家中。很多时候,被驱逐的租客因为忙碌于工作和其他担子,抽不开身为储存自己的行李做安排。

驱逐人员一来,租客或者他们的亲朋挚友会赶紧抓上重要的物件,将它们放进盒子和袋子里。然而,更多的时候物件都被落下了。有时候也许只有一把还能用的椅子被及时抢救下来,而更重要的文件或者药物则需要重置。然而家族的祖传宝贝,是无可替代的。”

(展出的被打包的床垫、椅子、台灯等等家具)

驱逐的恶果

戴斯蒙德:

“失去你的家、物品、工作,以及遭受物资困难、无家可归、抑郁和疾病 - 这就是驱逐的恶果。”

“住房是家庭和社区的稳定的根本。驱逐可以被看做贫困的原因,而不是结果。驱逐的恶果无所不包,从健康问题到学校或工作上的大问题。

相比于拥有安稳住房环境的人来说,经历过驱逐的成人和儿童更容易遭受抑郁和其他精神上的难题,以及身体上的健康问题。不仅如此,频繁的搬迁对于有慢性病的人来说,会引起医疗保险和医患关系的混乱。

更换学校意味着学生没法与顾问和老师建立关系。他们可能很难跟上不同的课程,也失去了维持友情的机会。即使是不更换学校,驱逐会让学生面对更大的压力。

工作表现上的问题甚至丢掉工作都可以与驱逐所带来的高压联系起来。这些高压包括走法律程序而请的假、找新住处而请的假,以及因为搬迁带来的更长的上下班时间。”


未来怎么走

戴斯蒙德:

“所有的这些苦难既丢脸也不应该。因为不应该,所以有希望。这些问题既不难以对付,也不永存。另一种社会是可能的,而且强有力的解决方法是我们能一同达到的。”

(上图记载了1919至2018的百年间美国各地为了住房问题进行的游行或改革)

“全国各地,提倡者、积极分子、信仰领袖、低收入租客、国会职员、法律援助律师和政策制定者都在做努力。其实,纵观美国历史,人们一直都在及时采取行动帮助弱势群体寻找和保住住房。

普通人可以,而且必须,在高风险的时候做出改变!”


展览一直到2018年5月19日,在华盛顿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国家建筑博物馆内部很华丽……

可以移步https://evictionlab.org/,有关于这个话题很丰富的介绍、数据和互动。Evicted - 扫地出门:下一个家在何方?Evicted - 扫地出门:下一个家在何方?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璟子不毕业

JZbubiye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Evicted的更多书评

推荐Evicte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