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 牛虻 8.6分

真实痛苦 我们需要个吉普赛女郎

蜕食
2018-05-06 看过

蒙泰尼里神父和我想象中的样子不一样,这是电影开始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我脑海的念头。他应该是一幅精神矍铄的样子,并不瘦弱如苦行僧那般,也不是一幅心宽体胖的油腻的样子,应该是刚刚好。他心中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难以言说的苦痛,他被自己犯了罪过的过去折磨着,同时又希望能洗脱那些罪孽,希望与绝望没有一刻不在他身上环绕。这是他应得的吗,这是时代的苦痛吗,这是世上永恒的话题吗。我不知道。

那个回来的人,牛虻,知道他是归来人的我们,在书页上读到别人口中他后来的模样,面目全非,而我们所能见到的他的痛苦,远不及他所经历的一切。他被至亲的人剖过的心,那里还有鲜血在流。他的结巴似乎是一种郁结着的痛苦,他不得不一吐为快,又不得不和血而吞,每当他念到那些引起自己内心深处难以言说又时刻显露出来的苦痛的时候,他的结巴,好像是一种艺术性的提醒,强调着故事的某种内核,那些爱恨的缘由。

我知道有一本《中断了的友谊》,是在牛虻消失的那十三年里发生的事情,我不想了解那些过程,我读到他后时的模样,他还是那个敏感的亚瑟,没有变的,他要的一直都是爱。不管是作革命党,还是和蒙泰尼里之间的纠葛,和琼玛的,都是一样的,他的恨来源于爱。他选择放弃上帝是因为上帝给了他的是一种氤氲暧昧的生活,他因忏悔,因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人放下了他自己认为不可饶恕的过错,且他一直放在心尖上尊重爱戴的神甫竟然拿这本应神圣的身份作伪装,和自己罪孽的结果相见。

然而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罪过,我们也无从讲述,我说这世上本无什么罪过或功绩,人们称之为罪,罪边成了罪。想来如果最庞大的词汇是世界,那么世界就是如此,阴与阳,光与暗,非两种极致相对的事物不可,总有相对,总是混乱搅作一处,这若就是我们所探寻的真理呢,然而这一切并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权威来回答。

牛虻是迷茫,是真与假之间,光与暗之间的恍惚。真理就在此处,然而我们永远寻不到,它蛊惑人们以自己的名字做出各种事情,天堂之事,抑或是地狱之事,我们恼羞成怒,伸手去捉它,它又翩然远去。

从开始到最后,琼玛,我看到有人的影子落在她身上,颇是位正义使者的琼玛,觉得自己正义的女士。她抵抗的是自己压抑的欲望,且颇为自己的这份能力而骄傲。她因为自谓正义而抗拒诱惑,来自自己年少时的友人,过错,来自同志的,来自她恐惧的,那恐惧因为不可控制而来,她不能自己,在经历了世界的牛虻面前。她的肃穆是颗铁柱,伫立在这里,她没有放纵自己的痛苦,也没有真实的去对待,她又一次的失去了他,亚瑟,她的同志,她的友人,过去折磨她的痛苦,以后仍会以新的模样归来的新的痛苦。

真实太痛苦,我需要个吉普赛女郎,我不漂浮在天上,我在地上走,我和个女郎困觉,我不爱她,她的名字我也不记得,我也不告诉你,她就是个女郎。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牛虻的更多书评

推荐牛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